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直门人在行动】骨科小护士的武汉日记No.6

原标题:【东直门人在行动】骨科小护士的武汉日记No.6

日记

2020/02/07武汉

2020年2月7日是我第一个大夜班。可能是下雨的缘故,隔离病房的办公室里,让我切实感受到了武汉早春深夜的湿冷。大夜班的工作相对没有那么多,片刻闲暇之中我坐在隔离病房的办公室,望着天上熟悉的明月,感觉像在北京,只不过这轮明月却琵琶半遮面的挂在淡淡的云里。我想,我可能想家了......

今天和我一起上班的是一个27岁的小护士,年轻的她充满活力。她说她喜欢上夜班,因为夜班里,她就是这个病房的“统治者”,虽然辛苦些,但一夜过后,所有患者都平安,就是对幸福最好的诠释,对自己最好的肯定。我特别能理解她的那种骄傲,即使我工作了这么多年,对于夜班,还是有几许恐惧。夜里拿着手电筒,小心翼翼的去探视病人,特别是那些睡眠清浅的病人,站在床旁判断呼吸却又不愿吵醒的小心谨慎,只有上过夜班的护士才会了解。我问她为什么要来,她说“没有想到为什么,就是觉得需要我,我就来了”。我又问她,怕吗?她很坚定的回答她不怕......这份坚定,让我羡慕。她坚信我们只要好好防护,就不会被感染;她坚定的相信我们一定会战胜这场战役,然后平安回家。她说她不关心还要多久回去,因为既然来了,就要干好了再走。她和我说这些的时候,正好背对着窗户,漆黑的夜色中,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她,仿佛带着一束光,给了我一份叫做坚强的动力。

今天我还遇见了一件平常却又不那么平常的事情。来到武汉,进入隔离病房后,我听见患者说的最多的就是“谢谢”、“你们可真好”;听见家属说的最多的就是“你们辛苦了”。而今天,我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15床是一个年轻的男病人,对疾病的焦虑使他很烦躁。早上试体温表的时候,因为别的工作,我没有在10分钟内去收表。他好生气。大声的对我说,“你们的工作是怎么回事,这么晚了才来收?”要是在平时的工作中,我一定觉得很沮丧,毕竟我一直在忙,却被人吼。而那一刻,我突然有种回到了北京,回到了我原来的科室,病人有时很挑剔,要求很好。仿佛有种回家了的感觉,好亲切。所以我笑了笑说,“对不起,我来晚了,实在不好意思。”他可能也没有想到我这么的“没心没肺”吧,尴尬的说了句“也没事,就是时间有点长。”好可爱的病人啊,我在心里想。我其实很想对他说一声“谢谢”,谢谢他的挑剔,让我想起了北京的工作生活;谢谢他的宣泄,因为只有宣泄出来我们才知道在这种孤独隔离的环境中,他是有多么的恐惧与害怕。

下了夜班就是正月十五了,月圆人团圆的日子。因为这场疫情,有太多的人孤独的过节了。例如病房中的患者们,也例如背井离乡的我们。我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吃到汤圆,但我想妈妈在家里一定会为我留出一份来。正是有家的惦记,才会使人更努力的要活下去,要坚持下去,要平安下去。今夜,我真的想家了......

作者:杜 渐

编辑:薛 璞

审核:于国泳

审阅:张耀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