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业自救新路径:针对复工公司推团餐,对营业额提升作用不明显

原标题:餐饮业自救新路径:针对复工公司推团餐,对营业额提升作用不明显

随着全国各行业陆续复工复产,从“云办公”逐步回归线下,企业对新型冠状肺炎的防控工作也进入关键期。

58同城招聘发布的复工大数据报告指出,近五成企业已于2月10日复工。而复工后员工的安全用餐则成为企业防控的重要一环,也是不少企业亟待解决的难题。

与此同时,受疫情影响难以为继的餐饮公司除在线上外卖市场发力外,纷纷以团餐形式推出面向企业的工作餐盒。全国范围内的复工潮即将到来,“团餐”能否成为餐饮业的解药?

餐饮业再自救

中国烹饪协会发布的《新冠肺炎对中国餐饮业影响报告》显示,疫情防控期间,餐饮服务堂食量大幅减少,有的企业寄希望于外卖外送能增加收入。其中23%的餐饮企业在春节期间继续提供外卖外送业务,但效果并不明显。且91%的企业表示平台佣金费率并没有优惠,2%企业表示佣金费率有所提高。

于是,除发展外卖业务外,餐饮企业开始寻求有集体用餐需求的企业,配送工作团餐。

餐饮堂食陆续闭店后,各省市级政府也分批发布了“集体用餐配送服务企业名单”,符合资质的餐饮企业可集中加工、分送食品,有需求的单位可直接联系餐厅进行预订,一定程度上也帮这些餐饮企业进行了团餐的宣传。

真功夫对搜狐财经表示,其堂食的业务量因疫情发生断崖式下跌后,团餐就作为主推业务在开展。复工后,公司对团订业务进行了大规模的宣传和推广,业务量有所上升。上海、深圳等地政府,也将其列入了上述集体用餐配送服务企业名单。

早在四五年前,眉州东坡就开发了专门的食盒,开始为企业提供团餐。眉州东坡总裁梁棣也表示,近期企业团餐的订单略有增长。

目前眉州东坡每天线上订单约三千份,其中企业团餐占40%左右。“营业额还是特别低,每天涨个一两万块钱,不是很明显,门店还是没什么生意。”

“因为就算已经复工的企业也不建议员工在外就餐的,虽然近期全国确诊呈下降趋势,企业还是不敢松懈,否则就前功尽弃了。“梁棣认为,采用团餐的形式至少可以保证员工就餐时免于外出的风险。

“团餐的话一般都是企业自行联系我们,一次定几十份、一两百份,比较分散,都是在就近的门店来定,比较新鲜,有的公司会直接派人来取。大单的团餐亦庄那边比较多。” 梁棣说道。

而具有丰富团餐经验的丽华快餐收到的多为集团整体采购的订单,订购量从几十份到上千份不等。

丽华快餐广州品控部的负责人黄先生对搜狐财经表示,当前丽华快餐在广州每天约有40个订单,总份数约3000份,营业额约5万元,营收整体下降70%。

“目前已经开始为市政研究院、中信银行等企业供餐,网易游戏、字节跳动等已达成团餐意向,待对方复工后开始供餐。这些确定团餐的企业中,以网络游戏和新媒体行业居多。”黄先生表示。

团餐平台受企业青睐

疫情爆发后不久,餐厅、快递、外卖平台迅速相继推出了“无接触配送”,但多数人仍有担心:餐品在配送过程中接触到的环境和人员还是存在一定风险。

复工后,这种风险则进一步提升。

“外卖小哥不能上楼后,用餐高峰期电梯里人更多了,楼下取餐时也会聚集。”某企业员工表达了对外卖取餐时的担忧。

而员工安全用餐的刚需也偶然催发了新兴产业——企业团餐平台的繁荣。

“悠饭”是一家互联网团餐平台,为企事业单位提供团餐服务,与其他平台不同的是,悠饭主要应用订餐平台+智能取餐柜进行餐品配送,每个柜中有36个柜格,每格一份餐品。

国家卫健委《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通知显示,“新冠病毒对热敏感,56℃30分钟可有效灭活病毒。”

基于此,悠饭将柜中温度设定为恒温60℃。送餐员提前30分钟将餐品放入柜中并锁定,然后进行柜体表面消毒,做好消毒记录登记备案。

“30分钟高温消毒后,员工们可以根据手机收到的取餐提示错峰取餐,这样就算万一携带了病毒,也可以确保在56℃以上的高温有效灭活。“悠饭CEO谢飞对搜狐财经表示。

广东餐饮服务行业协会秘书长程钢日前表示,智能取餐柜一来缓解特殊时期外卖配送的压力,二来减少企业员工外出,避免交叉感染的风险。

谈及做智能取餐柜的初衷,谢飞表示:“取餐柜早在2013就开始投入使用了,但原来项目是做2C的,后面2C没机会了才转型的。”

全国范围的复工潮来临,取餐柜的形式受到不少企业的青睐。悠饭COO高翔对搜狐财经表示,近期合作企业数量增速迅猛,“短短几天新增了十几个客户,另外还有十几个餐饮品牌主动寻求合作,包括棒约翰、宏状元等知名品牌。”

早在疫情爆发前,北上广深数千家企业已选择团餐服务,主要集中于互联网企业和国企。“这些公司福利好,也特别注重餐饮方面,用团餐取代传统食堂。”谢飞说道。

团餐市场,红海中的蓝海

搜狐财经多方了解到,在广州等地,团餐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王女士是广东游爱公司的行政负责人,她表示,公司为员工统一团餐已有9年,“广州游戏行业中规模较大的企业基本都会选择团餐这种形式,比较高效和卫生,可选的餐品种类也多,可以根据各自的餐补和预算情况自己调节。”

王女士还告诉搜狐财经,公司先后换过几家团餐供应商,目前在跟悠饭合作,比较看重其取餐柜的保温性和多种可供选择的价位。

2月12日,广州市11区全部要求暂停餐饮单位堂食服务。“我们第一批员工是10号复工的,公司周边的餐饮商家很少有营业的,员工普遍年龄也不大,让他们自己做饭不现实,所以还是继续团餐了,真功夫、赛百味这些都已经供应了。”王女士说道。

单位选择团餐平台固然省心,但对餐饮企业来说,却不能将业务重心放至其中。

“外卖平台收我们七个点的佣金,团餐平台收十二个点。”某连锁餐饮负责人说,“这两种渠道在我们公司占比都不多,因为餐饮企业的利润本来就少的可怜,平台再拿掉十来个点,比例太高的话很难生存。”

近年来,不少社会餐饮品牌,尤其是中餐快餐品牌都盯上了团餐市场,做好C端业务的同时布局B端以适应不同需求。2019年12月,肯德基APP内出现了“企业订餐窗口”,也意味着其正式进军团餐市场。

团餐作为一种群体集中膳食管理的新餐饮模式,除企业外,已成为不少政府机关、学校、医院的订餐首选。虽然团餐实际需求不如社会餐饮,但社餐受淡旺季影响存在一定不稳定性,团餐每天的就餐人数、需求量都较为可控,采购和备货上也更加精准。

中国团餐市场又被称为中国餐饮行业红海中的蓝海,2018年,中国团餐市场消费规模已达万亿,也是10年来餐饮行业整体业态中增长最快的细分业态。

目前,中国拥有10万家团餐企业,然而市场集中度仅为5%,尚未有龙头出现。艾媒咨询报告显示,中国团餐企业集中分布在东南沿海经济发达省市,以及高校分布较多的区域,其中,广东、江苏与上海位列前三。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团餐作为某种形式的员工福利,未来的市场需求会逐渐扩大,团餐市场发展将持续发展。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团餐市场前景分析及发展趋势预测报告》指出,2019年,团餐占据超过30%的餐饮行业市场份额,预计2020年中国团餐市场规模接近1.7万亿元。

疫情对餐饮业的打击是巨大而持久的,在银行、投资人以及互联网企业共享员工的帮助下,餐饮行业获得了短暂喘息,也暴露了抗风险性弱的一面。

中国烹饪协会发布的《新冠肺炎对中国餐饮业影响报告》指出,疫情期间,78%的餐饮企业营业收入损失达100%以上;9%的企业营收损失达到九成以上。

作为餐饮业的支柱之一,团餐行业也遭受了一定程度的打击。但不少以团餐业务为主的餐饮企业对搜狐财经表示,随着复工潮进一步到来,企业订单呈上涨趋势,公司已经加派备餐和送餐人手。(文/顾梓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