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0日每日一书 | 明天,你会被AI取代吗?

原标题:2月20日每日一书 | 明天,你会被AI取代吗?

我相信这种算法是机器在我们能够想象的未来暂时无法得到的,而这种爱的算法赋予我们人类之所以为人的价值和意义。

——陈楸帆

明天,你会被AI取代吗?

无感支付、无人驾驶、AlphaGo横空出世

“AI技术的发展

愈发模糊了科幻与现实的边界”

它不再是单一服务于人类的工具

而将与人的命运息息相关

当科技与现实技术更频繁地互动

我们的未来世界将会发生什么?

AI会将我们引导向何处?

深圳读书月2019年度十大文学好书

——《人生算法》,推荐给你~

每日一书

20 February 2020

《人生算法》

作者: 陈楸帆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书籍推荐: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时代,AI技术不再是单一服务于人类的工具,而将与人的命运息息相关。科技发展刺激着文明进步,也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我们的认知结构与生命历程。人类有史以来的一切“疯狂”与“日常”,都将随着人工智能的广泛应用被颠覆、重构。

《人生算法》直击当代人面对科技发展的核心焦虑,在或近或远的未来,人类正面临的和可能遇到的挑战。

作为科幻现实主义的代表人物

这本书中,作者陈楸帆

为我们描绘了在或近或远的未来

人类正面临的和可能遇到的挑战

作者简介

陈楸帆

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及艺术系,科幻作家、编剧、译者。世界科幻作家协会(SFWA)成员,世界华人科幻作家协会(CSFA)会长,Xprize基金会科幻顾问委员会(SFAC)成员。曾在Google、百度及科技创业公司诺亦腾有超过十年的管理经验,现为传茂文化创始人,聚焦泛科幻领域的IP开发、科幻科普传播,以及科技与文化艺术产业的跨界合作。

曾多次获得 星云奖、银河奖、世界奇幻科幻翻译奖等国内外奖项,作品被译为多国语言,在许多欧美科幻杂志均为首位发表作品的中国作家,代表作《荒潮》《未来病史》等。

在《人生算法》中

作为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获得者

陈楸帆再一次将现实与科幻完美结合

男性代孕、冬眠技术、爱情图灵测试

记忆删除、意识上传、恐惧机器……

6篇小说,6个概念,6种未来

这本书提出了对近未来的六种预言

内容简介

新的生殖科技将如何在不同的时代改变人类的生育方式,应对随之带来的伦理、心理和哲学冲击?

AI能否进行摄影艺术创作,又如何与观看者之间形成新的互动联系?

当人进入AI的爱情图灵测试游戏,将如何拨开云雾觅得真爱?人类对爱的定义在机器时代是否仍然成立,机器懂得爱吗?

在暴力成为日常的世界,AI如何通过制造恐惧来控制人类的行为?

当交易与支付完成数字化,区块链以无法想象的方式改变人类社会时,一场黑客攻击将如何影响每一个人?

工业革命以来习惯异化的人类,在技术的又一次洪水面前会否再度踏上“诺亚方舟”?AI打开的新世界大门,是通往理想家园,抑或指向毁灭的深渊?

陈楸帆的《人生算法》

包含6篇短篇小说

每篇都是对近未来的一种预言

《这一刻我们是快乐的》

《这一刻我们是快乐的》采用 纪录片脚本式写作,颇具场景感,是一次科幻写作的突破。小说讲述了一个关于性别和生育的故事,以及新的生殖技术与人类伦理道德的冲突。从女性代孕到男性代孕,再到同性生子,直到2038年由算法制造出人类。

《美丽新世界的孤儿》

《美丽新世界的孤儿》是对《美丽新世界》的致敬之作。冬眠技术带生活一团糟的杜若飞进入300年后的新世界,而这个新世界的最高统治者仅仅是虚拟的海量数据和算法。人和算法的人生观、世界观如何自洽?这种矛盾如何解套?

《云爱人》

《云爱人》设想机器将颠覆爱的定义。文章抛出的是当下我们社会最具时代性的问题——如果我爱的仅仅是0和1的算法,如果我爱的是机器怎么办?这已经不是传统关于爱情定义的讨论范畴了。故事有趣的地方在于,会让人扩散思考——什么是爱?

《造像者》

在《造像者》中,AI比人更懂人,能精准“捕捉人类情感”,进行摄影艺术创作。人类与科技的纠缠、竞争,将永远延续。作者的故事中,冰冷的技术操控背后是滚烫的情感内心世界

《人生算法》

全书的同名主打小说,Rewind的陈楸帆版本。几乎每个人都想过,如果能重来,自己会做什么?《人生算法》就是这样一个故事。和前面的几篇文章相比,算法不仅可以决定主观的情感、决定人的生死,甚至可以确定人是否有权利可以重塑人生、推翻重来。

《恐惧机器》

《恐惧机器》最大的亮点是一段由AI写成的,分裂者的对白。这是对AI将无可避免参与人类创作的隐喻。与前5篇相比,《恐惧机器》的背景设定更超越现实。

在过去的这么多年里人们经常提出一个问题

人类会不会被机器所取代?

还有一个更直白的问题

我们会不会因为AI或机器人而失业?

所以,在这个时代

我们需要用一些机器,算法

帮助我们理解自己,也理解未来

《人生算法》精彩书摘

陈楸帆

美丽新世界的孤儿

△《人生算法》作者陈楸帆

杜若飞从一个无比漫长的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

他呆滞了许久,仿佛这个梦是如此之长,长得让他忘记了自己原本应该身在何处。终于他认出来,这是自己租住了三年的老房间。陈旧的20世纪90年代装修风格,略显浮夸的石膏吊顶,木踢脚线,墙纸经过许多个阴湿的梅雨季之后已经泛黄,角落浮现青黑色的霉斑,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一张床、一张书桌和一套衣柜,都是用廉价的碎木合板压制而成,他知道哪几扇门是坏的,哪一扇打开后会有凌乱霉味的衣物涌出。

杜若飞深深地叹了口气,一切都没有改变,梦里的事物只存在于梦里。他揉搓着身上苍白的皮肤,手腕、脖颈和大腿内侧平整如初,没有针眼痕迹,在梦里,这些位置被插上导管和电线,连接到不知名的仪器,发出恼人的嗡嗡声。这种幻听似乎从梦境带入现实,他挥了挥手,试图驱赶那些隐形的蜂群。

窗户透着蒙蒙白光,分不清时间,杜若飞眼角隐约瞥见污浊空气中飘着的城市建筑,他已习惯于这种景象,因此常年不开窗,只靠空调完成室内外空气交换。

他没有找衣服穿上,而是先打开电脑。他知道这个房间不会有别人闯入,合租的哥们搬走了,下家还没有找到。因此现在他暂时承担着双倍房租,这让杜若飞心头一沉。毕竟翻译的工作时常拖欠稿费,并不能为他提供稳定的现金流。

电脑似乎出了点问题。网络连接显示正常,但所有杜若飞习惯浏览的网站页面,全部停留在昨天。他记忆中留存的最后一天,公元2018年6月26日。他点开那些似曾相识的标题,内容却近乎全新般刺激着他的神经。

“最后一批幸运儿将在今天进入冬眠舱。”那些熟悉的面孔掠过他眼前,患绝症的企业家、过气政客、喜剧明星、数学理论先锋、天才少年黑客、世界小姐……绝大部分申请者是联合国未来事务署根据一套复杂到无法理解的公式计算得分,从而获得资格。他们将接受特殊药物注射处理,被送入冬眠舱,怀着各自的期许,长眠数百年,期待未来人类开启解冻程序的一天。

“当然,也有可能是人工智能。”文章以戏谑口吻写道。

杜若飞看到了一张年轻的脸,苍白、死板、怪异,却算不上丑陋,夹杂在精英人士的标准化商务照中间,显得格格不入。那张脸似乎努力挤出笑容,但却因为某种原因而失败,嘴角歪斜,笑容扭曲,透出勉强和僵硬。他看到了照片下方的小小介绍文字。

“全民乐透彩票未来大奖唯一幸运儿——杜若飞,24岁,中国上海。”

那是他自己的脸。

杜若飞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他无法理解眼前的这一切。梦境中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眼前的这一切又如何解释?或者这只是冬眠过程中一个又一个漫无止境的长梦,他的瘦弱身躯仍然被关在那枚流线型纯白色的蛹中,等待破茧而出的一天。

END

内容来源 | 节选自《人生算法》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如需转载,请注明以上内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