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让民宿行业大洗牌

原标题:疫情,让民宿行业大洗牌

如果真的像《2012》那样,“末日”是一场可以预见、有所准备的到来,那也许面对灾难,我们至少还能够比现在更从容些。但对于那些满怀美好愿景、正准备大展宏图的创业者而言,新冠疫情的爆发,无疑是一次直击要害的重大打击。这次,DECO和几位民宿主、二房东聊了聊疫情期间的现状,看看他们是如何应对这场战役。

饭饭

Living N’Some主理人

90后出生的饭饭,在民宿这个行业也已经闯荡了3年,2017年创立了Living N’Some,希望通过设计将房子这样一个容器变成能够为旅人们提供安心的空间。如今已有十几家民宿正在运营中的Living N’Some,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和阿那亚的中心区域,却不曾想这样的“地域优势”如今成了民宿里的“重灾区”。

“乔邑”,初看这些民宿的名字会有些不解,原来他们都取自客人的名字。在慢慢的经营过程中,很多老客人都成为了饭饭的单店合伙人,于是每开一家新店时都会以客人的名字来命名。

DECO:这份民宿事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饭饭我从2016年开始做民宿,最开始的契机很简单,位于上海的家是座老洋房,年久失修,但是地理位置非常好,就在巨鹿路上的买手店OOAK在同一个小区内,最初只是希望通过对老洋房的改造,让她重新恢复昔日的光彩。于是开始一边工作一边兼职做民宿,后来发现以前从事的金融工作虽然光鲜亮丽,但不是我最热爱的,所以就在2017年辞职开始全职做民宿。

“嫣邑”的灵感来源于饭饭在墨西哥旅游时对这座城市留下的色彩记忆。Living N’Some的民宿看上去总是色彩丰富,让人觉得奇妙又和谐,这也是饭饭所提倡的“fun-luxe”。

DECO:经过这几年的累积,你如何看待民宿这个行业?

饭饭现在的民宿市场混乱,劣币驱逐良币。大家喜欢网红地打卡,只要吸引眼球的就能爆红,无论是民宿经营者还是很多客人,渐渐忘记民宿的本质是住,很多同业者连最基本的卫生条件都没有满足,只图好看、刷单和曝光亮追求短期的利益,其实不利于行业的发展。

“廷邑”是Living N’Some的第十间民宿,在设计过程中也更为注重内在体验,让人一进门就能让人很放松,可以随意脱掉鞋、袜,让身心呈现一种最松弛、最原始的状态,即便是男性朋友来到这套房子的时候也不会觉得别扭。

饭饭保障卫生质量对我来说一直是第一位。最初开始民宿的几年,我都是坚持自己打扫,一是担心外包保洁不够彻底,无法提供最舒适的体验,基本每完成一次打扫至少需要3小时;后来花重金挖来资深的高级管家,用2年的时间加以培训,每次保洁完都要二次三次检查,这样我们才敢把房子交给客人。所以把房子弄的上照是一锤子买卖,而坚守卫生这最后一个关卡才是最难并且最珍贵的。

"诚邑"是饭饭回北京后改造的第一套民宿,因为位于国贸,想要打破这个地区的“工作压抑”,于是便以“氧气感”为主题,为空间带入更多清爽的氛围。

饭饭另一方面,我一直认为,民宿和酒店应该起到提高消费者审美的作用,这也是最初我辞职专职做民宿的原因。我们在努力全屋使用正版家具,这个其实是算不过来账的,但是我觉得非常值得,能让来的客人体验到原版家具的质感。

"岚邑"也是饭饭另一个色彩试验地,大胆尝试水蓝色作为空间主调,以芥末黄、薰衣草紫作为提亮色,让整个空间富有中古摩登之感。

DECO:这次疫情你们的民宿都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饭饭对我们可以说是断崖式的影响,旅游业如同冰封了一样,预定的订单全部取消。我们的民宿都在高档小区,每月房租成本非常高,所以对于现金流来说是巨大的压力。按照我们现在的资金情况,至少还能撑两个月吧,如果实在撑不下去了,我也有在想是不是卖掉点我的正品家具来补贴一下(听起来怎么有种江南皮革厂要倒闭的感觉哈哈哈)。

位于靠近海边阿那亚的“凡邑”,以大儿童为主题,配色也是鲜明活泼的,克莱因蓝为主色调,柠檬黄色及红色作为辅助提亮。

DECO:这个经营停摆的日子,你们又是如何应对未来的不可知?

饭饭:这次对任何实体行业来说都是一次大考,我们能做的就是让它活下去。部分民宿因为是自己的房子,少了租金压力,可以暂时退居二线,而有房租压力的房子,我们则是尽快将他们长租出去来,同时借这个空档期,把所有的民宿进行完善升级,为了日后能更好的服务客人。

饭饭:面对未来,我还是会坚持继续稳扎稳打,对于民宿业,烧钱圈地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这次会是一次大洗牌,最终留下的会是真正有品质的民宿,卫生、服务和设计缺一不可。民宿和精品酒店的界限越来越模糊,我相信人们经过这次疫情,会更懂得辨别以及珍惜眼前的生活品质。

吉晓祥

大乐之野CEO&合伙人

早在2013年,大乐之野的创始人吉晓祥和杨默涵就因为大乐之野碧坞店而被大家熟知,如今,他们已经大大小小开设了12家精品民宿,多分布在莫干山、安吉、桐庐等浙江乡野地区。“大乐之野”的名字取自《山海经》中因众神之战而被天帝封印的美好极乐之地,意在带大家回归山野,通过居住去感受一段悠然自得、亲近自然的时光,而这在他们的民宿设计始终一以贯之。

大乐之野位于浙江莫干山庾村的民宿,面对人文、历史、建筑等错综缠绕的情况,设计的首要目标即是“呈现乡村景观中不平凡的那一面,打开一种新的日常体验”。

DECO: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疫情已经影响营业了?

吉晓祥:大概是一月中旬吧。跟其他民宿所遇到的取消订单情况还有所不同,我们许多客户觉得,相比住在都市里,住乡下可能更安全,于是还曾有不少客户要求在这里长住,费用都给了。但是后来,政府部门开始要求我们闭店,以及跟疫情相关的新闻也变得越来越多,我们一方面配合政府的要求,另一方面也觉得这样的情况已经不再适合对外了,所以慢慢地关停了所有的店。

大乐之野·余山岛店

DECO:疫情当前,民宿现在具体面临了哪些问题?

吉晓祥:与其他城市民宿相比,我们的压力实际上要小一些,一是我们的租金在最初开始项目的时候已经一次性缴纳完毕,主要的资金压力还是来源于人员成本以及民宿的维护成本,不过我们还能挺住,心态也还是比较乐观的。

留守的主理人带着店宠小黄和小胖巡山,大概他们也没有见过没有人的绿山墙。

从后山挖冬笋做面食吃也成了很自然的事。

DECO:那针对这次疫情,你们是否有采取一些相应的行动(或措施)?

吉晓祥:民宿关停以后,我们线下的活动只能全部暂停。但是线上依然会保持与客户们之间的一个互动,例如我们每家店依然会有一个留守的店主,他们会不定期地在公号上分享自己这段时间留守在村里的一些生活细节。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够借助这样一个方式,在大家都已经很糟心的情况下,不再去传递负能量,为大家的未来生活点亮一点光。

留守的每日巡店总能捕捉到一些细微的光影美好。

通过“野有集”进行外销的春笋,也让更多宅在家中的人依然可以吃到新鲜的山野味道。

吉晓祥:除此之外,这次疫情,其实对我们所在的乡镇也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农业打击。这个时节原本是春笋的销售旺季,但因为疫情管控,很多村民无法将收成的春笋外销,最后只能滞留家中等待腐烂丢弃。我们一直知道这些春笋的品质,所以发起了一个助农计划,借助自己的客户网络,帮助这些村民把春笋销售出去,我们的客户又能在宅家期间吃到新鲜的春笋,也算是一举两得。不过我们自己的能力有限,只能帮助到一小部分人。现在政府也已经发起行动,希望这些村民也能尽快度过难关。

即便是关停的日子,员工们还是会定时进行线上学习,补充相关的专业知识。

DECO:这个经营停摆的日子,你们又是如何应对未来的不可知?

吉晓祥:空间虽然全部关停,但我们不希望“大乐之野”也因此停滞不前,所以利用这段时间,我们给员工们安排了一系列民宿运营、民宿管家等相关职能的培训,频率大概是每三天一次,然后还会鼓励大家做分享反馈,这也是希望在未来回归正常的时候,我们的服务能力依然可以得到保证。

九熹|大乐之野胡陈粮仓店

吉晓祥:同时我们也加入到了莫干山民宿协会发起的一个未来倡议当中,等到疫情结束,我们的12间民宿都将开放一些免费的房源,邀请在前线工作的医务人员入住,为他们补过一个春节。

李熙慧

Hidden Group小隐于市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创始人

资深设计媒体人

和饭饭一样,最初通过改造失修洋房让他们重拾空间价值的慧慧,如今也面临着巨大的空房难题。不少民宿主通过将民宿长租出去来弥补资金短缺,对于原本就是二房东的她,为什么却面临着几十套房子没法租出去的困境?

上海淮海路 / 设计:西涛设计工作室

DECO:什么样的契机让你开始了租房改造?

李熙慧:最初是因为自己要租房,我又很喜欢上海的老洋房,就看了很多这种类型的房子。在找房的过程中就发现许多房子本身的条件很好,但是装修不行,浪费了很好的建筑资源。另一方面,当时我正好刚开始自己的设计工作室,就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探索现代人喜欢居住在什么样的风格空间内,同时也能磨砺我们的团队。

上海淮海路 / 设计:西涛设计工作室

DECO:在这些改造中,你充当的是什么角色?

李熙慧:应该是二房东兼设计顾问的角色,每个房子我都有一个想要改造的方向,根据这个方向来找合适的设计团队一起合作改造。不同于一般的租房改造,我把每个空间都当作一个实验项目来进行,来讨论当下不同人群的一个生活习惯。我不会特意去刻画一个用户形象,但因为我的每个空间都有它的特殊性,例如厨房主题、会客厅主题……这样自然而然地就对应上了某一属性的人群。

上海五原路 / 设计:西涛设计工作室

DECO:你的租房改造和别人有什么不同?

李熙慧:可能就是在最初改造时,我考虑的首要问题并不是怎么把它租出去,而是空间自身适合改造成什么。我在改造的过程中,同时也在考虑一个社群的概念,让分散在各处的房子组成了一个大的家庭,每个房子都变成了这个“大家”里的某个功能区,是个十足开放和活跃的居住状态。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对生活的理解,家在不同人的生活里扮演者不同的角色,他可能只是完成你习惯性行为中的一部分,所以会去专注于某一特定的习惯来改造。

上海五原路 / 设计:西涛设计工作室

DECO:疫情当前,民宿现在具体面临了哪些问题?

李熙慧:因为疫情、年前退租(12月部分和1月)和2月退租的房子,大部分都还没租出去、现在上海命令禁止中介带看,这一批房子还不知道要空置到何时,亏损很大;我们的租客大部分都是老外,而且大部分是公司付款,老外公司都需要先收到租赁发票再付款,1月税务局就停开租赁发票了,2月现在更是不知何时才能开具,所以导致这些老外公司从春节到现在都是欠租状态,严重影响了现金流。

上海威海路 / 设计:Offhand Practice

李熙慧:很多租客被困老家或者在国外不敢回国的,就会有相应的减免租金需求;同时 因公寓都是居住性质,国家并没有减免租金的批文,业主没有减免的义务,作为二房东的我们得不到任何租金减免、还得按时付租;部分因为无法返沪的租客要求退租的,屋内的东西又不能搬走,前后为难;年后本来计划开工的新工地,没办法施工,免租期有限,又是成本的巨大增加。

上海威海路 / 设计:Offhand Practice

DECO:那你们有什么相应的对策?

李熙慧: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对于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能够活下去就是春天。只希望不要再有像某长租公寓这种单方面要求业主免租,却不给租客免租的负面消息出现,这样的行为严重影响了行业口碑,导致我们向业主提出1、2个月的免租期也变得困难重重。

毋庸置疑,不仅仅是民宿、酒店、租房,这次疫情对于所有行业都是一次调整,但他们仍然心存希望、在积极寻找新的出路和突破,也在为这次疫情给予一点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不说悲剧,不讲同情,只求每一次开花都可以收获结果, 欢迎大家留言与我们一同为这些奋斗者们祈祷,期待春天的回归!我们将选出1位送上小礼物一份!

监制 | Sugar

新媒体编辑 | 孙佳慧

特别鸣谢 | 饭饭、吉晓祥、李熙慧

摄影 | Yiqing、朱海、田方方、portrait by Santiago Barrio 、唐徐国

造型 | 廖亚杰

其他图片来源 | 饭饭、李熙慧提供

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告知转载事宜,侵权必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