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视频的短视频“突围”路:爱奇艺继续发力,优酷暂避锋芒

原标题:长视频的短视频“突围”路:爱奇艺继续发力,优酷暂避锋芒

提到短视频,不得不提到“南抖音、北快手”。2020年春节期间,快手10亿、抖音20亿加码春节“红包大战”,受红包因素刺激,抖音、快手连续霸榜App Store榜单头部位置。面对火爆的短视频,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们是否想过也去做短视频?它们对于抖音、快手的崛起又是什么态度?

短视频冲击长视频

短视频无疑是近两年最热的行业,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1.短视频App数量的增加。头部方面,腾讯陆陆续续推出17款短视频产品,春节期间,腾讯微视也投入10亿元加入“红包大战”。快手除主App之外,也陆续推出多款短视频产品,比如宇宙视频、UGet、青春记、态赞等。小米公司也试图切入短视频行业,推出了“朕惊视频”App。陌陌公司上线了主打相机社交的短视频产品“对眼”。

根据七麦数据调取 App Store 关键词“短视频”搜索结果,及摄影与录像类 App Top 1500 中的筛选出的 550 款短视频产品来看,2019 年共有 134 款产品上线,系历年来短视频新应用上线最多的一年。

2.短视频从业者增加。艾媒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短视频MCN机构数量已经超过3000家,预计到2020年将超5000家。智联招聘发布的《2019 年短视频/直播行业人才发展报告》显示,2019 年三季度,短视频行业招聘职位数同比增长325.28%,短视频领域投递的简历数量同比提高371.69%。

短视频带来了全新的就业机会,拍摄后期制作、运营、短视频拍摄、策划、编剧等,均成为新兴的热门职业。

3.短视频用户量增加。CNNIC 2019年2月首次在统计报告中公布了短视频的数据,截至2018年12月,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为6.48亿,网民使用率78.2%。截止到2019年6月,短视频网民规模环比下降0.1%,这是否就说明短视频的增长到顶了呢?并不尽然。抖音日活超过4亿,快手日活近3亿,充分说明短视频市场的潜力。

春节期间,受疫情因素影响,抖音、快手更是成为用户的最常用的App之一。短视频的快速崛起,已经对长视频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威胁。

首先,用户时长和注意力被短视频给瓜分。2019年12月,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发布的《中国电视剧(网络剧)产业调查报告》显示,中国短视频用户使用时长首次超过长视频。

QuestMobile公布的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战疫”专题报告显示,2020年春节期间,短视频的使用时长已经超过手机游戏,长视频的使用时长仅短视频的一半左右。

用户的注意力转移到短视频行业后,由此所引发的不止是直播产业变化,广告主也会向短视频行业转移。爱奇艺2019年Q3季度财报显示,爱奇艺该季度在线广告服务营收为人民币21亿元,同比下降14%,会员营收占爱奇艺总收入的53.6%。爱奇艺摆脱了对广告收入的依赖,但并不代表广告对于爱奇艺来说不重要。注意力的转移也会造成广告投放转移。

其次,短视频正在“变长”。2019年4月,抖音就曾宣布全面放开一分钟视频拍摄能力,支持上传最长15分钟的视频。除拍摄时长增加外,短视频最大的威胁是,它们是否会跨界进入长视频领域呢?

短视频的动作来得很快。

2017年,字节跳动收购了持有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阳光宽频网,2018年字节跳动旗下的短视频平台西瓜视频就表示要全面进入自制综艺领域,未来一年西瓜视频还将投入40亿。

2020年春节期间,字节跳动更是跟欢喜传媒进行了合作,徐峥导演的电影《囧妈》在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抖音火山版上全网独播。这意味着很有可能字节跳动会抢夺长视频的生存空间,把属于他们的“活儿”给干了。

来势汹汹的短视频让长视频不得不思考未来的形势。

爱奇艺:继续发力

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三大长视频平台中,爱奇艺的灵活性最强。2017年,爱奇艺提出了“苹果园”生态,2018年,爱奇艺更是率先在长视频行业中取消前台播放量,打破在线视频行业“唯流量论”。

面对短视频的冲击,爱奇艺也早有布局。早在美拍、秒拍等一代短视频火爆之际,爱奇艺就推出了啪啪奇作为对标产品,可惜,啪啪奇不久就宣告下线。

啪啪奇的失利并未吓退爱奇艺在短视频的决心。

2020年1月23日,爱奇艺旗下的短视频产品“晃呗”进行了新版本的更新,这是除夕的前一天,爱奇艺的拼劲儿可见一斑。

有媒体认为,“晃呗”是爱奇艺近期才推出的短视频应用,实则不然。七麦数据显示,“晃呗”的前身为短视频社区“无际”,上线于2019年01月12日,直到2019年12月22日,才在新版本中变更为拍摄年轻潮流短视频产品“晃呗”。

从“晃呗”来看,爱奇艺仍然试图在短视频领域继续发力,能否做成不是最重要的,移动互联网行业本身就是在不断尝试和调整,爱奇艺需要这种“实验”。

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除“晃呗”外,爱奇艺目前在短视频领域布局了多款产品,包括姜饼短视频、爱奇艺随刻、吃鲸短视频、好多视频、爱奇艺纳逗。这些产品的定位和形式完全不同,不过,也有共同的聚焦点——娱乐,它们与抖音、快手这些五花八门全类型的短视频产品并不一样,爱奇艺的6款短视频产品,更偏向于娱乐性质。

由此来看,爱奇艺在短视频方面,并不打算直接跟都抖音、快手进行竞争,而是聚焦于爱奇艺的娱乐核心,从而发展出符合自己风格的短视频产品。

面对字节跳动方面向长视频的围剿,爱奇艺也没有学习它们的免费做法。由甄子丹主演的贺岁档电影《肥龙过江》,爱奇艺采用了与腾讯视频联播的方式,并且不免费,需要点播才能观看。

优酷:暂避锋芒

与爱奇艺类似,优酷也是最早一波试水短视频的长视频平台,2012年1月18日,优酷上线了短视频产品优酷拍客,运营两年半后,优酷拍客就从全网下线。2016年,优酷再战短视频,上线了主打鬼畜视频产品“快射”,这款产品也很快下线。

优酷被阿里巴巴收购后,整合进了大文娱集团。2017年3月31日,阿里大文娱宣布,曾经红极一时的长视频产品土豆转型短视频,土豆承载着阿里大文娱在短视频领域的希望。

艾瑞指数显示,最近半年内土豆App的月度独立设备数均在2000万以内,远远低于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

除数据不够突出外,土豆也自身在短视频方面也不够坚定。2018年12月22日,土豆视频App在6.30.3版本中新增了影视剧功能,其App底部的核心频道就是“追剧”,包括电视剧、综艺、电影等长视频内容均可浏览,这意味着在功能上它与优酷App存在重叠,而在核心的短视频元素上,也没有将这块长板发挥到极致。

与优酷土豆合并类似,爱奇艺也曾将PPS进行了收购,后者直接被整合进爱奇艺产品中,直至退出行业的舞台。

土豆转型得到阿里系诸多资源的支持,可优酷的短视频之路只能靠自己。

2018年,优酷陆续上线了两款短视频产品电流小视频、豆儿TV,前者运营近8个月后就被下架,后者仍在App Store上可以下载,但已经无法访问网络。

2018年9月10日,淘宝悄悄推出了短视频产品“鹿刻”,此举被外界解读为阿里将试水“短视频+电商”。不过,这款产品目前在App Store中已无法搜到,华为应用商店、豌豆荚、应用宝等平台中仍可下载,但“鹿刻”App的最后一次更新是2018年12月14日,超过1年时间未进行过产品更新。

从优酷的策略来看,面对抖音、快手的围剿,它在短视频上也只能暂避锋芒,它的基石是长视频,在长视频的竞争中,爱奇艺、腾讯视频就很难对付,再分心来做短视频,力有不逮。

至于腾讯视频的短视频战略,要向微视看齐。

跨界在互联网行业越来越常见。美团CEO王兴曾在面对财经的采访时表示:“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就短视频和长视频的竞争来看,核心才不是重点,哪里有利益,哪里就有纷争。谁怕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