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哈佛才女,18轮面试杀入高盛,去滴滴付出巨大代价!

原标题:北大哈佛才女,18轮面试杀入高盛,去滴滴付出巨大代价!

来源:投资家网

作者:胡菲菲

1月30日,滴滴总裁柳青在微博发出求助帖,公开向全社会求购防护服、医用外科口罩、N95口罩、电子体温计等大量防疫物资,为在武汉、上海的“医护保障车队”、“社区保障车队”,以及全国滴滴师傅提供尽可能完善的医疗装备。

在这次疫情中,滴滴总裁柳青没有坐以待毙。

高效率配合疫情工作开展

“由于医护保障车队每天接送一线防疫工作者,社区保障车队的师傅们也会遇到发热的病人就医,我们需要给司机提供完善的防护装备,全国各地的滴滴师傅也都必须戴口罩服务,我们前期紧急筹备的物资快要用完了,不得已向社会求助。”柳青微博发帖求助。

据了解,为更高效协助疫情防控工作,在向武汉有关部门报备后,滴滴于1月24日晚在武汉组建“医护保障车队”,现由200多位司机提供免费接送医护人员的服务。

滴滴的技术工程师团队紧急开发仅供医护人员线上叫车的功能,目前已接入武汉7家医院9个院区3713名医务工作者。同时,由1000多名司机组成的“社区保障车队”接受武汉防控指挥部门统一调度。

1月28日,滴滴还和上海医务工会组建了“医护保障车队”,为上海公布的发热门诊医院的医务工作者提供免费服务。首批300名司机师傅已全部到位,24小时待命。武汉、上海两地的医护保障车队费用由滴滴承担。

同时,滴滴已在全国各地协助司机配备必要的防护物资,确保大家健康安全提供服务。

2月3日,柳青在微博中说道,北京医护保障车队已经成立。

翻看柳青的微博,从疫情开始,她就没有闲着,希望滴滴能够为武汉疫情做点什么。

有人说,柳青这是身体力行的为滴滴做公关啊。

众所周知,滴滴自从2008年接连出事后,曾经创下出行界无数奇迹的的龙头标杆企业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低谷期。

依旧在漩涡中挣扎

方案做错了可以修改,人命没了呢。没办法,面对突如其来的漩涡,柳青坦言,那段黑暗的日子里,她曾和滴滴程维抱在一起哭。

滴滴,接二连三的出事,究竟是怎么了?该怎么解决呢?

时间回到2018年5月5月,一名年仅21岁的空姐因乘坐滴滴网约车而被杀。

作为老总,柳青仅仅在5月16日转发了滴滴宣布整改的微博,语气颇为轻描淡写:“大家的批评、建议和关心我都收到了,非常感谢!滴滴将严格落实整改,请大家监督。”

正当人们愤怒未消、余悸未了时,短短的3个月后,另一起滴滴命案再次发生。

本来可以避免的悲剧,却因为滴滴管理上的巨大漏洞和并未彻底整改的怠慢而重演。两个无辜的花季少女,同样命殒于疯狂的滴滴司机之手。

此前,除了两起被杀案,滴滴的顺风车已经出现多起恶性事件,“滴滴一下,顺风夺命”,让很多人对滴滴的信任以摧枯拉朽的方式崩塌。

8月28日晚,在温州女孩遇害的整整4天后,在社会舆论的强大攻势下,滴滴的两位“总舵主”——创始人兼CEO程维和柳青终于出来道歉。

没有正式的新闻发布会,没有直面媒体和公众的勇气,一封看似充满“忏悔”的致歉信,似乎成了滴滴对悠悠众口和被杀女孩及其家属的全部“诚意”。

从2012年创办至今,滴滴共完成近20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过200亿美元,但企业疯狂扩张和壮大的同时,对管理的有效监管,对公众出行安全的重视,对社会责任的担当,并未与之同步进行。

在道歉信中,程维和柳青都承认:“在短短几年里,我们靠着激进的业务策略和资本的力量一路狂奔,来证明自己。但是今天,在逝去的生命面前,这一切虚名都失去了意义。”

“蒙眼狂奔”当然会后患无穷,利益至上自然会罔顾其他,直至这一切以沸反盈天的舆论,以惨痛恶果的出现而让两位责任人被迫走到前台,做出某种表态。

就是这样一封道歉信发表后,一个湖畔大学四期同学群的聊天截屏再次引发了众怒,一些同为企业界的同学与朋友纷纷声援柳青,发出此起彼伏的“心疼柳青”、“我们都在,柳青加油”的呼吁。

而就是同学们为柳青加油打气的截图一出,舆论哗然。纷纷指责,这些人站着说话不腰疼,没有共情能力,果然是资本家的吸血鬼。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因为缺乏对逝去生命的应有尊重,缺乏一个精英群体,“上流”阶层应该具有的社会价值引领,比滴滴迟迟未道歉的行为更令人心寒。

创业维艰,谁又是容易的?

从滴滴出事起,她没有逃避,没有抱怨,一直在努力的想尽各种办法,扭转公众对滴滴的认识。

能给予被害人家属的赔偿和安慰,柳青都在默默的做着,但是显然,公众并不买账,滴滴的危机公关还没有成功。

柳青的任务,任重而道远。

对于她,很多人并不陌生,联想教父柳传志之女。北大化佛高材生,曾经在投行摸爬滚打十余年,在创投圈有着自己的阅历和独到的眼光。

她的发型是黑色卷发,而且总是偏向一边,显得干练又有气质。

巧合的是,2015年的专车市场是这样一种格局:柳青是滴滴快的总裁,表妹柳甄是Uber中国区战略负责人,父亲柳传志的联想集团是神州租车的大股东,柳家几乎包揽了专车市场前几大份额。

这被大家形容为“父女对决”。在被问及“是否授意两后辈‘收编’专车市场的柳传志,一贯风轻云淡地笑称:“这是偶然,她们选择了自己的事业,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家孩子其实没怎么管,其实是放养,我们那个年代怎么管?无非就是身教重于言教,我做人就是这么做的,我爹也是这么做的。”

放养式长大的孩子

在大学时期柳青就被父亲柳传志告知:联想公司高层的子女不得在公司任职。哈佛硕士毕业归国后,柳青经过18轮筛选,顺利进入高盛香港办事处工作,从分析员做起,一直做到董事总经理的位置。

各大新闻报道中,一周100小时甚至140小时的勤奋劲儿让人惊叹,毕竟不是每一个努力的富二代都舍得让自己“24岁的年纪看起来42岁”。

去年5月8日,柳传志接受潘石屹访谈,谈及女儿柳青时说道,“她也没多大能耐”。而大家都知道,柳青是滴滴总裁。

滴滴的市值,也就是联想的5倍吧。(滴滴市值估价516亿美元,而据最新港股数据,联想市值791.775亿港元,约100亿美元。)

潘石屹称柳传志女儿柳青非常谦虚,柳传志笑称,她本来也没多大能耐,(应该)谦虚。

此言一出,“女儿不行柳传志”迅速成为热点话题。

柳青自己都看不下去,后来她在微博很皮地回应“我觉得我还凑活”。

对于很多人来说,她何止是还凑合,简直就是女神。不仅有颜值,还有才华,真是验证了那句话,“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偏要靠颜值”。

而她身上那种喜欢挑战的精神也多少可以解释她日后的选择。“人需要不停地往前走,如果不往前走,你可能就停在原地了。”在事业上柳传志不曾许诺过什么,但那股开拓者的劲儿父女相传。

稍有不同的是,柳青认为自己比父亲一辈幸运的多,“他们那一辈是没有选择的,我父亲最开始创业,只是希望家里能够过的好一点。”而有更多选择的柳青,却似乎总在比较难的那一条路上走。选择了人生的困难模式,也选择了和未来打个赌。

和未来打个赌

做投资犹如游牧狩猎,几人上马即可出征。

而做企业如经营农场,需要考虑到所有培育者和每一颗投下去的种子。如何从云端稳步落地,从头等舱到经济舱,这些都还只是表层,作为O2O公司总裁,如何同平均年龄只有27岁的企业同事们打交道,如何调配每日的工作,柳青面临更大的难题和挑战。

两个月的“焦虑和无意义的忙碌”过后,在程维和公司员工的共同融合下,柳青找准了位置和经营企业的感觉。她说,“这种转变几乎是一种浸润式完成。所以我告诉自己,这就是我想要的团队,我也一定能在其中发挥出更大的价值。”

投资人朱啸虎说,“她很厉害,能把所有对这个行业有兴趣的投资基金全拉过来,三个星期内搞定了7亿美元融资。”

人们评价柳青,总会联系到蔡崇信之于马云,刘炽平之于马化腾

这样的粗放比较虽然不尽合理,然而,在“江河汇聚成川,无名山丘崛起为峰”的互联网时代,对于滴滴能否终成为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企业,想必柳青也有蔡崇信和刘炽平当初的自信。

在一次活动中,柳青直言,“网约车太难做,争议太大,滴滴一路走来遇到了很多问题。但滴滴依然还要坚持,因为人生在世,总要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因为网约车是一个新的行业,想要做好,需要同时满足司机、乘客、合作伙伴、城市共建等多方面的需求。“很多问题不一定是有百分之一百的满意答案,但我们依然会继续学习怎么做以及怎么做好”,柳青说。

她还透露,“虽然去年是滴滴的低谷,但网约车和出租车依旧提供近百亿的乘客出行服务,为大家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其中包括33万女性司机”。

虽然并非事事完美顺利,但对于柳青来说,“人生向前,真实比完美更重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