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岂曰无衣,与子同裳”到中日韩自贸区--日本政府为什么突然对我们友善?

原标题:从“岂曰无衣,与子同裳”到中日韩自贸区--日本政府为什么突然对我们友善?

长期以来,赞美日本是一件政治不正确的事情。尤其是把日本政府作为赞美对象,可能会被社会公众冠以“汉奸”二字。

唯独在这个异常冰冷的冬天,可以例外。

一、理性的政府与感性的民众

作为一家有态度的自媒体,我们重视每一位读者朋友的反馈意见,期待在与读者朋友的良性互动中,以便让事实更加清晰,判断更加精准。

毕竟,真理愈辩愈明。

然而,在此前的《面对疫情,新加坡政府为什么不焦虑?》一文发表后,我们收到了一些读者朋友情绪化的批评。

我们理解,在这样一个非常的时期,身处新加坡的朋友,因为新加坡政府的“佛系”态度而缺乏安全感,进而产生出焦虑的心情。

这份略带恐慌的情绪,我们能够感知得到。我们祈盼疫情早日结束,社会生活如常前行。

然而,我们文章的主角是“新加坡政府”,而不是“新加坡人”,也不是“生活在新加坡的人”。

虽然两者有着密切的相关性,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理性的政府不同于感性的个体,两者不能简单划等号。

政府推出的政策措施,一定是经过群策群力的讨论,罗盘推演的理性分析。一定是着眼于社会公众利益的最大化。

虽然不可避免会有百密一疏的地方,但,穷根究底,政府与政策的属性一定是:理性。

今天我们谈论的主角,是具备唯一性的“日本政府”,不是各具个人色彩的“日本人”。

二、岂曰无衣 与子同裳

国内疫情蔓延以来,世界各国纷纷捐钱捐物,以实际行动表达对我们的支持。

显示出我们朋友遍天下。

然而,在这个朋友圈里,我们发现了一个美丽的意外:日本。

虽然国人赴日旅行人次逐年攀升,两国民间交往频仍。然而,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问题和钓鱼岛争端,两国之间的政治关系却一直磕磕绊绊、一波三折。隔空喊话与军事对峙的情况时有发生。

日本民间的援助是我们能够理解的。毕竟,每个国家内部都不是铁板一块,都会有一群对我们友好的朋友。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这些与救援物资一起奔赴中国,并且穿越时空、直抵内心的诗句,更是让我们泪流满面。

原来,中日两国人的审美,是如此接近与一致;原来,中日之间没有什么心结是解不开的。

《六祖坛经》有云:法则以心传心,皆令自悟自解。

以善意化芥蒂,是冰释前嫌,化干戈为玉帛的不二法门。

三、“中国的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

如果说,日本民间友好人士给了我们满满的感动,日本政府的反应则是给了我们太多的惊讶。

1月30日,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表态:“日方愿举全国之力,不遗余力地向中方提供一切帮助,与中方共同抗击疫情。”

“举全国之力”,这个表态,和韩国总统文在寅说的“中国的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日本的表态并没有停留在口头上,时至2月17日,日本已经连续不断向中国捐赠了五批救援物资。真正做到了疫情没停止,救援不止步。

更有甚者,2月10日晚,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主持召开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干部会,并在会上决定从每位自民党国会议员3月份的工资中扣除5000日元,用作捐赠中国抗疫。

5000元日元并不多,按照当前1人民币兑15.74日元的汇率,大致相当于318.5元人民币。面对疫情,可谓杯水车薪。

然而,这不是钱的事情。

按照日本自民党党内的反对意见,“因海外发生灾害而疑虑以自动扣款的方式进行捐款的做法并无先例”。

可以看出,这种做法在日本政府历史上,是破天荒第一次。

四、众说纷纭

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有些朋友说,我们完全可以不用多想,这是日本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的正常体现,也是日本国民悲天悯人的国民素质的表现。

也有朋友说,因为每次当日本遇到地震之类的自然灾害,中国都会进行大规模援助。这样的反馈是一种感恩表现。

我们承认,朋友们说的这些都是既有事实,也是客观存在的因素。某种程度上,可以解释日本国民奉献爱心的动因。

但是,日本政府为什么尤其热心呢?

有些朋友说,帮中国是为了把疫情限制在中国,防止疫情传播到日本。城门失火,唯恐殃及池鱼;

有些朋友说,通过协助中国早日控制疫情,以便不耽误东京奥运会的正常举行;

有些朋友说,感动中国,有利于将来有更多的人赴日观光旅游,尤其在东京奥运会期间;

有些朋友说,其实捐赠的并不多,只是日本人太会宣传。

……

类似的说法很多,这类说法都很难去予以否认。然而,这样的说辞总让人感觉浮于表面。

一个政府考虑问题,应不至于如此急功近利。

五、中日韩自贸区与RCEP

环顾整个世界,我们发现,除了东亚之外,地球上的大部分地方,都已经结盟了。

最大的当然是北美自由贸易区,成员不多,只有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但是因为美国是世界的老大,所以这个自贸区是当今世界规模最大的自贸区。

最有名的当然是欧盟。虽然英国退出了欧盟,但是因为有德国和法国这两个顶梁柱,这个由27个国家组成的联盟,整体上并没有受损。由于拥有统一的货币“欧元”和议会,欧盟已经在往“类国家”方向持续发展了很久。

非洲兄弟也不甘寂寞,随着中非关系日益紧密,“非洲联盟”这个简称为“非盟”的组织,在我国的知名度日益提高。按照其纲领,非盟未来有计划统一使用货币,联合防御力量,以及成立跨国家的机关——整体上是沿着欧盟的路子前行。

南美洲国家整合的进度比较慢一些。但也成立了自己的组织——南美洲国家联盟。

即便是松散的东南亚,也早在1967年就成立了自己的组织:东南亚国家联盟——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东盟”。借助于消除区域内的关税壁垒,最终实现政治、文化与安全的一体化发展。

回头看看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中、日、韩三国,自2002年提出建立“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后,至今已经有18年光景。谈谈停挺,至今还在谈判桌上。

在此期间,由奥巴马处心积虑设计的,以美国为主导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被不走寻常路的特朗普抛弃了;以中国为实质性主导的RCEP(区域全面经济关系协定)则在2019年实现了15个成员国的全部文本谈判及实质上所有市场准入谈判,准备于今年签署协议。

日本,既是TPP的成员国,也是RCEP的成员国。

对于日本这个人口持续下滑,严重依赖对外贸易的国家来说,“全球化”是其生存的根基,“逆全球化”是其致命的命门。

今时今日,面对“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没有了TPP的日本,RCEP是其的唯一选项。

如果两者都没有,用“灭顶之灾”来形容日本的前景,似乎也不为过。

2019年的12月底,中日韩三国在成都举行了三国领导人峰会,在此次会议上,三方重申:将在RCEP谈判成果的基础上,加快中日韩自贸协定的谈判,力争达成全面、高质量、互惠且具有自身价值的自贸协定。

所谓: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