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大王"跌落: 曾年入30亿, 今企业破产, 还欠4个亿, 称钱慢慢还?

原标题:"服装大王"跌落: 曾年入30亿, 今企业破产, 还欠4个亿, 称钱慢慢还?

90年代,周华健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说着:“庄重一身,吉祥一生”。那时候,能穿上一身庄吉的西服,似乎是成功人士的标配。如今,庄吉西服早已销声匿迹,而它的创始人郑元忠从电器大王到逃犯,再从服装大鳄到最后企业破产,还倒欠4个亿的创业历程,如同过山车一般大起大落。

电器大王的锒铛入狱

1952 年,郑元忠出生在浙江柳市的一个农村家庭。他从小就有一颗不安分的心,敢干敢闯是郑元忠最鲜明的特点。

初中毕业后,大学梦碎的郑元忠回乡劳动,成为生产队的一名会计。但这份工作枯燥无味,随后郑元忠领着村里一群小伙子到湖北、江西等地承包三线工程。打隧道、造闸门、修铁路,干的都是苦活。

经历一番走南闯北的打拼,郑元忠积攒了原始资本。在1973年,郑元忠回乡创办了五金制品、胶木电器、无线电元件等数家乡镇企业,也因此,初入商海的郑元忠很快积累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短短几年时间他就坐拥近千万资产,成为柳市镇第二富,被当地人称为“电器大王”。

1982年,因私人企业的野蛮疯长,国民经济出现过热,计划体制下的物资流通秩序大乱,国务院两次下发文件,以投机倒把为罪名进行严厉的经济整肃运动。

而“温州八大王”的生意被列入重点调查对象。所谓"八大王",是指了乐清市柳市镇上八名涉足商海,以搞专业经营而小有成就的农民。

因此,郑元忠被认定为“投机倒把罪”,多次被约谈,而他坚持自己无罪,在得知自己会被逮捕的时候,他选择乔装出逃,而在逃亡一年多后,回家不久被抓获。

事业刚开始圆满就锒铛入狱,对于郑元忠敢闯大胆,又爱冒险的性格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么?

东山再起,庄吉崛地而起

经历了186天的牢狱生活后,1984年郑元忠得以平反,被无罪释放了,这次的入狱并没有打击到郑元忠。在其他「大王」急流勇退时,重获自由的郑元忠决定东山再起。

于是,他和几位朋友合股,组建起了乐清第一家股份合作的精益开关厂。

1989 年,正值国家对伪劣电器开关严厉查处之时,精益成为柳市首批获得机电部生产许可证的企业之一。此后,郑元忠带领公司迅猛发展,产品倍受用户青睐。

1992年, 40岁的郑元忠在事业如日中天时,做出了惊人一举的决定:花50万聘请职业经理人来管理公司,自己却背起书包到温州大学去上学了。

因为他认为想求得企业的长久发展,成为驾驭现代化企业"老板",这是必须补上的课。也是因此,他结识了温大国贸系教研室主任周德文。

大学毕业后,郑元忠瞄准国内需求旺盛但精品稀少的服装市场,说服当时的老师周德文及几个朋友,共同集资约2000万元,一起创办了温州威丽斯服装有限公司,开始做国内的西服品牌。

当时,有人建议他应该投资房地产,以后房子肯定值钱,但当时郑元忠渴望的是创立一个盛誉久远的品牌,觉得这才是企业家最值得做的事,就这样他选择了服装业。

企业盈利后,股东之间矛盾逐渐增多。在1996年,郑元忠对企业进行重组,并且将企业名字变更为庄吉集团,剔除原有股东,引入另一家服装企业主陈敏,还请来了自己信赖的连襟兄弟吴邦东。

郑元忠主动「退避三舍」,让陈敏做董事长,吴邦东做总经理,自己则做副董事,在后面默默支持他们。

就这样,他们合力共创庄吉事业。短短几年时间,庄吉迅速发展成为国内最知名的服装企业之一,被评为浙江省最佳经济效益企业,并且,在全国拥有400家门店。

到了2011年,庄吉集团年产值高达30亿元,一举成为国内民企500强,被称为“温州服装大王”,登上了行业的颠峰。

多元化战略陷入隐患,走向了失败的轨迹

随着企业越做越大,郑元忠不再只满足于服装行业。2003 年开始,庄吉集团启动多元化战略。先后涉足房地产、有色金属、造船业、物流、电力等领域,企业规模急剧膨胀。

而现在看来,败笔正是在那个热火朝天的扩张时期埋下的。

2008年金融危机,全球贸易都不好做,与此同时,造船业进入寒冬,大量订单取消的事件发生,也使得当时的很多造船企业破产,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跌至2007年的1/5,国际航运、造船业全面亏损。

于是,庄吉集团投资的造船业,成了赔本的买卖,屋漏偏逢连夜雨,银行以退款保函向庄吉船业索赔3.36亿元,直接影响庄吉集团。

2012年,随着银行贷款到期,庄吉集团资金链濒临崩盘,加上船东弃船、银行抽贷、互保企业信任危机等问题,一波接着一波冲击着企业,庄吉几乎就要破产。

到2015年时,庄吉集团终于支撑不住,旗下6家公司全部破产。当年庄吉总资产达到10亿元,但负债达到16亿元。公司固定资产全部拿去还债,郑元忠还倒欠4个亿,5000员工的大厂被迫关闭。

面对企业的破产,郑元忠很坦然,他说自己不会自杀,也不会跑路,4亿的欠钱也会慢慢还。活着就要拼,生意可以重来,人不能倒下。

小结

面对郑元忠的失败,「螺丝大王」刘大源说:庄吉破产,我一点也不意外。庄吉是死在大环境里,逃脱不了的,是死在企业互保、银行抽贷上。还好没有跳楼,人没有死就好。

经济学者马津龙感叹:元忠可惜了。如果安心地做服装,庄吉不至于落到今天。

其实,做企业如同逆水行舟,每一个企业家都会有无尽的烦恼,多元化有时是一个陷阱,搞不好会把主业给拖累。如果说庄吉是一个缩影,那么郑元忠是一个宿命。

对于郑元忠而言,走到那里不容易,走出那里也不容易。有的时候,一个人终生无法走出自己的少年。

生活需要勇气去迈出那一步,也需要时刻保持清醒,“不畏浮云遮望眼”的同时,更应停下来,低下头,去丈量自己的脚下,这样才能知道风险在何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