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 | 北京医院战疫日记:夜很漫长,但一点也不觉得孤独难熬

原标题:新冠肺炎 | 北京医院战疫日记:夜很漫长,但一点也不觉得孤独难熬

文 / 北京医院汪芳 编 / 蒋力

【搜狐健康】昨天晚上是我在武汉的第2个大夜班。从一接班开始,就又把所有病人的病例重新梳理了一遍,希望能发现一些规律性的线索。

很安稳的一夜,一直都没有特别紧急的情况发生,这就给我整理病例留出了充分的时间。后来到了今天凌晨5点多钟的时候困意袭来。困的我两个眼皮实在是睁不开了,刚想把头靠在椅子背上打个盹,这时电话却突然响起。

这一通“叫早电话”就仿佛是一声战斗的号角,瞬间驱散了我所有的睡意。好在不是很紧急的情况,在我做完两例医嘱后,此时差不多就已经六点了,这就到了要巡查重点病人的时间了,同时还要根据昨夜梳理病例的情况,有针对性的做了几个心脏彩超,以便于判断患者的病情,进行下一步的治疗。另外我还要跟同事一起帮一个重庆来武汉同济的手术患者了解病情。

这名患者已经好转,在出院前还要帮他换一次药。他的伤口一直没拆线,现在考虑到他要回重庆了,来不及领拆线包,我的同事陈医生非常好也非常巧,同时又非常有智慧的在保障无菌处理的前提下,用无菌针头和镊子帮患者把一处伤口两处插管的线一根根的取出来,这样就能保证患者清清爽爽的,毫无负担的离开武汉了。

当然,在这个特殊的时期离开武汉是很复杂的事情,我们还得帮患者联系如何才能回重庆的各种细节。所以一直忙碌到快10点钟的时候才跟来接班的同事进行了交接。从医院出来的时候阳光已经开始耀眼,照耀着我的心情还是非常愉悦的。

第二个大夜班与第一个比起来感觉略好了些,只是回到我们在武汉“临时的家”的时候 ,整个人还是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迅速瘫软了下来,进行完彻底的消毒后,眼睛就再也不受控制了,一头栽到床上,感觉此刻的这张床是世界上最温暖的怀抱了。

来武汉已经第13天了,每一天都过得非常充实,同时也感觉非常有价值。特别是在经历了两个大夜班之后发现,夜虽然很漫长,但心里却一点也不觉得孤独,更不觉得难熬,这是因为我一直在跟我优秀的队友们并肩战斗,大家团结一心,目标一致——朝着胜利,我们为中国加速!

PS:下夜班前拍了一张医用N95口罩压痕的照片留念。暗下决心:待战疫胜利的那一天我定要“脱我战时袍,著我旧时裳”,继续做好护肤工作,恢复我往日的风采。加油!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