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与京东开撕:1.1亿货款引发的现金流保卫战

原标题:神舟与京东开撕:1.1亿货款引发的现金流保卫战

天下网商记者 李丹

2月20日下午1点10分,神舟电脑在官方微博宣布正式起诉京东。

5分钟后,神舟电脑董事长吴海军转发微博,同时@京东和刘强东,并表示,欠账还钱,天经地义。

而京东随后给出的说法是:神舟违反了双方签订的产品购销协议条款,导致其未结算货款被暂缓支付。

对此,神舟回应称,没有违反双方签订的任何条款,京东的声明反而证明了京东确实拖欠了神舟货款。

由此,神舟电脑和京东的舆论战正式打响。

神舟电脑发布的信息显示,深圳市神舟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已于2月18日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涉及诉讼额3.383亿元。诉讼费170多万元。

另外,诉讼所涉合同为2018年产品购销合同。据了解,京东给品牌商的账期多则长达3个月,通常以承兑汇票支付,不付现金。不过,2018年的合同拖到了2020年还没付款,实在不合常理。

可见,双方纠纷由来已久,疫情带来的现金流压力又进一步激化了矛盾。

京东确认未付款,并一度下架神舟电脑

天眼查信息显示,北京世纪贸易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正是京东创始人刘强东。

京东以电脑为首的3C产品起家。没想到今年却因为3个亿就跟电脑供应商撕破了脸。

对于神舟电脑的指控,京东也作出了回应。京东称,神舟违反了双方签订的产品购销协议条款,导致其未结算货款被暂缓支付。双方自2月10日以来,一直在就争议问题进行沟通。

至于神舟电脑如何违约,京东没有明确说明。而京东的回应也证实,该付的货款确实没付。

今天下午,神舟发微博称,神舟和京东双方谈不拢的是销售返点问题,京东在去年双十一期间,强行将神舟产品降价销售,结算时却要求神舟结算1500多万返利,神舟不同意,京东就扣下了全部货款。从去年11月起至今年2月17日,被拖欠的货款有1.07亿。

神舟电脑在天猫、京东、苏宁等电商平台上均有售。京东平台上,销量最高的是一款神舟战神游戏本,售价6199元。这款游戏本的销量不低,光评论就有13万多条。

京东平台上,销量最好的神舟电脑基本上都是出自“神舟京东自营旗舰店”,而京东上的“神舟官方旗舰店”基本没什么流量。

京东自营旗舰店

实际上,京东的神舟电脑旗舰店,并非神舟电脑在运营,而是京东自营的店铺。

据一位和京东有过合作的消息人士透露,京东自营采用OEM模式,京东下单,委托供货商的工厂代工,产品贴上供货商的商标,然后交货给京东。品牌商相当于代工厂,只是被京东借了一个名字。

公开参考发现,2月20日早间,该自营店里的笔记本一度被京东下架,一个也搜索不到了。目前已经恢复正常。

神舟电脑等不起

诉讼可以解决问题。那神舟电脑为什么还要在微博上声讨京东呢?

带着这个疑问,公开参考咨询了某上市公司法务经理。该人士表示,平时提交起诉状之后,诉前调解一般要等一个月。法院立案后,假设神舟电脑最终胜诉,到拿到钱,整个过程下来,一般需要两年。正值疫情期间,法院诉讼案件有积压。如此大额的货款,神舟电脑很可能是等不起的。

也就是说,疫情拖不垮神舟电脑,但拖欠货款却很可能摧毁它。

2001年,神舟电脑进入电脑整机市场。神舟电脑走低价路线,以小巧的上网本而为人熟知,市占率一度仅次于联想。到了2013年,神舟电脑的第四次IPO失败,吴海军的上市梦破灭,神舟电脑也慢慢淡出公众视野。

不足2000元的神舟小本

近年来,小米、华为纷纷进入电脑领域,抢占市场份额,原先的国产电脑品牌神舟、方正经历了一番挣扎,如今方正电脑几乎销声匿迹,而神州电脑则靠游戏本勉强活了下来。

去年,借着国货崛起的东风,神舟电脑在电商平台迎来爆发式增长。618活动期间,神舟电脑在天猫和京东的全网销售额突破3亿元,同比增长50%。

但神舟电脑被京东拖欠了货款。

公开参考注意到,2月5日以来,吴海军发的所有微博均和此事有关。明确指向京东之前,他就曾2次在微博里呼吁大型民企及时结算货款,不要让中小企业陷入困境,疑指京东拖欠其货款一事。

他认为,现在能生存的中小企业,一般是有盈利能力的。没钱主要是因为处于优势地位的大企业,故意拖欠货款,同时中小企业又很难迅速从银行贷到款,从而导致资金链断裂。

吴海军在微博上并不活跃,此前的五个多月里,他没发过一条微博。这一次,和京东的纠纷关乎企业的生死存亡,才不得已发微博声讨。

问题出在哪里?

表面上看,神舟电脑发货了,钱没到手,是京东“店大欺客”。实际上,问题出在商业模式上。

京东走自营模式,直接从供货商拿货,存放在自家仓库,卖出货物后再付款,账期长达3个月。如此一来,京东既能免息占用供货商的资金,又能发展自己的金融业务(比如消费者用京东白条则需要1个月后付款),可谓“甘蔗两头甜”。此举也保证了京东的现金流,支撑一直亏损的它生存下去。相比之下,供货商就变成了代工厂,完全处于弱势地位。

虽说京东一直想成为“中国的亚马逊”,但实际上,这恐怕只是一厢情愿的说辞。

自营起家的亚马逊近年来一直致力于减少自营业务占比。贝索斯就曾在股东信中提到,亚马逊通过支持第三方卖家的方式,帮助中小企业。如今,亚马逊的第三方业务占6成,超过自营。并且,亚马逊也不是通过压榨第三方卖家的方式来获利。财报显示,2019年,亚马逊AWS业务的运营利润超92亿美元,其它所有业务的运营利润加起来是53亿美元。

反观京东,2019年第三季度有97%的收入来自零售业务,新业务还在亏损。三季报显示,京东的净收入同比增长29%,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下滑了40%以上,现金吃紧。

实际上,京东不仅仅拖欠了神舟电脑一家的货款、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上,上海阿美达母婴有限公司起诉京东的判决书显示:京东拖欠了阿美达公司的3万元保证金多年没有退还。

另外,公开参考记者查阅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发现,京东提起了几百起京东白条相关的诉讼,起诉逾期不还白条的个人。这些逾期不还的京东用户多在2017年从京东购买了万元左右的数码产品,累计涉案金额上百万元。这也折射出京东在金融风控能力方面的薄弱环节。

和亚马逊相比,京东更像是一个传统零售商。京东走的也是传统零售商沃尔玛那样的路线——从供货商手里大量采购,压低价格,延后付款,掌握渠道,继而掌控上游供应商。

但零售商离不开供货商。一旦双方之间的默契平衡被打破,神舟电脑这样的供货商就忍不下去了。

两天时间,神舟电脑已经在微博上披露了不少内情,最终结果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编辑 杜博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