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之下一家武汉工厂的非正常复工,新冠大疫考验中国汽车业之十

原标题:封城之下一家武汉工厂的非正常复工,新冠大疫考验中国汽车业之十

这座英雄的城市是由一个个勇敢的普通人,一家家有担当的企业,共同组成的

武汉封城的第八天(1月30日),盖瑞特收到了江铃汽车发来的订单,要求为其紧急提供增压器。

为支持前线抗疫,江铃汽车近来一直在加班加点赶制负压救护车。而盖瑞特的涡轮增压器是其车上一个不可或缺的部件。

盖瑞特,车用涡轮增压技术的发明者,拥有世界上涵盖范围最广的涡轮增压产品矩阵,其前身是霍尼韦尔航空航天集团交通系统业务部。2018年10月,盖瑞特从霍尼韦尔分拆,成为一家独立上市企业。

1994年,盖瑞特进入中国,目前在中国有两家制造工厂,一家在上海,一家就在此次疫情的暴风眼——武汉。

接到任务之后,盖瑞特内部开了两天会,紧急研究复工的安排。最初的方案是打算把涉及这个项目的工装从武汉工厂运到上海工厂,由上海工厂来生产。

但经过评估,他们很快发现此方案行不通。因为封城封路,工装根本没有办法运出来。而且,如果去上海生产,除了两边的工装设备不一致,可能还会出现产品与国家工信部公告不一致的问题。

经过慎重考虑,2月1日,盖瑞特启动第二方案:组织武汉工厂的员工来生产。

彼时,新冠病毒仍在四处肆虐,确诊病例数据逐日走高,要在武汉工厂启动生产不但有很大风险,而且面临各种实际困难。

盖瑞特在武汉员工中发起志愿招募,在做好一切安全措施和防疫准备之后,一条生产线启动了。从2月6日到9日,7名员工在车间争分夺秒,40多人在后方远程辅助,多方通力合作,终于圆满完成生产任务。

2月16日,汽车商业评论采访盖瑞特武汉工厂厂长柯艳华,了解了他们复工生产增压器的整个过程。我们看到了非常时期一家跨国汽车零部件公司的担当,也看到了一群普通武汉人的担当。

准备

盖瑞特武汉工厂成立于2013年,生产乘用车和小型商用车用涡轮增压器,位于武汉市东湖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佛祖岭三路3号。

“因为封城了,在第一轮我们跟员工沟通的时候,员工还是有些怕的。”柯艳华告诉汽车商业评论。

而要打消员工的顾虑,就必须把复工的防护方案做到极致。武汉工厂跟上海同事、各种渠道的疾控专家、各方医院代表进行反复沟通,防护方案前后至少做了5个版本,才最终成型。

防护方案以时间为轴,按照人物理位置的移动把每一个风险暴露点都考虑在内,从员工出家门,怎么坐班车,班车怎么消毒,到上班了以后怎么消毒、测体温,以及在生产线上怎么接触产品,间隔多少米,怎么吃饭,上洗手间要注意什么,以及下班的过程中要注意什么,最后到了家以后报平安,等等,都有一系列的细则。

一切都把员工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方案确定下来,盖瑞特开始对员工进行培训和宣导。

在这之后,有两个班的员工志愿报名。管理层经过认真斟酌,选了其中一个班的员工来上班,另外一个班的员工在家里备着,万一出现什么异常情况,也可以立刻顶上。

盖瑞特在1月中旬就开始关注疫情,结合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提前做了一些准备工作,不但果断取消公司年会,而且以呼吸道疾病的信息来提醒员工做好个人防护,佩戴口罩,不去人多的地方。

腊月二十九,武汉封城,事态变得更加严重了。盖瑞特当天紧急启动健康小程序,开始追踪员工的每日健康状况。正因为有员工连续的健康状况记录,后面做复工准备时,也就比较容易甄别出合适的员工。

“从腊月二十九到2月6号刚好是14天,1个隔离期,所以我们就以6号为节点去查,他报名了,过去14天是健康的,我们才会让他来。”柯艳华表示。

就这样,17名符合健康条件、没有疫情接触史、满足居家隔离条件的员工,承担了这次任务。

员工的难题解决了,接下来武汉工厂还有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

个别原材料缺乏,盖瑞特上海团队发动供应商伙伴,帮助调查库存,然后把东西先发到上海,再通过顺丰的绿色通道,运到武汉;

缺防护物资,上海团队和海外总部帮助调配,买到了一些口罩和防护服给到武汉员工;

开工之前,工厂要做全场消杀,武汉东湖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政府提供了一些消杀的设备。

终于,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做到位了。

开工

复工之前,盖瑞特武汉工厂就已经向当地政府部门做了报备。

2月6日早上8点,天气很冷,经过对防护方案及防护用品的再度检查,确认完全没有问题之后,工厂正式开工。

本着最少人到现场的原则,最终,一个7人小组承担了工厂生产任务,厂长柯艳华也亲自上阵,顶了一些辅助工位。

“设备已经停了十几天了,第一天生产属于冷启动,员工们看到产量不多,就主动来跟我说,能不能加个班。他们跟我讲,之所以愿意来做,因为他们觉得做出来的东西是帮助武汉的。”柯艳华告诉汽车商业评论。

为了健康,也为了效率,整个生产过程中,大家很少讲话,吃饭就是连续吃泡面。车间里机器轰鸣,每个人都争分夺秒地赶工。

几名员工都住在公司附近。每天早上,员工们戴着口罩和手套走出家门,或者自驾,或者坐专门安排的班车,到公司上班。武汉主城区封闭的时候,因为盖瑞特的工厂不在中心城区,所以那个时候他们还可以出门。

“每天给员工三个口罩,下班回家,我们让他把上班时用的口罩换掉不要带进家里,就是要做到让他觉得足够安全。”柯厂长补充道,“要不然他会害怕的,我觉得。”

完工

在现场工作的几名员工并不是做这个产品和这条生产线的,而是临时组的线。为了保证产品质量,盖瑞特安排了40多位工程师,质量、维修、物流等团队,远程提供微信线上指导。

从早上8:30到晚上5:30,每天8个小时,几名年轻员工手上不停,从2月6日至9日,连续4天,终于完成了900台增压器的生产。

接下来,就是协同物流、仓储包材、环保各个岗位交付产品。

江铃汽车特别申请了从南昌到武汉的专列,运送救护车来武汉,顺便就把盖瑞特的增压器带回南昌。几天后,搭载着这些增压器的江铃负压救护车驰往前线,参与到新冠肺炎病患的转运中来。

加上春节前交付的1000台,这次盖瑞特累计交付江铃汽车1900台增压器用于救护车的生产。

生产任务完成,员工们也返回家中居家隔离。2月11日,武汉宣布所有小区全部封闭管理,庆幸的是,那时盖瑞特的生产任务已经全部完工。

柯艳华表示,在整个过程中,最让她感动的就是这些员工,“我们员工自发地报名,他们说,我们90后能为武汉出一把力,很自豪”,“江铃救护车做完了以后,我们把救护车的图片发到群里面给他们看,他们很开心”。

她还特别强调,这些增压器真的不是就是几个人在做,而是很多人一起努力完成的,就像火神山医院被很多人盯着建成一样。

在这个过程中,盖瑞特中国区一直和海外总部保持密切沟通,从正月初一开始基本每天都有针对项目的通话,报备每天疫情的发展状况,总部对中国这边的情况也非常了解。工厂的工作安排,防护物资的调配,总部都给予了很大支持。

远在瑞士的盖瑞特全球总裁兼CEO芮博廉(Olivier Rabiller)(上图左二)也携高层管理团队为中国加油,为武汉加油,为参与复工的员工第一时间送上祝福和慰问,对他们的勇气表达嘉许。

钟南山院士说:武汉本来就是一座英雄的城市。

我想,这座英雄的城市是由一个个勇敢的普通人,一家家有担当的企业,共同组成的。而盖瑞特武汉工厂赶制增压器的故事,正是其中一个缩影。

图片来源:企业提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