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马步芳打的只剩3人,他乞讨回延安,12年后,灭2.7万马家军

原标题:被马步芳打的只剩3人,他乞讨回延安,12年后,灭2.7万马家军

1936年6月30日,红四方面军与红二方面军在甘孜会师,听闻这个消息,朱德、任弼时决定北上,与中央红军会师,同年10月,红三十军八十八师奉命西渡黄河。

当时,八十八军的师长是熊德臣、副师长是熊厚发,政委是郑维山,接到命令后,熊厚发先派一支小队,在陆家咀渡口敲打木柜,发出类似修船的声音,并把事先做好的草人推入黄河,半夜,敌军以为红军抢渡,慌忙对草人疯狂射击,熊德臣见状,趁机率军强渡黄河,并击溃驻守渡口的敌军。

强渡黄河后,红三十军与九军、五军组成西路军,2.5万人朝凉州、甘州、肃州方向挺进,结果走到永昌时,遭到西北马家军的疯狂反扑,1937年1月,马步芳集结骑兵以及民团7万余人,对聚集在倪家营子的西路军展开猛攻。

经过7昼夜的战斗,西路军弹尽粮绝,但在熊厚发、郑维山等人的带领下,八十八师成功突围,但可惜的是,在50里外的三流沟,八十八再次与马家军遭遇,激战中,师长熊厚发腿部受伤,战至最后一刻,高喊“共产党万岁”英勇就义。

而八十八师,几乎全军覆没,活来的只有三个人,副师长熊德臣、政委郑维山和一位警卫员。

西路军失败后,郑维山一路乞讨,返回延安,进入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学习,而副师长熊德臣,后来担任晋察冀军区2分区参谋长,在河北省平山县作战时牺牲,那位警卫员,后来也牺牲了,八十八师的血海深仇,落在了郑维山一个人身上。

抗日战争爆发后,郑维山先后担任晋察冀军区军政学校主任教员、第四军分区总指挥、司令员等职,并参加百团大战和历次反“扫荡”,但一直没有机会与马家军相遇。

1946年,解放战争爆发后,郑维山先后参加攻集宁、战张家口、出击平汉线、三战涞易满、鏖战清风店、解放石家庄等战役,终于,淮海战役之后,华北基本解放,郑维山所在部队进军大西北,郑维山终于有机会报血海深仇。

1949年8月,兰州总攻展开,当时,郑维山担任的是六十三军的军长,负责打开兰州门户窦家山。

窦家山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东北与十里山相连,西南和古城岭、马家山相接,紧扼西兰公路,守卫这里的是马步芳的主力100师两个团和青海保安团,而兰州的总指挥,则是马步芳的长子马继援,马家军甚至叫嚣“10万解放军也打不下窦家山。”。

然而,事实却让马家军啪啪打脸,在郑维山的指挥下,8月25日,仅20分钟,63军便占据窦家山前沿阵地,马家军不甘心,迅速展开反扑,激战6小时,解放军打退马家军20余次反扑,终于占领窦家山全部阵地,兰州东大门被打开。

而这一战,郑维山所在的63军,歼敌2.7万,报了12年前的血海深仇。

8月26日,兰州解放,到9月中旬,青海全境解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