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镜头】战“疫”中盛开的红玫瑰——记红安县公安局“巾帼突击队”

原标题:【特写镜头】战“疫”中盛开的红玫瑰——记红安县公安局“巾帼突击队”

(通讯员:常乐 王晖)红安,地处黄冈西北角,与武汉、孝感、河南信阳三市毗邻。红安实有人口66万多,因紧邻武汉,全县约三分之一的人常年在武汉工作。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红安很快便沦陷,成为确诊人数仅次于黄州的重灾区。

面对严峻的疫情防控形势,红安县公安局在县委县政府和上级公安机关的坚强领导下,迅速启动战时机制,执行战时纪律,全警动员全员上岗,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和社会稳定工作。在所有的疫情防控队伍中,有这样一支队伍,这支队伍由红安县公安局局属各单位的女民辅警自发组成,队伍的人数不是固定的,除了队长张慧,每天参加工作的人也不是固定的,而正是这样一支队伍,从组建之日起,便扎根在社区,承担着大量社区防控工作,这便是红安县公安局“巾帼突击队”。今天就请跟随我们的镜头,一起走近这群娘子军。

早上八点,红安县城关镇北门社区二楼活动室。

队长张慧正在给队员们安排今天的工作,今天到岗的队员除了张慧外,都是年轻的女警,用张慧的话说“好多都是还没谈朋友的小姑娘”。今天的任务是将北门社区党员包保信息全部整理完毕,并逐一电话核实,对包保人信息有误的要及时更正或替换。这项工作看似简单,实则工作量巨大,特殊时期,不可能挨家挨户核查,很多人的电话又无法接通,只能拼人力、时间,逐一核对。除了核对信息,突击队的另一项工作便是在社区各居民区开展巡查,巡查的内容包括确认执勤卡口有无人员值守,及时劝返无故外出人员、救助需要帮助的群众等,同时也要协助相关部门开展疫情调查摸排。张慧将人员分成两组,一组在室内完成信息核对,另一组外出开展巡查,张慧将自己安排在巡查组,因为觉得室内工作相对安全一点,她不想让年轻的队员出去冒险。

任务分配完毕,姑娘们便开始紧张的工作。在她们工作的间隙,记者采访了这些年轻的女警花。

受访者一:张慧,49岁,红安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情报中队中队长。

记者问:慧姐你好,能跟我们介绍一下突击队的情况吗?

张慧:好的,其实疫情防控工作刚开展的时候,局里所有的男同志都上了卡口、医院、隔离点等岗位,女同志们主要负责单位内部值班备勤等一些简单的工作。但伴随防控压力的增加,我们女同志眼见战友们在一线很吃紧,也想帮他们分担,但局领导考虑我们女民辅警需要照顾家庭有的还有老人小孩,所以一直没有安排我们去值守卡口。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听说社区工作量比较大,人员紧张,我便想组织姐妹们到社区帮帮忙,刚好那段时间习主席在北京考察疫情防控工作,提到要将防控力量下沉到社区,我便在局女同胞群里发了一个倡议书,这也算是落实习主席的指示吧。

问:倡议书发出后效果如何?

张慧:倡议书一发出,我就收到很多消息。有些是住在本地的姐妹警发的,还有一些是当时还在外地没能赶回来的姐妹发的,大家都很积极,要求加入。但考虑到有的姐妹孩子还不到半岁,有的家中有老人,她们要是都来了,孩子老人就没人照顾了,于是我就没让这一部分加入进来。

问:突击队现在有多女警?

张慧: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因为每天人数都不一样。我们不是强制要求大家每天都要来,因为每个人除了到社区帮忙,偶尔单位的事也需要去处理,所以大家都是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自行安排。

问:我们看到今天来社区的警花们都比较年轻,您能介绍一下她们的情况吗?

张慧:这几个孩子是每天都来,他们有的是去年或者前年刚参加工作的孩子,好几个都还没谈朋友,有一个是一个三岁孩子的妈妈。小姑娘们都挺不容易,也都挺懂事,尽管工作很辛苦,但她们从没叫过苦,说真的,我挺为他们骄傲,也很感谢他们。

受访者二:朱怡,35岁,红安县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情报中队中队长

记者问:朱怡你好,你是哪天到突击队来的?

朱怡:具体日子记不清除了,有一个多星期了吧。

问:想家吗?

朱怡:想,自从2月9日那天我到城区交通卡口值守了一天后,因为家里有一个三岁的儿子,怕影响到他,从9号以后我就一直一个人在宿舍住,没有回过家。

问:张慧队长对你们要求严格吗,社区工作是不是很复杂?

答:慧姐对我们都挺好,她自己也是一个热心并且工作上很细致的人。刚来社区的时候,因为不熟悉情况,完全理不清,但在慧姐的帮助下,我们很快便理清了脉络,工作也变得明朗起来。

问:如果疫情结束了,你最想做什么?

答:我最想的就是回家好好抱抱儿子,跟他在一起......

很快,一上午的时间过去了。中午饭时间到了,原本我们以为她们应该有配餐,没想到警花们都是人手一桶泡面、一盒牛奶,就这样在电脑旁吃了起来。我们也泡了一碗面,趁着吃饭的间隙,跟她们聊了起来。

九八年出生的张敏是这群警花中年龄最小的,湖北麻城人。别看她年龄小,但1米76的个头比我们一般的男同志也要高出一点。她跟我们介绍,春节前她回到了住在应城的外婆家,春节也是在外婆家过得。原本准备过完年就回单位,没想到疫情发生后,交通管制,自己被困在那里回不来了。她说看到慧姐发的倡议书后,自己马上报了名,并再次跟单位和那边的指挥部进行了联系,最后在经过严格的检查后,当地的指挥部开具的通行证,她才赶回单位。当记者问她如果疫情结束了,最想去做什么?小姑娘笑了起来,然后又一本正经的说:“我想好好睡个觉,然后再去找好多好吃的。”

襄阳姑娘汤鲜是食品药品犯罪侦查大队的一名民警,她返回红安的过程跟张敏差不多,也是充满的曲折,好在最后都平安回到了单位。与张敏的大个头相比,汤鲜要瘦弱许多,根据她介绍,这个春节其实自己也没怎么跟家人待在一起,因为都耗在路上了。当我们问她想不想家时,她差点哭出来,但很快有控制了住了情绪。她说:“我当然想回家,但是多一人多一份力量,事情也能做的快一些,事情做完了大家都可以早点回家”。当被问及工作辛不辛苦,她表现的很豁达,她说:“每天在外面奔波其实最辛苦,但是慧姐很照顾我们,她自己跑的多一些,跟慧姐相比,我们要轻松很多”。

除此之外,还有1995年出生的艾梅,大家都亲切叫她“小爱(艾)”。一开始我们觉得这个小姑娘话不多,应该是个很文静的女孩,但聊了一会儿之后,我们发现自己猜错了,其实她是一个很活泼的姑娘。我们问她,出来参加疫情防控工作怕不怕被感染?她回答的比较诚恳:“我当然怕感染啊,只能说尽可能做好防护,工作总得有人做,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

最后接受采访的是93年出生的张贝贝,她是交警大队的一名辅警,面对镜头她有些紧张,当记者问她疫情结束最想做什么,她回答:想去逛街,搞好吃的。果然,爱美食和逛街是女人的天性,警花也不例外。

吃过午饭没有休息,警花们又继续接着工作,为了不打扰他们,我们决定先停止跟拍。下午五点,队长张慧要去社区巡查,我们便跟着去转了一圈,街面上几乎看不到行人和车辆,偶尔会有运送物资的车辆和穿着红马甲的志愿者从身旁经过.......

晚上九点,当我们准备结束采访工作时,年轻的警花们还在电脑前紧张的核对着信息,他们要在今天完成所有的核对工作,因为明天还有新的任务等着她们。

其实一天的采访,我们根本看不清她们的脸,但我们能感受到每一张藏在口罩下面的年轻而又坚毅的面孔,感受到她们的乐观豁达。跟她们聊天你会发现她们其实跟所有的女性一样,也爱美、爱美食、爱逛街、爱网购......脱下警服,她们是女儿、是妻子、是母亲,但穿上警服,她们就是人民安全的守护者!

战争从不会让女人走开!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女人也被推到了战争前线,在这场战“疫”中,女民警和广大女医护工作者还有许许多多不同岗位的女同胞们一起,像一朵朵鲜红的玫瑰,盛开在疫情防控一线。

守望相助,共克时艰,坚定信心,静待春天。

来源:黄冈公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