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教堂、邮轮:这些地方成了疫情“超级传播”的源头

原标题:会议、教堂、邮轮:这些地方成了疫情“超级传播”的源头

全景展示“钻石公主号”邮轮:3千余人海上隔离何去何从?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肖恩

记者 | 肖恩

2月18日,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通报确诊第31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这名61岁女性的出现也成为韩国新冠肺炎疫情的重要转折点。接下来的三天里,韩国确诊人数呈爆发式增长,并出现了以第31例病患为中心的集聚性感染病例。

截至目前,韩国已出现20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144例都与新天地教会大邱市分会有关。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第31例病例在确诊前曾4次前往韩国大邱市的“新天地教会”礼拜活动。后两次前往教堂时,患者已经出现发冷、咽喉痛等症状,而这两次和她一同在教堂参加礼拜活动的共有1001人。

从新天地教会举行礼拜活动的现场照片中可以看到,大量教徒聚集在一个相对密闭的空间里,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很近。

图为新天地教会举行的礼拜活动,人员十分密集。来源:读者提供给《韩国日报》的照片

新冠肺炎突然“爆发”引起韩国政府密切关注。据韩国广播公司(KBS)报道,韩卫生部门已经获得新天地大邱教会近4500名成员的名单,韩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KCDC)21日表示,这些成员中已有544人出现症状,正在接受病毒检测。其中1001名曾与第31例患者一同参加礼拜活动的教徒,已经采取居家隔离措施。

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长郑银敬21日表示,新天地大邱教会的疫情是由单一感染导致的较大规模群体感染,卫生防疫部门正调查该教会是否与其他国家有过交流。

此外在1月31日至2月2日,第31例确诊患者曾前往庆尚北道清道郡大南医院参加新天地教主胞兄的葬礼。韩联社称,可能有不少新天地教徒参加了葬礼。韩国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也发生在该医院。

目前该医院已经有5名护士被确诊新冠肺炎,系韩国首次出现医务人员集体感染病例。卫生部门对该医院600名患者和医护人员进行病毒核酸检测后发现,有16人呈阳性反应。

值得注意的是,第31号病例没有海外旅行经历,韩国卫生部门在20日表示,这名患者很可能不是导致大邱、庆尚北道疫情爆发的源头,因为该地区也有其他发病期同她相近的病例。

与此同时,韩国海陆空三军各出现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一名确诊的陆军中尉女友正是新天地大邱教会信徒。

从教堂、医院到军队,可能与第31例患者有关的确诊病例已经达到近150例,其中以新天地大邱教会为中心集体感染被韩国卫生部门视为“超级传播事件”。

类似的集聚性感染事例在别国也有发生,成为境外新冠肺炎疫情发展的重要推手。

日本

在各国的集聚性感染事例中,感染面积最大的要数停靠在日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邮轮。这艘载有3700人的邮轮上已确诊634例新冠肺炎病例,病毒的来源据信是一名在1月20日登船的香港男子。该男子在出现呼吸道症状并于1月25日从香港下船后,在2月1日被确诊新冠肺炎。

在提前于2月3日返回横滨后,到邮轮原计划靠岸的2月5日,船上已有10人确诊感染。这天起,应日本政府要求,船上2666名乘客和1045名船员被强制隔离14天,乘客不得离开船舱。但这并没能阻止病毒在船上蔓延,确诊病例不断增加,引起了外界不满。日本厚生劳动省19日公布的数字显示,当时船上的感染率已接近17%。

除了乘船者外,还有在邮轮上进行事务工作的日本厚生劳动省和内阁官房各一名职员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目前船上所有乘客都已分批下船。

在日本本土,一名出租车司机因为一场闭门年会,成为了新冠肺炎传播源头。该名司机是东京第四例确诊病例。据悉他的车曾经搭载过中国游客,去羽田机场和东京市中心等地。在确诊前,他曾参加东京一家出租车行业协会举办的船上新年会,参会者共有约100人。

截至2月18日,当天参与屋形船新年会的人员及其接触者中,已有12人确诊新冠肺炎,其中包括六名出租车司机。首名确诊患者的岳母在2月13日因新冠肺炎去世,是日本首例死亡病例。

新加坡

截至21日,新加坡共报告86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其中有22例都来自同一个感染群——神召会恩典堂,这是目前新加坡国内最大的感染群。最先确诊的是神召会恩典堂主任牧师和一名职员,随后陆续有教堂职员和教友确诊。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有教友透露,牧师人很好,每次都会在门口迎宾,向出席者鞠躬、点头或握手。其中一名该感染群的确诊人员是新加坡武装部队现役军人。

而一个月前在新加坡君悦酒店举行的一场会议,则把新冠病毒带到了五个国家。会议集聚了英国气体分析仪器公司仕富梅(Servomex)分布在全球各地的员工。会议结束一周多后,参会的一名马来西亚员工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该男子的妹妹和岳母也被传染。

随后,与该男子曾一同用餐的两名韩国员工,以及三名新加坡员工也被确诊。另一名英国员工沃尔什(Steve Walsh)则在离开新加坡后前往了法国滑雪,后从日内瓦乘飞机返回英国。最终,被确诊的沃尔什又传染了来自英国、法国和西班牙三国的11人。

但至今,这场国际传染的“零号病人”是谁仍是个谜。

德国

另一场在德国举行的公司培训和会议,也成了德国和西班牙新冠肺炎疫情的起点。1月27日,一名在德国企业就职的中国籍女子在上海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这时她刚刚结束在德国公司总部为期两天的培训,还参加了多场会议。而她在出发去德国前,曾与从武汉前往上海的父母有过接触。

随后有多该公司员工和员工家属陆续确诊感染,还有一名员工在上海确诊。截至目前,德国16例确诊病例中,有14例都与该公司有关。此外,另一名与德国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在西班牙被确诊,成为该国首例病例。

相关阅读:

一场公司培训,成了德国和西班牙新冠肺炎疫情的起点

寻找“零号病人”:引发新冠病毒五国传播的新加坡会议之谜

东京一场2小时的船上闭门年会,走出6位新冠肺炎出租车司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