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壹刀:日本告急!疫情将在下周大爆发?

原标题:补壹刀:日本告急!疫情将在下周大爆发?

“日本下周将迎来疫情大爆发!”

一位日本朋友今天忧心忡忡地说。刀哥问他,是不是有点太悲观了。他说,不是他悲观,是现实令人悲观。持这种态度的人在日本越来越多。WHO高级顾问进藤奈邦子14日在横滨一场新冠肺炎紧急研讨会上说,“现在更令全球担心的,是日本了。”这句话广为流传,并不断被这两天的情况所印证。

日本政府16日举行的首次新冠肺炎专家会议得出结论,日本国内疫情正转向蔓延期,预计还将进一步扩大。

“钻石公主号”上的情况已经棘手,但日本本土累积的59个确诊病例,无论流行病学特征还是具体防控难度,都更紧迫。

1

17日凌晨,日美两国包机在东京羽田机场“擦身而过”。美国两架包机载着“钻石公主号”上没被感染的美国人离开日本。几分钟后,日本一架航班载着从武汉接回来的日本人及其家人落地。

“美国包机飞往天堂,日本包机飞回地狱。”

一位日本资深媒体人这样形容机场上的场景。一个“地狱”,反应了他对当前日本国内疫情的深深担忧。

目前,日本全国累计确诊500多例。其中“钻石公主号”上454例,本土各地到昨天为止累计59例。

“日本已成为中国以外感染人数最多的地方”,这句话被不少媒体放在突出位置。

有日本专家预测,疫情在日本的流行程度将取决于本周:“最坏的情况是每天新增病例10到20个。”

不过,日本都道府县各级政府,之前都没对疫情的严重程度予以足够重视。

15日,一年一度的日本“冈山裸祭”活动照常举行。不少媒体都报道了这次活动,但关注点显然不在它的趣味性,而是疫情当前,上万参与者“像沙丁鱼一样挤在一起”,却没人戴口罩。

“冈山裸祭”次日,日本全国11个地区的马拉松大赛如期举行,参赛总数多达10万人。虽然选手们被要求戴口罩,但在日本国内疫情严峻的时候,这样的活动引来不少批评。

日本政府16日首次召集专家会议,被日媒认为是日本从官方开始将抗疫提上主要日程。

日本政府宣布取消2月23日的天皇60岁生日庆祝活动。同时,与会专家建议民众减少不必要的外出,政府和企业采取互联网远程办公、错峰上班等措施,尽量减少传染概率。

尽管如此,仍有不少媒体和专家对政府“迟到的重视”表达不满。

尤其是在“钻石公主号”疫情发酵了这么长时间,本土疫情已经复杂化而蔓延开来之后,才想起来首次召开专家会议商讨对策。

日本共同社昨天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安倍内阁支持率较1月暴跌8个百分点,降到41%。

不少分析,将这个民调解读为日本民众对政府应对新冠疫情不力的投票。

其中一项调查项目是新冠疫情对日本经济的影响,回答“担忧”或“某种程度上担忧”的民众,达到了82.5%。

2

日本国内舆论的不满,关键在于几十例确诊病例的数字背后,有着一些让人忧心的细节和趋势。

一是疫情本身,短时间内患者数量激增,覆盖地区广。

2月13日,一位80多岁女性老人成为日本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随后短短3天,日本本土就相继确诊近30例感染者。

而且,名古屋、冲绳、北海道等多地都发现首例确诊病例,全国47个都道府县中的11个都出现了疫情。

二是本土疫情情况复杂,传染源头不明,可能存在“毒王”等,都加大了防控难度。

日本首个死亡病例的女婿也在确诊者之列。他是东京的一名出租车司机。同和歌山县被确诊的一名外科医生,以及爱知县新增确诊患者一样,他们的感染源头目前都还没有查明。

被感染者的接触史或可能被传染的活动路径无法查明,使得有针对性的防控变得困难。

这名东京出租车司机1月15日曾接触了疫情严重地区的游客,但3天后他还参加了所属出租车司机工会的新年会,结果导致其他人中至少1人确诊,多人出现疑似症状。

这个“潜伏”时间已久的案例,使不少日本专家担心:日本国内可能存在不少这样的“毒王”。

在中国疫情暴发之初,钟院士就曾指出,“毒王”也就是超级传播者的危险性。这对日本来说也是一样。

三是日本政府的抗疫准备工作不足,资源紧缺。

有日媒说,安倍政府之前一直把防控重点放在“堵”上,即通过控制外国人入境来反制疫情在日本扩散。现在抗议不得不转向本土的防和治,一下子就暴露出官方手足无措。

比如口罩供应。

在帮助中国抗疫过程中,日本民间和一些地方政府捐赠了不少口罩等医疗物资。但现在日本自己也面临短缺。

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国内医疗机构一个月需要大约1亿只口罩,但其中七成都是海外生产。而且大部分N95口罩还是来自中国制造,日本国产口罩在原料上也比较依赖中国。

现在中国自己已经紧张,日本的进口陷入停滞。医疗资源紧缺马上变成日本抗疫的一道难题。

床位也是问题。

有日本医疗专家介绍说,目前日本全国只有大约1800个传染病专用床位。如果轻症患者也住院,很快就会人满为患。

日本成为中国以外感染人数最多的地方,而且对“未来一两周将是关键所在”,日本从上到下的准备情况却依然堪忧。

3

这种担忧不是没有道理。日本全国人口密度是中国的2.5倍,东京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一旦爆发疫情,传播速度和广度可想而知。

日本三权分立的国家体制也决定了,在处理既定有准备的问题时比较成熟,但在应付突发事件时效率上不来。政府办事要经过国会层层辩论,很难高效而顺利的把封闭措施下到小区,有个别人不愿接受隔离措施,政府有时也不能采取强制措施。

有日本问题专家觉得,日本政府本来可以采取更加主动作为的举措,但却没有更加积极,也确实有为难之处。

一来,今年是中日关系的重要一年 ,两国间有多场互动,考虑到中国的感受,如果早期把氛围搞得太紧张,日本担心会破坏气氛。

目前日本国内有团体在带节奏,给安倍写信指责政府在疫情当中的对华态度,既指责了中国,又冲击了安倍政权,可谓一箭双雕。

二来,今年是日本奥运年 ,上下为此准备已久,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把日本变成半个疫区。

三来,今年安倍打算借奥运刺激一下经济。 去年日本主要经济数据表现并不好,今年前两个月受中国疫情影响,在华企业受冲击,经济已经亮了黄灯。

1964年的奥运会曾给日本经济带来一拨红利,今年日本政府也想借奥运这个机会,让2020年成为经济复苏的一年。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面对疫情可能进一步扩大的局面,日本政府尽快调整应对思路,犹未晚矣。

毕竟,日本的公共卫生建设、医疗水平、相关法律法规以及民众防范意识,在世界上都是比较突出的。

正如我外交部发言人今天说的:

对日本国内疫情发展,我们“感同身受”。日本政府和各界为我们抗疫提供了真诚的支持和帮助,我们也会根据日本需要,“积极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和帮助”。

图片均来自网络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