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亿富豪做了9年甘肃首富,如今却深陷债务泥潭

原标题:200亿富豪做了9年甘肃首富,如今却深陷债务泥潭

作者 | 武占国

来源 | 野马财经

实业起家,通过一味藏药博得百亿身家,又通过一系列资本并购,形成医药、矿业、房地产等行业并举的“恒康系”。藉此,阙文彬一度9年蝉联甘肃省首富,身价高达200亿。

然而,2017年成为他辉煌的转折点,中国百富榜再难见到他的身影,如今他旗下的资产更是不断收到法院的强制执行令......

西部资源逾期债务遭强制执行

2020年2月13日,阙文彬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西部资源(600139.SH)公告称,收到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因未能偿还1.92亿逾期债务,中国长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四川省分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四川分公司”)向成都中院申请强制执行。

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由此,甘肃前首富阙文彬的债务危机开始正式进入处理阶段。西部资源表示,对上市公司损益产生负面影响,目前其已计提违约金及罚息5268.4万元,并相应减少2019年度合并报表利润。公司需支付债务本金1.92亿元及相应的债务利息、逾期罚息和违约金等费用,若后续公司的相关财产因此而被冻结并司法处置,则可能会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产生影响。

对此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臧小丽对野马财经表示:“上市公司作为被执行人,被申请强制执行,这个可能会导致上市公司的相关财产、银行账户被法院冻结的。如果上市公司的银行账户上可冻结的资金不足1.92亿元,法院有权冻结其他资产的,比如房产,车,厂房等。”

该笔被强制执行还要追溯到2016年。彼时,西部资源与长城四川分公司通过债务重组方式借款4亿元。事实上,当时阙文彬的“恒康系”资金危局已开始显现,西部资源开始寻求出售资产。2018年9月,西部资源期限届满其应偿付全部本金及重组收益。

但是,截至目前,西部资源仅支付重组本金2.08亿元及重组期内的全部重组收益,仍剩余1.92亿元本金未归还,构成实质性逾期。因此,对方向法院请求强制执行。

2017年11月1日,西部资源的控股股东四川恒康爆发债务危机,其所持西部资源的部分股份被司法冻结。2018年3月1日至9月14日,四川恒康持有的全部股份被连续冻结或轮候冻结。

2017年11月21日,因与两名自然人存在8624万借贷纠纷,阙文彬持有恒康医疗的全部股份被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占其持股总数的100%。

就在半个前1月23日,西部资源公告称,公司所持控股子公司重庆市交通设备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交通租赁”)的57.50%股权,已于去年12月被司法冻结,而该公司正是为该笔借款进行了担保。

此外,西部资源所持重庆恒通客车41%股权为上述债务提供质押担保,控股股东四川恒康及实际控制人阙文彬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对此,野马财经多次拨打上市公司电话,始终接听状态。

一度连续9年蝉联甘肃首富,旗下“恒康系”手握恒康医疗(002219.SZ)和西部资源(600139.SH)两家上市公司,如今却陷入债务泥潭。

并购达人阙文彬

阙文彬,1963年出生,四川双流人。20多岁时开始在成都恩威制药公司打工,那时国内医药市场改革刚刚开始,他成为最早的一批医药代表,通过努力和勤奋一步步成为了销售经理。

1996年10月,33岁的阙文彬和妻子何晓兰一起创办了四川恒康发展有限公司,并出任董事长兼总裁。

2007年,“独一味胶囊”销售收入超过1亿元,在同类型产品中,仅次于云南白药,居第二位。同年,阙文彬开始在资本市场小试牛刀,他通过资本运作先入驻壳公司*ST绵高(西部资源的前身)。一年后,独一味(恒康医疗前身)又登陆资本市场,阙文彬夫妇身家暴涨至17亿元,阙文彬时年45岁。

2008年6月,*ST绵高以发行股份的方式作价6.52亿元收购阙文彬控股的阳坝铜业100%股权,上市公司主业转型为矿产资源开采。阳坝铜业成立3年多时间,增值率近5倍。一年后,公司改名为“西部资源”。

入主上市公司后的阙文彬选择了继续大踏步向前,借用资本的力量,他开始大举并购扩张。

此后几年,西部资源先后收购银茂矿业80%股权,赣州晶泰锂业有限公司100%股权,宁都泰昱锂业有限公司采矿权和其它经营性资产,广西南宁三山矿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100%的股权。

2014年,独一味改名为“恒康医疗”,也开始了密集投资并购。恒康医疗收购动作一直持续到2018年,期间收购及改造多家医院。原本一家卖中药的公司,业务扩展至医疗服务、药品制造、日化品及保健品业务。

这些只是冰山一角。这个时期,四川恒康还分别持有四川纵横航空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成都优他制药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贵州省瓮安县龙腾焦化有限公司70%股权、振兴生化股份有限公司6.99%股权(*ST生化,000403.SZ)、四川恒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1%股权。

不曾想,西部资源通过并购,业务刚好转了两年,便遇到了整个行业产能过剩的问题。2012年,公司净利润开始下滑,2013年,西部资源归母净利润超过亏损5000万元。此后,便开始了“一年亏、一年盈”的节奏。

与此同时,恒康医疗业绩在连续多年增长之后也显露乏力。2017年,净利润首次下滑;2018年,亏损高达14.2亿元。

两家上市公司陷入亏损的同时,阙文彬却也因债务纠纷,被法院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和限制消费人员名单。据《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文章称,一位接近阙文彬的知情人士表示,阙文彬目前的困局就是因为扩张太快导致......

首富能否迎来新变局?

创业之初,阙文彬凭借着医药行业出身,早期到西藏考察,留意到了一种名叫“独一味”的藏药,凭借着该草药阙文彬成为首屈一指的富豪。

据恒康医疗官网介绍,独一味有活血祛瘀、消肿止痛的功效。该种草药主要分布于西藏、四川、甘肃等海拔达3900米至5100米的高原地区。1997年,开始研制开发独一味胶囊,独一味胶囊研发出来后,迅速成为各家医院外科手术和内科、妇科的常用药。在给自己带来财富的同时,也的确给诸多患者带来了便利。

四川恒康为阙文彬夫妇全资持有。通过两家上市平台的运作,除了医药以外,阙文彬还涉足医药、矿业、房地产等行业,形成了庞大的“恒康系”。

2009胡润百富榜阙文彬以财富48亿元荣登榜单第200位,并成为甘肃省首富,此后连续九年蝉联甘肃省首富。2015年,阙文彬身价一度达到200亿,2017年,阙文彬个人财富虽缩水至140亿元,但仍是甘肃省首富。

但是,2017年胡润百富榜发布之后一个月,阙文彬持有的恒康医疗的所有股份被法院司法冻结,2018年后,胡润百富榜上,再也见不到阙文彬的身影。原来是,2017年8月10日,证监会向阙文彬下达了处罚决定书,罚没阙文彬通过“市值管理”违法减持超过608万元。

实际上,减持套现、股权质押一直是阙文彬的资本运作手段,2012年以来,阙文彬对恒康医疗的股权质押次数约七十余次,相当于平均每个月进行一次股权质押。四川恒康对西部资源的股权质押次数也接近40次。

然而,2019年4月30日,恒康医疗发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阙文彬已与宋丽华、高洪滨签订《投票权委托协议》,最终公司常务副总宋丽华将成为公司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即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在业界看来,此举或是为了让上市公司更好地运作,而阙文彬本人则可以腾出更多的精力来应付其债务危机。

复盘“恒康系”的发展路径,可以看到,实业起家的阙文彬,采取了“矿产+医药”两条主线走路的战略,在并购之时,也基本依照相关多元化路径,势头虽猛,整合难度却也可控。

奈何人算不如天算,在前几年资本市场整体波动较大的情况下,两个核心公司相继出现问题,如今旗下资产更是接连被强制执行,你认为阙文彬还能浴火重生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