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俱乐部后备军:泉州东莞合肥福州南通西安GDP首次过九千亿

原标题:万亿俱乐部后备军:泉州东莞合肥福州南通西安GDP首次过九千亿

随着各地陆续公布2019年经济成绩单,又有一批剑指GDP万亿俱乐部的城市浮出水面。

截至昨日,在已公布经济数据的城市中,泉州、东莞、合肥、福州、南通、西安六城2019年GDP超过9000亿,距离万亿GDP仅一步之遥,这也是近些年万亿GDP后备军团最庞大的一次。

泉州领衔万亿俱乐部后备军团

数据来源:各地统计局 制图:搜狐城市

根据统计,2019年GDP在9000亿到10000亿之间的城市分别为泉州9946.66亿,东莞9482.5亿,合肥9409.4亿,福州9392.3亿,南通9383.5亿,西安9321.19亿。其中泉州以53.34亿元的差距成为6城中距离万亿最近的城市。在GDP增速方面,泉州再次以8%的增速居首,其余5城除南通外,GDP增速均超7%。

作为一个地级市,泉州的经济总量已经超过20年在福建省内排名第一,而且依照目前的经济增速来看,泉州的“钞能力”丝毫没有减弱的态势。根据泉州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9年泉州的三大产业比值分别为2.2%,58.9%,38.9%,第二产业仍然为泉州的主导产业。工业增加值4155.23亿元,其中轻工业为2776.68亿元,占比超66%。规模以上主导产业增加值为3608.13亿元,其中纺织鞋服占1463.06亿元。

大家曾经耳熟能详的特步、鸿星尔克、安踏、匹克、富贵鸟、贵人鸟等全部出自泉州,甚至大部分出自泉州下辖的晋江。除此之外,泉州还素有“品牌之都”的美誉,2018年时,拥有中国驰名商标148件,为全国地级市第一。作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城市之一,泉州的经济从大概1000年前就开始繁盛。

而和泉州处于同一省份的福州,这次同样表现不俗。

可以看到,福州的经济增速为7.9%,距增速最快的泉州仅0.1%,如此之快的增速让福州从去年的7000亿档一下成为冲击万亿的强力选手。虽然经济常年被泉州压制,但是作为福建省的省会,福州的政治地位是不容置疑的。另外,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看起来默默无闻的福州早在20世纪初就有了发展数字经济的部署。2019年,福州的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500亿元,规模总量占GDP占比达37.26%。目前,位于福州的中国东南大数据产业园已集聚280家大数据关联企业,马尾物联网产业基地已集聚156家物联网企业。福州还是中国区块链发展指数全国排名第八的城市。

相比之下,同样作为省会城市,合肥和西安在省内的经济地位就高多了。

在去年11月份的时候,国家对国内生产总值的数据进行了一次修订,另外,2019年实行全国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经过修订后,合肥的排名上升明显,而除了统计方式的转变导致的经济总量的上升,合肥过去十多年的经济一直在“大步快跑”。

从2006年至2016年的十年间,合肥是中国省会城市中经济增长最快的城市之一,经济总量先后超越太原、南昌、昆明、石家庄、长春、福州、哈尔滨和西安8省会。而1970年才搬迁至此的中国科技大学在新的世纪给合肥的发展带来的贡献开始爆发性地增长。以科大讯飞为代表的智能语音、新能源汽车、量子通信、太阳能光伏等一批国内领先的高新产业和公司在此诞生,多个国家实验室也为合肥未来的产业革命积蓄着力量。以2019年上半年为例,合肥2019年上半年吸纳技术合同2861项,技术合同交易额79.32亿元,同比增长131.4%;发明专利授权量3186件,增长19.8%。2013-2018年,合肥市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年均增长20.6%,对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贡献率由42.4%提高到76.9%。

而要说2019年话题性最强的网红城市,非西安莫属了。根据西安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9年西安建筑业增长迅猛。全年建筑业增加值1358.48亿元,同比增长9.1%;资质内建筑业企业1288家,完成总产值4514.38亿元,增长15.8%;签订合同额12669.45亿元,增长25.2%。

作为国内经济实力最炙手可热的地区,长三角和珠三角的城市这次依然没有缺席。

位于长江入海口附近的南通是中国近代工业的摇篮,而且轻重工业兼备。早在清末时张謇在南通创建的大生纱厂、南通大达轮船公司、东明电气公司等公司就已闻名遐迩,且这些优势一直传承至今。到了现在,南通的家纺年营业收入约占全国1/2,船舶产业约占全国市场份额的1/10,海工装备占全国市场1/3。2018年,南通着力打造的船舶海工、高端纺织、新材料、智能装备等重点产业集群占规模工业总产值的比重达60.7%。

东莞7.4%的经济增速同时高于全国的6.1%和全省的6.2%,三大产业比例分别为0.3%,56.54%,43.16%。其中第二产业的增加值和增速均引领三大产业。工业五大支柱产业增加值3133.78亿元,增长10.8%;其中,电子信息制造业增加值1704.47亿元,增长21.1%,继续引领东莞增长。东莞“世界工厂”的地位依然稳固。

“世界工厂”有多强呢?全球平均每5个人就有1人身着东莞产的毛衣,全球48%的耐克鞋产自东莞,全球每10副眼镜就有一副是在东莞生产,全球70%的鼠标、键盘、电容器产自东莞。同时,东莞的智能化转型和互联网发展一样也没有落下,OPPO和vivo的诞生和主动搬迁于此的华为也印证着它手机生产重镇的优势。

作为万亿GDP后备军的成员,六强城市各有其优势和特色。但是要想客观评价一个城市真正地位和预测城市发展潜力,还是需要把它放在区域发展的格局当中来比较。上述6个城市在各自的区域经济格局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未来的发展前景又是如何呢?

“西北之王”是西安 “平平无奇”数南通

福建行政区划

如上文所述,泉州和福州同属福建,且泉州为福建三强之首。但是从地位上来讲,泉州在福建省内要排在福州和厦门之后。福州作为省会自不必说,而厦门则是副省级城市加计划单列市加经济特区。在福建的发展格局中,北有福州,南有厦门,泉州就像一个自己默默努力想要被认可却总不能如愿的失意学霸,且这个学霸自己家中也有一些纠葛。

泉州一直都是“弱中心,强县市”,市区面积狭小,想要让它带动辐射下辖的7个县市着实有些困难,城市向心力还有所欠缺。另外,虽然泉州轻工业发达,经济总量省内第一,但是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进出口总额、税收收入、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都落后于省内其他城市,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泉州至今还未开通地铁。泉州之于福建,更像一个座位靠后,成绩偏科的学霸。

相比之下,东莞就幸运得多了。若明年东莞成功跻身万亿俱乐部,那东莞将会是广东第四个GDP破万亿的城市,排在它前面的是深圳,广州和文章开头提到的佛山。若让东莞和经济体量和地位处于王者段位的深圳和广州比较,明显有失公允。而作为广东第四城,东莞和第三城佛山一直在暗暗较劲,紧追不舍。

2019年,粤港澳大湾区的地位和重要性空前上升,在此背景下,东莞和深圳的关系愈发紧密,经济学家张五常曾说,“深圳+东莞未来或超越硅谷,将成为地球经济中心”。很多在超强城市“荫蔽”之下的城市很难不被超大城市的虹吸效应吸走人才和资源,但东莞躲过了这个厄运。它利用自身的优势形成与深圳的协同发展,前文提到的华为公司的部分业务搬迁至此就是明证。2000年时,东莞的GDP总量为490亿,是佛山的一半,2019年东莞的GDP为佛山的88%。假以时日,东莞的经济总量和在区域经济中的地位后来居上,超过佛山也未可知。

和广东省内各县市经济发展水平差异较大不同,南通所在的江苏省各个城市发展较为平均,且实力都比较强,所以经常会有“苏大强”的调侃。对于江苏省来讲,这当然是好事,但是作为江苏第四城的南通,在这样的格局之下就显得平平无奇了。

从交通区位上来讲,其实南通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南通靠江靠海靠上海,是江苏唯一滨江临海的城市、出江入海的门户,处于江苏沿江由东向西、沿海由南向北的龙头位置。但是从更大的格局来看,长三角所有城市的发展受到中心城市上海的莫大影响,甚至是决定性影响。距离上海更近的苏锡常发展水平明显更好。苏州无锡两城的GDP总量早已突破万亿,而苏锡常2018年的人均GDP均远超南通。而作为江苏的省会,南京的发展自然更加被重视,经济总量也已经突破万亿。所以南通这个在经济总量上的江苏第四城面临着政治地位不如南京,经济均量严重滞后,未来发展还要看上海脸色的窘境。

另外一个看似是中部城市,实则属长三角城市群的城市面临的情况更加复杂,它就是合肥。一直以来,河南,山西,湖北,安徽,湖南,江西无论从地理还是经济格局上,都被划为“中部六省”。而这个六个难兄难弟在人们的印象中一直是“大而不强”,武汉,长沙,南昌,郑州,合肥,太原作为六省省会也同样打上了这样的烙印。而在“中部崛起”的战略提出后,武汉,长沙,郑州都发展迅速。2014年,武汉GDP达10069.48亿元,首次突破万亿,引领华中地区,之后,长沙和郑州相继突破万亿。起点较低的合肥虽然奋力追赶,但仍不突出,它开始把目光投入了东方。

2016年,5月11日,安徽的合肥、芜湖、安庆、马鞍山、滁州、宣城、铜陵、池州8个城市获批加入长三角城市群,开启区域发展的新格局。2018年11月,长三角城市群上升为国家战略,2019年,长三角城市群再扩容,安徽全部地市加入长三角城市群。合肥乃至安徽需要承接长三角转移的产业,而长三角需要安徽的作为发展腹地以及“承中接西”的跳板,两者的蜜月期还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虽然成功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个网红,但是西安头顶上所承的王冠之重,超过上述所有城市。2018年,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提出,西安成为第9个国家中心城市,其余8个中心城市分别为北京、上海、天津、重庆、成都、武汉、郑州和广州。无论从任何维度来讲,西安和之前的8个国家中心城市都有不小的差距,西安,何德何能呢?

直辖市北京、上海、天津、重庆作为国家中心城市不言自明,广州是华南经济重镇,成都,武汉和郑州则分别作为中部和西南的中心城市引领区域经济的发展,由此观之,西安则担负着带领整个西北发展的重任。在整个西北,除了兰州稍好,其余的西宁,银川和乌鲁木齐等中心城市经济发展程度和内地及东部都有较大差距,这种格局下,国家对事实上的“西北王”寄予厚望丝毫不让人意外。而西安想要戴好“西北之王”的王冠,则必承其重。

六大城市潜力如何?

我们可以看到,在万亿GDP俱乐部后备军当中,有三个城市为省会城市分别为合肥,福州和西安。2018年,三城的首位度(即城市GDP占全省的比重)分别为合肥26.07%,福州21.94%,和西安34.17%。相较之下,福州的首位度相对较低,但是在目前做大做强省会的呼声和趋势下,福州受重视程度和经济水平的进一步提升不难预测。但是,和泉州相比,福州的经济总量还有一定的差距,且泉州的增长势头仍然强劲,所以从短期来看,福州超泉州会比较困难,但从发展后劲来讲,就不一定了。

至于另外两个省会,西安作为“西北王”的地位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期都不可能动摇,且从首位度上来看,陕西在举全省之力支持它的发展,国家的政策也不会缺位,西安作为区域中心城市的地位会进一步加强。而合肥虽然和长三角处在蜜月期,但是要特别警惕因与东部城市实力差距较大而遭遇虹吸效应的负面影响。

作为广东第四城和未来可能成为第三城的东莞,和广深的关系越来越紧密,同时另一方面,2019年上半年的数据为例,东莞的住房均价不到广州的1/2、深圳的1/3,但平均收入已有广深的70%。可以预见,东莞对于人才的吸引力会更强,但其竞争对手佛山实力依然不容小觑。而“外强中干”的南通要想在江苏获得更高的地位,则需要继续修炼内功了。

文/搜狐城市陈亚辉

资料来源:各地统计局 第一财经 陀螺财经 21财经 福州新闻网 前瞻经济学人 南方网 雪球 新华网 上观新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