每月损失一个亿,封城近30天,武汉热干面、鸭脖还好吗?

原标题:每月损失一个亿,封城近30天,武汉热干面、鸭脖还好吗?

文/祝颖丽

编辑/斯问

还记得这张治愈的图片吗?

表情包作者“陈小桃momo”创作的漫画

漫画中,山东煎饼、河南烩面、天津煎饼果子、北京炸酱面……

来自全国各地的美食们,守在隔离病房窗外,为病床上的热干面加油鼓劲!

#各地美食给武汉热干面加油#的话题一度冲上热搜,阅读量高达3亿。

但同时,因为担心导致的“污名”也无时不在。外卖平台上的周黑鸭要特意标明产地是在河北,收到产地是武汉的食品想要先消消毒。类似辛酸的笑话,还有超市货架上,被孤独剩下的热干面。

除了非理性因素带来的困扰,对武汉本地的食品企业来说,身处疫区,因为关门闭店、封路禁行,他们承受损失的时间也将持续更久。

有专家估算,因为消费停摆,10天的春节假期里,全国仅零售、餐饮和旅游市场的直接损失就超过1万亿元。

门店租金、员工工资是固定支出,而供应链、物流何时复工仍是未知,武汉百年老字号的热干面品牌蔡林记坦承,“现金流大概支撑3个月”。

武汉封城至今已近1个月,坐以待毙是不可能的,蔡林记的天猫旗舰店仍在正常运营;周黑鸭通过直播给消费者实时辟谣;另一知名食品企业“良品铺子”更是在线上线下探索出了多种自救的方式。

一个月损失近亿元

武汉地处华中,拥有九省通衢的便利,是美食的聚集地,也诞生了一批知名品牌。

蔡林记,成立于1930年,湖北省门店100多家;周黑鸭,2005年注册品牌,全国门店1255家;良品铺子,2006年在武汉开了第一家门店,如今全国门店达到2300多家。其中,周黑鸭已在港交所上市,良品铺子也即将登陆A股资本市场,蔡林记在武汉几乎家喻户晓。

热干面、鸭脖、休闲零食,这些食品与餐饮类似,极大的依赖线下门店的销售。蔡林记的线下收入比例高达85%,周黑鸭九成的收入来自线下,良品铺子则有55%的销售依托门店。

1月23日,武汉封城的消息的影响最早传导到这批企业。

蔡林记形容,这是猝不及防的灾难,原定旅游景点和商圈的门店春节不打烊,从封城当天开始,一天之内所有门店全部关闭。

良品铺子原本计划大年初二恢复营业,但封城之后,门店被要求提前歇业,机场、火车站,地铁等交通枢纽全部闭店。到1月25日,大年初一,良品湖北区域所有门店全部停止营业。

周黑鸭的1255家门店,有超四成位于武汉所在的华中地区,武汉封城后,这些主要地区的近1000家门店先后关闭,截止目前也仅仅保留了部分机场等交通枢纽的门店。

距离武汉封城已经过去近一个月。这一个月里,蔡林记方面告诉「电商在线」,他们要承担约100家门店的房租,绝大多数门店在热门商圈、交通枢纽和人流密集的小区附近,每家门店月租金从3万到8万不等,算上待业在家1500名员工,以及因为不能开业,损失巨大,目前现金流仅能支撑3个月。

周黑鸭的情况更糟,全国1255家门店全部自营,根据2019年上半年的财报显示,其销售费用为5.51亿,管理费用为1.01亿,财务费用为1458.4万,粗略估算,这些固定支出每个月就高达1亿。

去年年末,周黑鸭首次开放特许经营,与广西南宁的南城百货签订了协议,打破了17年来直营的模式。为此,周黑鸭投入了大笔资金建设生产基地、引进先进设备,搭建数据系统、组建专业的特许经营管理团队。

这原本会成为周黑鸭迅速扩张的新起点,但疫情之下,自营门店关闭、特许经营延宕,这些投入不仅没办法带来收益,可能还会增加成本负担。

良品铺子回应,目前现金流情况良好,但根据此前的招股书的财务数据显示,其从2015年到2018年上半年期间,销售费用分别为7.19亿元、9.52亿元、10.55亿元、5.69亿元,平均下来,一个月的营业成本也将近1亿。

门店的销售费用是损失的一部分,更令这些食品企业担心的是,库存告急,产能不知何时恢复。

良品铺子告诉「电商在线」,他们以预包装食品为主,目前存货尚且充足,但也只预备了半个月。蔡林记的热干面在线下商超早就被抢购一空,线上的产品暂时也放弃了任何的促销动作。周黑鸭的四大生产基地、7大发货仓库,目前只有不到一半能正常运作。

直播、外卖、社区团购,开启自救

武汉食品企业的困境是矛盾的,一方面关门停业影响销售,一方面库存吃紧担心后续的供应。

转战线上是“自救”的一致操作。

蔡林记的热干面因为产品属性,要求新鲜,库存最为紧缺。蔡林记天猫店长吕朝告诉「电商在线」,即便复工,以他们爆款的产品为例,特殊时期生产周期也得要15天。

这让他们的“自救”,带上了断臂求生的色彩。疫情爆发后,他们原本签约的头部主播都先后暂停协议,平时难得的线上促销资源也主动放弃。因为没那么多货可以卖。

货不多,发货地都在湖北,快递不知何时能发货,蔡林记的天猫旗舰店更多地成为一个跟客户沟通的阵地。

消费者在店铺下单,表达的是支持的意思,不着急收货;品牌则给这些下单的客户,第一时间表达不能及时发货的歉意,还打算复工后定制特殊礼物,回馈老客户。

周黑鸭的线上渠道日常情况下,销售占比只有10%,但在疫情期间,这里却成为一个销售和沟通的窗口。

清风是周黑鸭的专职主播,他困在老家河南信阳,但每天下午1点到4点,都会准时出现在周黑鸭的淘宝直播中。

为了解释周黑鸭跟武汉的关系,他准备好了两张牌子,随时跟新进来的粉丝科普,“周黑鸭有河北沧州、湖北武汉、江苏南通、广东东莞等四大生产基地,北京、郑州、武汉、上海、长沙、厦门、东莞等7大发货仓库,宝宝们放心,其他地方发货没有问题的。”

除了沟通周黑鸭的安全问题,清风也会推荐一些产品,提醒优惠券、抽奖送福利,但也不免自嘲,“现在手头没有周黑鸭,我也想边吃边播”。

良品铺子除了类似的直播之外,在线上,还把以往积累的微信社群资源运营了起来。

而在线下,良品铺子通过与饿了么等平台合作,利用外卖服务无法到店的客户。

良品铺子副总裁赵刚告诉记者,每年会在过年前,将仓库的库存放入门店,正是这一做法,让今年很多门店有足够的货品可以应付激增的线上订单。

据了解,目前良品铺子全国其他城市1400多家门店基本都正常营业,从初七开始,湖北区域符合条件门店也陆续营业。良品铺子方面告诉「电商在线」,目前总共1500家门店已经开业。

除此之外,良品铺子与电商平台合作上线的智能导购,实现了订单与门店系统的打通,也成了门店与顾客沟通的工具。天猫旗舰店的“附近门店功能”让消费者线上下单、门店自提成为可能。

有报道称,一家武昌区的良品铺子社区店,目前通过外卖和门店自提,每天平均接到80多个订单。

支援前线,等待春天

食品企业的“自救”,不仅关乎自身的存亡,也关乎所有的消费者,在这个特殊时期,它既是前线医护人员的补给,也是普通人宅居生活的心理慰藉。

蔡林记在有限的库存中,仍保留了一部分作为前线医护人员的补给,“他们说想吃热干面啊,这是我们能做到的。”

2月14日起,蔡林记派出工作人员,把武汉可调动的速食热干面运送到同济医院,驻汉医疗团队,汉阳福利院等需要支援的地方。

这次疫情,蔡林记作为武汉本土的食品企业,大部分员工以及生产基地和仓库也都在本省,可以做的动作最少。

他们反思,如果能撑过这次困境,他们会考虑在其他省份设立生产和发货基地。

良品铺子也发挥了食品企业的特点,为医护人员提供各种补给。

1月26日,良品铺子捐赠了500万元食品,零食种类以吐司、蛋黄酥、芝士蛋糕为主。截至2月10日,良品铺子累计先后向金银潭医院、武汉市第一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火神山、武汉客厅方舱医院等32家医院、建设工地,捐赠配送食品物资2万箱。

良品铺子的总裁杨银芬在给全体员工的《一封家书》写道,“我并不知道未来武汉或全国的相关城市封闭管控将持续多久,但零售商业作为社会基础功能,保证食品充沛供应是降低市民恐慌的最好办法。”

虎嗅曾报道,在上游供应方面,良品很早就建立了成熟的备货计划,春节前便已经对节后半个月的除短保产品外的其他产品进行了提前备货,保证正月十五之前不补货。

十五之后的货呢?据了解,良品已经紧急调整物流配送路径,启用了四川的西南仓、广州的华南仓为湖北省外其他门店配送货物,正月十五后已逐步开始补货。

“周黑鸭”的名字也曾被写在方舱医院医护人员的防护服上。1月25日,周黑鸭向武汉市慈善总会捐款1000万人民币,2月7日,又向红十字会、武汉市江夏区政府及江夏区医院医护捐助30万元物资,但周黑鸭有没有捐过鸭脖仍不得而知。

在等待春天的过程中,周黑鸭极为低调,几乎拒绝了所有媒体采访。2月11日才发布公告称,为配合新冠肺炎防控工作,约有千家门店暂停营业,但整体产能充足、生产活动正常。

对整个食品行业来说,覆巢之下无完卵,每个品类、企业都多少受到冲击,但我们看到的仍然是众人拾柴火焰高。

中盐集团制定紧急供应预案,保障武汉食盐供应;蒙牛多次捐赠酸奶、牛奶,为一线医务工作者们提供营养支持;康师傅从除夕起,启动社会责任应急预案,捐赠了总价值约1500万元的方便面、饮用水、特色饮品等等。

从某种方面来说,这也是食品企业塑造品牌的机遇,能在疫情下快速反应,体现自己的担当和责任,才能获得消费者的认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