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华南虎外强中干半年一分没发 球员无奈借钱度日

原标题:曝华南虎外强中干半年一分没发 球员无奈借钱度日

受到疫情影响,邱盛炯和大多数人一样,这几天没怎么出门。人憋在家里,事憋在心里,有时邱盛炯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回想一年前只身前往他乡,本想在中甲继续发挥余热,到如今半年没拿到工资,更是让他感到有些心寒。

2019年的下半赛季,有件小事成了邱盛炯的心病,“看到语音通话总会有点不想接,大多是华南虎的队友打来的。”手机响了几声,邱盛炯还是按下了通话键,果不其然传来一位队友略显难堪的声音,队友试探性的语气询问他能否借点钱周转一下。

“我挺想帮他们的,但是还是不太好意思地婉拒了,毕竟我自己半年也没拿到钱了,说得难听点,借了钱我自身难保。”

时间回到去年2月末的一天,深思熟虑后邱盛炯终于做出了决定,去广东华南虎再踢一年。

“本来准备退役了,突然接到了梅县那边的电话。”临近冬窗转会截止日,华南虎的主教练傅博希望邱盛炯可以过去帮帮忙,给球队的年轻门将传授些经验。“和傅指导关系不错,何况我当时都34岁了,这个年纪人家信得过我,我也不希望辜负别人。”

在接到电话后,邱盛炯还差点搞了个乌龙。2017年末,梅县铁汉(广东华南虎原名)成功晋级中甲联赛,自此广东省的这座四线地级城市,有了梅县客家和铁汉两支球队。

“当时2015年足协杯,申花和梅州客家踢了一场,我也首发出场了。电话打来的时候,我以为是这支交过手的球队。”后来听过对方的解释,邱盛炯才搞清楚,自己要加盟的是曾经被称为“中甲恒大”的梅县铁汉。

在网上搜索关键词,华南虎的相关新闻总是散发出“土豪”的气息。球队冲甲后,梅县当地给予球队一千万的扶持资金,赞助商更是投入3亿支持球队,梅县铁汉还承办了当年的中甲开幕式。

“球队当年不是刚刚冲甲嘛,感觉蛮火爆的,什么打包穆里奇和阿洛伊西奥(洛国富)。”邱盛炯还找到了当年球队冲甲后的照片,球员们难以置信2500万现金直接摞在了更衣室里,当众点钞时更是无法抑制住冲甲与发财的双重喜悦。有外媒点评道,这场面和梅威瑟炫富时如出一辙。“其实当时,球队就有点不行了。”

等到邱盛炯真的到了梅县,才发现球队和外界包装的有些出入。此前入选过国家队,又曾经效力于中超球队,当地的小球员都认得他,却不敢和他多说话,直到后来渐渐熟络了,邱盛炯才得知自己可能被坑了。

“2018年就已经欠工资了,当时赞助商有房子,他们用房子抵工资。”球员拿到房子后,用比销售低一点的价格出售,2018赛季的最后几个月,俱乐部以房代薪撑了过去。几位队友给邱盛炯打了针“善意”的预防针,“他们和我说,第一个月的工资肯定发不了,我想不会吧。”果然到了发工资的日子,手机迟迟没收到银行的短信通知。

“说白了,当初加盟球队也不是奔着赚钱去的,但你要说我完全不在乎,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大家都付出了。”随后,俱乐部在第二个月补上了工资,但始终保持着欠薪的状态。

球队的困境直到去年夏窗才迎来了第一次转机,队内主力、将具备入籍可能的洛国富卖给了恒大。这笔转会费,解决了俱乐部上半年的燃眉之急,“上半年的工资补了还剩半个月,俱乐部希望队员们把上半年的工资确认单签了,把上半年过了。“教练组和球员满心以为俱乐部会想办法解决问题,“谁知道2019年下半年,一毛钱都没有收到过。”

最先感到不安的是队里的年轻球员,他们刚刚出道没有积蓄,身上肩负着房贷和车贷,正准备在自己的职业生涯大干一场时,却只能收到俱乐部每个月打下的白条。

下半赛季球队继续欠薪,球员们找到俱乐部要讨个说法,管理层召集大家开了两次会,表示到9月投资人的情况会好转起来,大家接着干。“现在想想就像给你发一片糖精片,老板什么情况大家都清楚。”

2019年初,华南虎早已不复当年,俱乐部唯一股东是梅州市集一建设有限公司,其大股东是一心想振兴家乡足球的企业家刘水——深圳铁汉生态环境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然而仅仅过去一年,铁汉生态陷入困境,公司股价相比2017年的顶峰下降了超过70%。目前,铁汉生态的官网上已经没有“足球”二字的踪迹。这位曾经向母校北京大学捐款1.6亿的深圳第二善人,也难以继续支撑足球的投入。

成年人的崩溃,大多是从借钱开始的。从此,邱盛炯常收到借钱的请求,但他本人无奈地表示,自己也是靠之前在申花的积蓄撑过半年。前几天,他在自己好几年不动的微博上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引来不少申花球迷的声援,“蛮欣慰的,大家心里还记得我,也感谢大家。”

稿件来源:东方体育日报 作者:龚哲汇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