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林孤儿:妈妈被人类猎杀后,养母杨紫琼帮我早日重返自然怀抱

原标题:雨林孤儿:妈妈被人类猎杀后,养母杨紫琼帮我早日重返自然怀抱

传奇故事第二季 第2篇

在我4个月大的时候,母亲倒在了猎人的枪下。

有人在破坏,就有人在保护。

随后,我有了庇护所,还有一位养母——杨紫琼。

她是不是国际影星,我并不在意。

我想要的,是可以与她终日为伴。

如果你来到马来西亚沙巴洲森林深处,就有机会一窥远古世界。

这里有许多珍禽异兽,也是我们红毛猩猩赖以生存的家园。

我与人类的基因相似度高达96.4%,是地球上最大的树栖动物,也是亚洲唯一的大型类人猿。

但令人难过的是,百年来,我的伙伴一只接一只地消失,种群数量下降了95%。

超过四分之三的原始森林已经遭到砍伐。

在我4个月大的时候,母亲倒在了猎人的枪下。

随后,严重营养不良,只有2公斤的我被人猿庇护中心的志愿者救助。

马来西亚巴州沙的西必洛森林保护区,是世界上第一所成功的红毛猩猩康复中心。

获救的同类到达后,志愿者就充当母亲的角色,照顾我们。

现在,我已经是一位三岁的健壮的小猩猩了。

这里还有52位孤儿,他们和我一样,大多是在农业开垦区被志愿者救助的。

大家的来处各不相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终点:

通过长达6年甚至更久的康复训练,向人类或者同类学习社交和生存技能,早日返回自然母亲的怀抱。

养母杨紫琼 来看望我

这是我的养母杨紫琼,人们总说她是国际影星,功夫女神,但我只知道她是我的第二个母亲。

她曾褪去华服,以志愿者的身份来到这里,开始了一场保护红毛猩猩的奇幻之旅。

她承担了我的日常生活开销并帮助我自力更生。

养母正在喂我食物

人类,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避难所。

庇护中心成立的目的是照顾我们直至完全康复,然后将我们送回野外。

我们是哺乳动物需要依赖母亲时间最长的宝宝。

在野外的红毛猩猩母子

在野外,母亲和子女间的情感纽带可以维持七年。

妈妈将教会我在雨林里所需的所有求生技巧。

虽然我失去了妈妈,但我还有塞西莉亚。

她是庇护中心的住院兽医。

左:养母 杨紫琼,右:住院兽医 塞西莉亚

现在,其他的小猩猩们躁动不安,急着要吃早餐。

养母和塞西莉亚要喂饱这么多饥饿的宝宝,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早餐过后,我和其他的小伙伴会被带去游戏笼子里舒展筋骨。

养母在照顾我的伙伴

养母说,游戏笼可以培养我的社交技巧。

之后,我要迎来每天最不想要面对的环节——洗澡。

养母和塞西莉亚 正在给我洗澡

可悲的是,呆在笼子里的红毛猩猩,每天都要洗澡。

如果生活在野外,我常年呆在高大的树上,不会收到地面蚊虫的侵害。

同时,母亲会帮我清洁毛发,我就完全不需要洗澡。

而失去家园的我被迫从树上迁移到地面生活,免疫力大大下降,身上也满是蚊虫叮咬的伤口。

志愿者们会趁这个机会,检查我的身上有没有伤口。

现在,我要学习爬树了,整个过程十分漫长,我还需要很多的鼓励。

我正在练习爬树

3岁的我,在野外就可以单独外出冒险,但通常是在母亲的监视之下。

但在庇护中心,所有的孤儿都必须向志愿者或是向同类学习。

养母跟着一名为拯救红毛猩猩名为而战的斗士——马克,去寻找野外的红毛猩猩。

左:养母,右:马克

他们说,必须制止孤儿潮的形成,保证我的同类可以呆在野外家园。

马克在沙巴州工作已经15年了,他刚来这的时候,保护人员还不知道我们种群的数量和分布地点。

所以计算红毛猩猩的数量,是一项重大的任务。

在森林里,要找到我们十分困难。

所以,人们不直接从茂密的树冠上空直接寻找我们,而是找巢穴。

雨林中的红毛猩猩巢穴

至少,红毛猩猩的巢穴不能在森林里乱跑。

通过直升机和地面调查,马克发现在基纳巴唐岸河地区有一千多只红毛猩猩。

据统计,超过四分之三的沙巴洲原始森林已经遭到砍伐。

多年来,人们一直认为,只有在原始森林中红毛猩猩才能存活。

但在这片被开垦过的土地上,曾以果实、白蚁为主要食物的同类,开始吃树叶树皮谋生。

被开垦过的土地

这个面积为两万六千公顷的地区,被建成了一个野生动物避难所。

为了保护这里的动物多样性,马克和沙巴野生动物保护部门发起了红毛猩猩保护计划。

现在,有40名当地的助理研究员参与这项计划。

大部分与我们有关的详细研究,都是在这项计划中产生的。

志愿者们对这片森林了如指掌。

所以,养母在他们的带领下,很快就发现了目标:一只野生红毛猩猩宝宝和他的母亲。

红毛猩猩母子

神奇的是,树上有其他的红毛猩猩。

喜欢独居的我们,通常不会和同类碰面。

但一棵结满果实的树,会引来众多红毛猩猩前来觅食。

正在采食野果的雄性红毛猩猩

第一次见到野生红毛猩猩,让我的养母杨紫琼惊讶不已。

事实上,栖息地流失,盗猎行为肆虐,已严重威胁到我们物种在野外的生存。

油棕榈树的种植和伐木造成的空地已经使红毛猩猩的栖息地越来越小。

有人在破坏,有人在保护。

当地的社会组织开始了一项恢复雨林栖息地的计划——从高处的树冠搜集种子,在空地种植。

项目工作者帮养母穿上了爬树设备。

她凭借拍武打片的经验,爬上了20米高的树干,采集成熟的种子。

之后,人们把最近采集的种子培育成树苗。

这位种树的志愿者,过去曾是非法伐木工人。

左:杨紫琼,右:种树志愿者,曾经是非法伐木工人

如今,他为能够帮我回家而高兴,为修复雨林而自豪。

要载种一片雨林,似乎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人们砍掉一棵树,只需要三分钟,而一棵树苗生根后还需十年才能供我们筑巢生活。

一些贪婪者曾在自然中抢掠走的资源,将由更多人付出更多的心血来偿还。

但这些人正在努力。

在这里,已有十一万余棵树苗被人类种下。

假以时日,这些小树将会确保我和其他生物生存。

而人类的子孙后代,也会在未来依赖着这片雨林。

附:往期精彩回顾

传奇故事第二季

1、失去家人、独活5年的我究竟多孤独,才会与昔日的“敌人”成为朋友?

资料来源:

国家地理纪录片,《杨紫琼与红毛猩猩》,美国

果壳,《失去家园的红毛猩猩,过得真的快乐吗?》

文/刘珊珊,审/任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