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拒绝野味,你还能为地球做什么?

原标题:除了拒绝野味,你还能为地球做什么?

这场燃烧了近5个月的澳洲大火,终于在上周五被宣布“得到控制”,然而这场大火所带来的巨大烟雾早已弥漫全球。

摄影师镜头下“空城”的武汉——这场令大多数人都始料未及的病毒造成的损失依旧无法估计。

或许是来源于某类野生动物的病毒,使无数家庭在这个冬日分崩离析;而大洋彼岸已经燃烧了将近5个月之久的澳洲大火,在耗尽无数物资与人力之后终于“得到控制”;原本遥不可及的非洲蝗虫,已经越过大半个地球飞抵印度、泰国,离我们越来越近...越来越反常的地球,越来越脱离掌控的灾难,我们开始逐渐意识到自己的无能为力。

我司编辑Sugar在一场长达三小时的冰川徒步之旅中拍下了冰川正在融化的模样。

当2020这个艰难的开头过去后,我们会有改变吗?又会有哪些改变?不可否认的是,人类的忘性之大,大概也是各种灾难不断发生的重要原因—— 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发生后仅仅几个月,美国国家新闻便不再提及这场具有毁灭性的灾难,即使它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彻底更改了新奥尔良市的城市面貌。

改变1 :合理使用塑料

塑料本无罪

漂浮在海洋上的塑料袋

塑料是万恶之源吗?恐怕任何对环境保护有所觉知的现代人都会给出没有悬念的肯定答案。作为21世纪最有代表性却也背负着 “最糟糕发明”的材料,塑料带来的环境污染和循环再生问题几乎常年横亘在全球环境挑战的榜首,直到已逾古稀的意大利女士Rossana Orlandi喊出 “塑料无罪” 的口号。

2019年米兰家居展期间,Rossana Orlandi将Ro Plastic大奖独特的塑料作品进行集中展出,成为当年讨论度最高的展览之一。

图中作品分别来自知名设计师Jaime Hayon, Lucio Micheletti, Marcel Wanders, Piet-Hein-Eek等 , 他们受Rossana Orlandi之邀参与Ro Plastic在米兰家具展期间的展览 , 也让更多人关注塑料的再生问题。

2019年2月,Rossana Orlandi联合Dezeen杂志共同举办了Ro Plastic Prize塑料大奖赛,该赛事要求设计师们开发新的方式来回收和再利用材料。Rossana Orlandi说,该奖项对所有年龄段的人开放,希望人们不再将气候变化视为未来的问题,从现在开始就拿起武器进行富有创意的时代斗争。 塑料本身是无罪的,真正的问题在于用法错误。2019年米兰家居展期间,Rossana Orlandi将这些独特的塑料作品展出售卖。她邀请业界的艺术家、设计师、建筑师等参与拍卖会,意图在艺术和商业间架起桥梁。

如何正确使用塑料制品:

大多数的塑料垃圾没有经过重复多次使用而被直接丢弃,是造成水源污染的关键问题之一。

1. 塑料制品是可以购买的,但请重复使用;

2. 随着垃圾分类的推行,垃圾袋成为了必需品,选择可降解垃圾袋更加环保;

3. 使用完的塑料制品请确保正确回收;

4. 多用帆布包、保温杯、秸秆吸管等来替代塑料袋、塑料瓶和塑料吸管。

改变2 :旧物利用

最经济的环保方式

快速度、快节奏的时尚也快速地制造了成吨的垃圾。这些来不及处理的时尚垃圾一方面流入发展中国家,成为传播病菌的“洋垃圾”,一方面被随意抛弃在大自然中,无法分解。

在喜新厌旧的人类眼中,新一季的时装总是拥有夺人眼球的色彩,新一波潮鞋总是散发着万丈光芒,新一系列的包袋总是肩负包治百病的使命。在热闹耀眼的T台背后,却是被成千上万被浪费和被随意处置的材料。

Freitag

Freitag品牌创始人Markus Freitag和Daniel Freitag。

Freitag的两位创始人Markus Freitag和Daniel Freitag兄弟在一开始就决定放弃其他环保从业者的常规做法—站在时尚的对立面。如他们自己所说:“ 环保本身并没有摄人心魄的魔力,只有当产品本身具有足够球强大的吸引力时,它才有良性循环的可能性。”两人从1993年创立品牌开始到现在,已亲身实践“循环利用”与“循环再造”长达26年。这些年,Freitag不打硬广,不接受投资,只通过售卖产品的收益来支持自己的扩张。他们选择了一条缓慢的发展路线,但事实证明,这条自给自足的有机之路,完全行得通。

在Freitag的制造间内,笨重的防水布会被分割成标准化7.8英尺宽的方形布片,再用特殊配方的洗衣粉和从工厂楼顶收集来的雨水将其彻底清洗,在晾干后重新上色。

要制作出这样一款兼具美感与实用性,还要有环保精神内核的包袋却并不是一件易事。整个过程需要经历收集、拆分、清洗、设计、缝制五个环节。Freitag有5名专职卡车观察员,无论是电话追踪,还是亲自走访运输公司,他们最终要实现每年找到460吨废旧防水布的目标。而在拆卸掉多余的金属环口、皮带、绳索之后,笨重的防水布会被分割成标准化7.8英尺宽的方形布片,再用特殊配方的洗衣粉和从工厂楼顶收集来的雨水将其彻底清洗,在晾干后重新上色。包袋版型一贯为极简风格,那是因为设计师为了节省面料和减少浪费,特意用模板来剪裁。位于苏黎世的F工厂是打样和测试的大本营,而大货则交由瑞士、捷克、保加利亚、法国等国家的合作伙伴来缝制。

F-ABRIC由81%亚麻和19%大麻纤维混合而成,可在自然生态中完全降解,真正做到了让物品“尘归尘,土归土”。而设计师为了节省面料、减少浪费,会采用模板来裁切。

再造银行

在各大时装品牌相继宣布使用人造皮草来代替动物皮毛后,更多的品牌将目光转向了旧时装新用途的方向。例如中国设计师张娜。她在2008年开创个人品牌 FAKENATOO迅速捕获业界关注后,又于2011年创办了“再造银行”项目。创办同年,此项目便入选维也纳设计节时装单元。

再造银行在回收面料、制造生产的过程中坚持低碳和节约能源的理念,选择对土地无危害的化学染料和面料。

设计在“再造银行”中扮演的角色并不仅仅是将旧物料翻新改造,更是将人的过去和未来串连起来。张娜说,再造银行让人们多了一种对待过去的选择。这种选择包括,把废弃的塑料瓶、旧渔网、甚至是植物根茎搜集起来,通过大量的科技手段转化为XPT面料、再生尼龙,甚至是木浆纤维面料和玉米纤维面料。于是一件衣服就有了记忆和故事,你穿在身上的可能是被人一脚踢开的矿泉水瓶,也可能是沉于深海的渔网。

这种选择也包括,将旧衣物的材料结构原封不动保留下来,进行纯手工的二次创造和打磨,张娜称它们为“创作系列成衣”。这些成衣一部分承载着历史和记忆,另一部分连接的是一个人的过往和未来。再造银行让她从过去穿梭到现在,用设计将尘封的过往赋予新的意义。我们的人生曾有过如此多的过往,外祖母的手套、前男友的毛衣,甚至是宠物狗的小玩具, 当这些人事离我们而去,记忆开始逐渐蒙尘。再造,可以将它们拉回现实。

图中大衣是张娜应一位女儿的要求,用她去世的母亲曾穿过的七件旧衣重新制成的大衣,旧衣的标签都缝在了大衣内侧,留作纪念。

Prada

Prada和《国家地理》合作的短片《What We Carry》中就拍摄到了幽灵渔具对海洋生物造成的威胁。

Prada则联合 有着半个多世纪合成纤维生产经验的意大利公司Aquafil共同研发出了ECONYL®再生尼龙。这款开创性面料的原材料回收自全球各地的填埋场和海洋。在对渔网、废弃尼龙、地毯和工业废物进行分拣、清洁之后,通过化学解聚过程,使废弃尼龙恢复原始纯度,再运用新式聚合工艺将回收的材料重新转化为聚合物和纤维。

“再生尼龙”项目早已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了高度关注,比如“甜茶”Timothée Chalamet就身穿再生尼龙套装出席了今年的奥斯卡。在灾难频发的2020年初,这一举动颇具现实意义。

为了让这一创新性的环保过程受到更多人的关注,Prada联合《国家地理》制作了一个名为“What We Carry”的系列短视频,揭示再生尼龙背后的严密工艺。这5集短片不仅带观众穿越于非洲、亚洲、大洋洲和欧洲之间,介绍了散布在世界各地的ECONYL®尼龙纱原材料回收途径,还让观众一目睹了工厂设施的内部真容,了解项目背后的供应链。

奥萨湖是喀麦隆最大的湖泊之一,数十年来,几百张废旧渔网被丢弃在奥萨湖中,对植物和野生动物造成了致命伤害。

What We Carry”系列短视频第二部中,从喀麦隆的奥萨湖回收、处理过的废旧渔网。

对于时尚产业来说,ECONYL®再生尼龙最大的意义在于,它可完全回收,并无限循环使用。它是一种无消耗的创作过程,一种索取与给予之间的平衡,而真正意义上的永久持续,也不失为一种奢侈的永恒。

本土创造

在“失体—中国潮州日用废瓷再生实验”过程中对全球最大的日用瓷生产基地潮州的陶瓷废料进行研究 。

通过“失体— 中国潮州日用废瓷再生实验”,本土创造尝试改变瓷砖骨料的利用方式,提高废瓷的利用率和生产速度,探讨兼具艺术性与实用性的家具灯具的发展可能。

同样被诟病已久的还有建筑业。根据新华社报道,我国建筑垃圾年产18亿吨,资源化率不足10%,远低于欧美国家的90%和日韩的95%。在这个领域大有文章可做。作为国内突出的设计品牌,本土创造的一大特点是对废弃的建筑材料进行再生设计。

在本土创造看来,材料再生设计和常规设计并无差异。他们喜欢先了解材料特性,再设计出可以展现出其特点的作品。和新材料相比,回收材料本身的强度、可塑性都有一定限制,团队需要不断做材料研发,并在加工过程中投入大量人力资源。这使再生材料的综合产品成本高于新材料,但它具有显著的环保意义和社会意义。几年下来,本土创造涉及的再生材料包括建筑废渣、日用陶瓷、陶瓷砖废渣、广州地铁废弃土、煤渣、牛粪等,开发的产品包括灯具、家居用品、户外家具、墙面装饰材料等,获得了200多项专利。

水磨石无线充电器X10以混凝土混合回收陶瓷颗粒、水泥产品废料、石英石等碎石骨料为材料,尝试突破电子产品行业长久依赖塑料的材质局限。

作品“流Flow”复合墙砖系列使用混凝土和瓷砖回收废料制成。

对于陶瓷,传统回收处理方式是将废瓷打碎,重新加入到陶瓷制作的原料中,但再利用率非常低;或者是将废料运送到边远地区,直接填埋。材料不可降解,污染了环境。本土提出的解决办法是将废弃陶瓷与混凝土结合,利用水泥的胶凝作用,提高废瓷利用率,并可以进入日常消费领域。随着大众审美的变化,国内室内设计水平、眼界的改变,本土创造的产品在国内正逐渐打开局面。

如何有效废物利用:

1. “消费者亦是投票者”,在选购产品时不妨多考虑考虑提倡环保理念的品牌;

2. 从日常生活开始可持续使用:洗水果蔬菜的水可保留冲厕所,旧衣物可以根据网上教程做成包包、储物盒甚至花盆等;

3. 降低物欲,拒绝过度消费,将时间和金钱投入到更有意义的事情中。

改变3 :选择更环保的建筑

居住环境更绿色

人类的居住领地和活动正不断向两极扩张,对于南北极的生态环境也造成了史无前例的影响。

汽车尾气、光污染、无节制的能源消耗......建筑本身所具有的问题以及所带来的延伸性的问题除了影响着人们的生活体验,也使得周遭环境进一步恶化。绿色建筑的推广迫在眉睫。

Snøhetta

Snøhetta所设计的 Under餐厅在2019年横扫全球最佳餐厅榜单,难得的是,这一特别的构建方式并非只为满足人们的视觉享受,更具备深远的社会意义。

身处挪威奥斯陆的建筑设计事务所Snøhetta大概是许多建筑爱好者不舍得分享的私藏宝藏,这个置身于极光圈内的设计团队几乎每件作品都像是悄然降落的天外来客,他们擅长用设计作品来记录陆地和海洋生命,在世界的尽头获悉人类与地球跳动的脉搏,重新燃起我们对自然的敬畏。

The Arc北极保护区展馆旨在展示和保存斯瓦尔巴特全球种子库与世界数字文化遗产,建筑外观则与自然相融。

2019年,Snøhetta事务所公布了欧洲第一家水下餐厅、海洋生物研究中心“Under”的样貌:34米长的建筑一半沉入大海,5米深的海床支撑其底部。餐厅主厨Nicolai Ellitsgaard和他的团队会定期与海洋生物学家沟通,以便确定在何时、以何种方式进行捕捞,达到最佳的可持续性。他们依靠建筑获取本地野生食材,使更多鱼类聚集到窗边,以便海洋生物学家观察并记录物种数量、行为习惯和多样性,为海洋资源管理创造新的契机。

Snøhetta擅长用设计作品来记录陆地和海洋生命,在世界的尽头获悉人类与地球跳动的脉搏。

就在最近,位于北纬78°的挪威斯瓦尔巴特群岛,Snøhetta事务所设计的The Arc北极保护区展馆再一次引发全球关注。这座展馆旨在展示和保存斯瓦尔巴特全球种子库与世界数字文化遗产。入口走廊的极简设计,是为了防止人为热量对永久冻土和积雪造成影响,而将入口走廊架空于地面之上。屋顶安装了一系列太阳能电池板以收集和利用太阳能。展览大楼具有独特的螺旋状造型和空间秩序,其外表面的纹理是北极地区常见的极端天气侵蚀过程中塑造的层次和形态。The Arc不仅是一个地球最高点的地标性建筑和教育空间,同时也希望能为世界食物资源和数字资源的保存提供方案。

WOHA

Oasia Hotel Downtown是热带城市的土地利用集约化的原型。

1994年成立于新加坡的建筑设计公司WOHA一直致力于用设计的方式,提出环境解决方案。他们开始一个项目的时候会思考,如何给这个社区带来一些好东西,如何为当地社区、环境和生态做贡献;如何使项目融入城市,成为一个整体。

园林绿化广泛用作Oasia Hotel外立面,这里被认为是鸟类和小动物的避风港,总体绿地比例达到1100%。塔楼红色铝网包裹层被设计为一个拥有21 种不同爬藤的背景墙,五颜六色的花朵穿插在绿叶之间,为鸟和昆虫提供食物。

位于新加坡的Oasia Hotel Downtown(新加坡绿洲酒店),就体现着WOHA的核心理念。整个建筑覆盖着绿色植被,可以遮挡阳光,降低室内温度,从而减少空调使用带来的能源消耗。这个热带摩天大楼还有宽敞的露天平台和公共区域,茂密的植物给人带来身处丛林的感觉,不会有城市生活中常见的局促感。“它不仅关注人的需要,还加入生态系统。将绿色植物带入密集的城市环境,也将生物多样性带回城市。”

Kampung Admiralty在同一个建筑中,通过分层所有不同的功能,在一个屋檐下垂直容纳了所有东西,同时提供大量绿色社区空间,为人们带来积极的生活方式和代际关系。

在2017年建成的作品Kampung Admiralty(海军部综合体),是一个综合公共住宅项目。这个项目让WOHA在一个项目中实现所有设计策略:在0.9公顷的占地面积中,集合了老年人公共住房、医疗中心、儿童看护所、老年护理中心、零售空间、公共广场与公园、户外健身场所、游乐场,甚至包括一个城市农场。在技术上,项目还结合了自然通风、雨水收集和综合景观设计,以此抵消部分热负荷。多样化的种植计划还吸引了大量小动物、鸟类和昆虫,同样把生物多样化带回城市中。

如何住得更绿色:

1. 节约能源从身边做起,人走灯关,尽量多利用自然光;夏冬两季空调温度尽量调整为26°;

2. 出门尽量使用公共交通或共享单车,为减少汽车尾气出一份力;

3. 可以培养种植花草的兴趣,让阳台充满绿意。

· 你为自己的城市做过什么?

· 想要减少资源浪费,你会建议做的第一件事是?

王忠升

旅意装置艺术和共享疗愈艺术家。

去年我携作品《塑态入侵》在北京、上海和成都展览、分享,也在现场开设工作坊,带领大家体验每一种瓜果蔬菜提取的有机颜色,让参与者亲身感受到资源使用的延伸是立体的、全方面的。至于建议,我会想说从垃圾分类开始,这是让人们重新审视这些可再生资源的起始和萌芽。

纽约大学环境科学系毕业生,零废弃生活达人

作为环保专业的学生,我的“零浪费生活”算是我发起的一次自我实验。通过去二手服装店、随身携带布袋子、拒绝一次性用具、自制洗护用品...... 我实现了4年只制造一个玻璃瓶的垃圾。在日常生活中,我建议从骑车出行开始,你会发现一个与以往不同的城市!

Lauren Singer

余元&Joe

零浪费生活实践者,The Bulk House零浪费无包装商店创始人

两年前我偶然看到了一个美国家庭一年只产生一罐垃圾的故事,于是和男友Joe开始了零浪费生活实验,这让人更在乎体验而不是物质,物质会因为自然灾害或者其他原因而遗失,体验却是永久的。我的环保建议是:出门逛街尝试不使用任何一个一次性塑料袋!

一览众山小可持续城市与交通志愿者团队创始人

为了实现可持续设计,我们完成了停车位微公园(Parklet)项目、胡同中的微公园、停车位梦公园、一览无Car公共艺术项目等。力图编写新的导则影响街道设计,促使城市对行人更加友好。我建议大家从骑车上下班开始,我自己就每天践行,每年绿色出行好几百公里呢。

刘岱宗

Anita Vandyke

“零浪费生活”实践者,《A Zero Waste Life: in thirty days》作者

我26岁的时候发生了1/4生命危急,为了突破个人成长,我开始了“零浪费生活”。这种杜绝一切过渡消费行为的生活方式不仅帮助我过上更加自省的生活,也影响了身边的朋友。对于“零浪费”,我的建议是:告别一次性用品。

环保国潮品牌“抱朴再生Bottloop”创始人

我从时尚行业转到环保行业,10年间跑遍了全北京的垃圾场,用智能回收机实现了废弃饮料瓶的安全回收,也帮助基层拾荒者获得了稳定收入与职业尊严。要说建议,我觉得能有意识地去做小事,比如自带水杯,少点外卖,使用布袋购物,拒绝过度包装,就是一种巨大的进步。

刘学颂

Jade Gray

来自新西兰的环保创业者,“叫板披萨”创始人

我经营着中国第二家获得B Corp(共益企业)认证的企业“叫板披萨”,我们生产好吃的纯素披萨,还有专门的环保部,所有店面木材都来自北京胡同的废弃木头。童年时父亲带我环游世界、给我的《绿色和平》小册子让我明白真正的快乐是健康的空气、树木而不是钱。所以我建议大家先从减少购物、多去体验大自然开始吧!

你为自己的城市做过什么?

开始环保,你准备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留言告诉我们将有机会获得礼物1份!

快来留言吧~

文 | 佘依爽、宗萱、LB、赵晨、左道

插画 | mimimi_ 编辑 | 李烨、关迪

新媒体编辑 | 林晓羽

图片提供 | Snøhetta、WOHA、Rossana Orlandi、FAKENATOO、本土创造、Prada、Freitag、NY Times、谢丹/凤凰新闻、sugar、André Martinsen

如需转载、投稿,请联系留言获取转载、投稿方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