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清友:减税降费需要下大决心,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原标题:管清友:减税降费需要下大决心,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紧张的防控工作全面开启。疫情之外,中小企业的生存和发展也增加了新的挑战,特别是餐饮、酒店、旅游、实体零售业,其经营现状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一些担忧疫情对中国经济产生不利影响的声音逐渐增多。很多经济学家也都在思考,疫情对当前中国经济究竟带来哪些影响?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认为,这次疫情属于外部冲击,对经济的短期趋势影响较大,但总体来看,不会改变我国经济发展长期的趋势。目前来看,疫情对资本市场的恐慌情绪已经宣泄完了,这种外部冲击,其实给很多投资者提供了买到性价比比较好的标的的机会。

从投资角度看,管清友认为,现在恰恰是布局一些受冲击比较大的行业的机会,很多受冲击比较大的企业,疫情稳定以后,行业需求还在,文化旅游业或餐饮也好,这些行业如果价格合适,也是投资比较好的机会。另外,二级市场可以抓短期,但是一级市场投资反倒更要从长期考虑。

对于企业的措施,管清友指出,要做好短期的纾困解困政策和中期的稳增长政策。减税降费如果是洒胡椒面,每个企业减税降费一点,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有些企业即使是减税降费也活不下来。因此,他表示,现在经济整体上处于下行期,经济下行过程中利润减少,很多企业获得感不强,减税一定要让企业有获得感。减税不是没有空间,关键要下大决心稳定增长,帮助这些企业渡过难关。

管清友表示,企业一方面是争取政府金融机构的支持,另一方面主要还是生产自救。在疫情的外部冲击之下,企业一定要保证活下去,活过同行。“企业和个人都是一样,用最乐观的心态去做好最坏的准备,要有底线思维,关键要管理好现金流,同时针对于企业的情况及时做调整,有些企业该整体降薪降薪,裁员就裁员,这没办法,活下去才有可能。”管清友说。

搜狐智库:这次疫情对于我国经济可能产生哪些风险?

管清友:疫情属于外部冲击,不在预期之内,冲击还是比较大。一般外部冲击只会改变短期趋势,不改变长期趋势。总体来看,疫情不会改变我国经济发展长期的趋势。疫情造成的冲击确实也不可小视,而且对一些特定行业冲击基本是不可逆的。

目前来看,不同机构有不同测算,有的相对乐观一点,觉得冲击可能在两个点左右,但有的人稍微悲观一点,认为冲击可能更大一些,最后还是要等统计局的数据。目前来看,对一季度的冲击比较大,综合地去解决疫情造成的冲击,非常紧迫。

搜狐智库:疫情对于我国资本市场可能带来哪些影响?

管清友:疫情冲击之后,整个资本市场的投资结构会发生很大变化,有些文旅、餐饮行业的利润受到直接的影响,但在线教育、在线办公等互联网企业其实是受益的。原来一些龙头企业整体受冲击不大,但其同行业受冲击很大,这样龙头地位更加凸显,也受到更多资金的追捧,所以股票市场可能会发生非常明显的结构性变化。

其实外部冲击对资本市场的恐慌情绪已经宣泄完了,这段时间资本市场股市的表现算是比较好的,符合预期。长期来看,还得看企业盈利情况,对相关行业的上市公司一季度的盈利肯定有冲击,有些行业也会因此受益。这种外部冲击,给很多投资者提供了买到性价比比较好的标的的机会。

搜狐智库:对于投资方面,您有什么建议?

管清友:从投资角度看,恰恰是布局一些受冲击比较大的行业的机会,因为受冲击很大,很多企业退出市场,疫情稳定以后,行业需求还在,文化旅游业或餐饮也好,受冲击比较大的行业,如果价格足够合适,也是投资的比较好的机会。

另外,二级市场投资和一级市场投资思路还不一样,二级市场可以抓短期,但是一级市场投资反倒要考虑三五年以后的事情。长远来讲,和原来大家考虑的是一样的,就是生物医药、健康、养老等行业。一是疫情的冲击,二是未来中国老龄化的需求都是比较大的,这些是比较确定的。另外就是科技类公司,这些弹性更大一些,当然投机的风险也最大,因为不确定性最大。

搜狐智库:疫情对于我国整体的供求结构有什么影响?

管清友:短期内的整个需求会有所下降,包括消费需求、投资需求都会随之下降,估计疫情稳定以后会有一个反弹,需求结构也会发生变化,比如原来大家觉得投资修路架桥好,现在可能更加迫切提高医疗水平,因此消费结构在未来也会发生很大变化。从供给端角度,得适应这种需求变化,本来需求结构特点也在发生变化,疫情的冲击可能会强化这个趋势。

搜狐智库:当前是否需要就做一些刺激市场需求的措施?

管清友:我觉得是有必要的,去年年底大家还在讨论是不是保6,现在保6基本没有什么希望,我觉得稳定增长的措施里确实要有刺激需求,无论投资需求还是消费需求,以往在遇到地震和非典的时候,包括遇到金融危机的时候都有比较成熟的经验和做法,都是可以用的。

搜狐智库:您觉得目前能够给中小企业提供的比较有效的措施有哪些?

管清友:短期主要是做好疏困政策,如减税降费、社保延期交纳或免交,这些基本上是都做了,但要真正落到实处,还要根据形势想办法。

搜狐智库:也有人提出就增发一万亿国债用于中小企业减税降费,您对此怎么看?

管清友:增发特别国债肯定是要用的,我个人建议用于医疗行业和帮助中小企业。

搜狐智库:目前财政政策也出台了一系列的减税降费方面的措施,减轻中小企业负担,您认为是否还有进一步减税的空间?

管清友:中小企业抗风险能力确实要弱一些,不同企业情况差别很大。当前的措施,要区分短期的疏困解困政策和中期的稳定增长政策。不能用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去替代所谓的短期疏困政策。

现在大部分企业面临的首要问题是现金流,营收停了,成本支出是刚性的,成本支出里包含人工工资,房租等,而且大头是在人工上,不同行业另有差别。针对这些中小企业的风控,在税、费、社保等要有相应的政策,能不交或者缓交,交了可以给企业退回去,到年底恢复。非典的时候很多企业是这样,包括给员工普遍降薪,到年底再补上,疏困一定要解决时间差问题。

减税降费等政策出台也产生了一些效果,但如果是洒胡椒面,每个企业减税降费一点,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有些企业即使是减税降费也活不下来,这要实事求是的看待,短期要做好纾困、解困政策。

中期来讲,整个微观主体受到这么大冲击,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等宏观管理手段上要发挥作用,减税要让企业有获得感,现在经济整体上处于下行期,经济下行过程当中利润减少,好多企业获得感不强。有些可能因为税费增长趋于严格强化以后,负担反倒比原来重,所以减税不是没有空间,关键要下大决心稳定增长,帮助这些企业渡过难关。

另外,在社保还有税收减免上短期的力度不太够,力度还要更大一些,让大部分企业受益,要不然很难对冲疫情的冲击。我建议应该有一个独立的机构去专门研究和出台这样的政策,给中央和政府去提供这样的方案。

企业是经济活力的微观细胞,中小企业又是解决就业的主渠道,所以稳增长政策也要有一些帮助企业减税降费的举措。2015年以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实际上大量的民企退出了市场,国企相对受益,占据上游,大量中下游的民企被环保等很多政策退出了市场,在这一轮的稳增长过程中应该适当的让国企和国有金融机构给民企让利。这就涉及到利率的下调,让国企能够转化财政反哺给民企。

这些微观细胞如果在这轮冲击中都死了,对中国经济长期的冲击还是很大的。减税空间肯定是有,关键是下定决心,下大决心,光洒胡椒面是不行的。

搜狐智库:您觉得应对疫情对企业方面的冲击,金融机构可以做一些什么?

管清友:首先货币政策还是要降息降准,包括定向帮扶方面,金融机构其实应该从长计议去帮助和服务这些企业,有些企业就是现金流问题,这时帮助他们,其实头部收益率和贷款收益率是很高的。

另外,一些相对比较成熟的企业,可以充分利用资本市场融资,加快IPO的补发,包括绿色债券、特别债券的发行等。金融机构也好,企业也好,利率多高,那要看市场的评估,所以成熟的企业也可以用资本市场发债发股票IPO等积极的生产自救。

搜狐智库:如何解决企业复工和防疫之间的矛盾?

管清友:这个矛盾很难短时间内解决,总体来讲只能做到平衡。大家担心因为复工高峰期到来,产生更大的传染,现在边防控边复工,不能都等着防控后恢复,这样经济停摆带来的损失更大,要在做好科学防控基础上,有序复工。要想彻底解决,只能等疫情彻底结束,所以复工过程当中要继续强化防控,做到两者平衡很重要。

搜狐智库:您对企业自身来说,有哪些建议?

管清友:一方面争取政府金融机构的支持,另一方面主要靠企业生产自救。每个企业所处行业不一样,特点不一样,有的人工支出高一些,有的固定支出高一些,所以企业首要的是管理好现金流,管理好流动性,看能撑多久,如果撑不下去,可能就要裁员或者降薪。

企业在这种外部冲击之下,一定要保证活下去,活过同行,就是胜利。企业和个人其实都是一样,用最乐观的心态去做好最坏的准备,要有底线思维,关键还是要管理好现金流,同时针对企业的情况及时做调整,有些企业该整体降薪降薪,裁员就裁员,这没有办法,活下去才有可能。(编辑/郑青春)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