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Android 11开发者预览版的发布 透露出了多少无奈

原标题:首个Android 11开发者预览版的发布 透露出了多少无奈

如果你是一位Android手机玩家,或者本身就从事移动端软件开发工作,那么想必应该知道,每一版的Android系统从最初公布预览版到正式版的发布,中间都要经历差不多半年的公开测试与不断修复。也就是说,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通常是在每年的三月份发布第一个“开发者预览版”,等到了九月份就可以迎来正式版的亮相了。

但是当时间来到2020年,这一情况突然发生了一点变化。因为就在日前,谷歌方面毫无预兆的放出了Android 11的开发者预览版,还一并发布了直到今年第三季度的这一系统更新时间表。这也就意味着谷歌比过去差不多提前了半个月,就开始进行Android 11的公测与开发者适配了。

为什么谷歌要这么“急”?一方面,正如雷军此前在小米10系列新品发布会上所说的那样,现在整个手机行业都需要有人站出来带个头,出个好消息,而谷歌作为当前整个Android生态的“老大哥”,这种时候当然就必须要承担这个责任。另一方面来说,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此前Android 10其实并不能很好的支持5G、开孔屏,以及大曲率曲面屏(“瀑布屏”)等新技术和硬件,需要厂商自己来完成这些工作,这既导致了系统的安全性下降,也会给中小厂商的新品研发设置了阻碍。为此,谷歌提早放出能够原生支持以上特性的Android 11,其实也是为了适应2020年手机行业的变化,同时变相给手机企业的研发工作“减负”。

不过除了以上这些“伟光正”的理由之外,纵观此次Android 11开发者预览版的新增功能其实我们不难发现,谷歌此时发布的新系统中,也有不少变化显得有些被动,甚至有些无奈。

  • 原生支持5G网络? 更像是给当前的5G“遮丑”

作为Android 11预览版的新增功能之一,“原生支持5G网络”可能会是最吸引普通消费者的一条变化。但是如果大家更进一步的了解其是如何“支持”5G网络的,可能多半都会与我们三易生活一样,只剩下一脸苦笑的表情了。

因为,谷歌在Android 11中增添了一个用于估算当前实际网络带宽的小功能,它可以告诉正在运行的应用程序,现在连接到的网络是不是真的足够快,从而帮助应用程序自适应网络条件来调整当前的内容质量。

这是什么意思呢?简单来说,就是假设你买了5G手机,连上了5G网络,然后打开了某些号称“已经为5G优化”的视频APP或者云游戏。此时,Android 11就会测量这个5G网的速度是不是真的达标了,如果是则会通知应用程序,可以播放最高清的视频内容,或者自动调高云游戏的码率和画质;一旦实际上这个5G网络没有那么快,则系统会告知应用“降点特效”,避免手机明明连着5G,在线视频却发生了卡顿这种囧事的发生。

很显然,谷歌这样做其实是反映了当前全球5G网络建设依然极不充分,用户实际享受到的5G速率没有最初说的那么高这一事实。站在消费者的角度上来说,这种由系统协助“5G应用”搞自适应流媒体质量的把戏,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点欺诈的意味。但怎么说呢,一方面低清但是能玩能看,总好过高清但是卡成PPT的体验;而另一方面来说,谷歌也总得照顾一下运营商、电信企业和手机厂商的利益嘛。

  • 普及HEIF图像格式,拍照旗舰乐了,低端电脑哭了

除了支持5G之外,Android 11预览版系统这次带来的第二个重磅功能,就是对HEIF图像格式的更广泛支持。

啥是HEIF,简单来说,它是目前公认的现在最先进的图像文件格式,使用了与H.265视频相同的HEVC编码,具备画质高、文件体积小、便于后期编辑、能存储像素深度信息(原生支持“先拍照后对焦”)等优点。特别是在数据压缩率上,同样画质的照片使用HEIF格式存储,将只需要JPG格式三分之一左右的磁盘空间。简单来说也就是一张20MB的JPG照片如果改用HEIF格式,在画质不变的情况下,只需要7MB左右就可以了。

三星Galaxy S20 Ultra,1亿像素主摄、4800万像素长焦

听起来是不是很棒?没错,对于今年注定会大量出现的亿级像素旗舰拍照机型来说,HEIF图像格式可以有效减小照片存储时所占用的空间,无疑是雪中送炭的存在。但是如果你以为“编码先进、图像文件体积小”能够提高这些照片存储、回放(打开)、编辑的速度,那可能就得算是刚好“着了套”。

表格来自wiki

是的,HEIF的压缩率非常高,所使用的编码算法非常先进,但是这是以需要消耗更多的硬件资源进行编码和解码为代价的。还是举我们前面所说的那个例子,一张高像素的照片,用JPG格式的体积为20MB,在一台性能不怎么好的手机上打开可能需要等待一秒;但如果换了HEIF格式,存储体积的确是减小到只有7MB了,但是由于打开的过程中需要释放(解码、解压)的数据量反而变大了,所以从点击到渲染完成所耗时间可能反而会增大到两三秒、甚至更长(更慢)。请注意,这绝对不是我们三易生活在胡诌,因为早在2019年初我们就已经用上了支持HEIF格式的旗舰手机,而这一结论则出自我们的亲身经历。

当然,考虑到2020年的旗舰手机性能理应有巨大的提升,因此在这部分设备上,HEIF格式带来的编解码速度降低或许不那么容易察觉。但是如果你要想在电脑上查看用手机拍摄的HEIF格式照片,这问题可能就会被进一步放大,甚至演变到严重影响使用的程度。

Photoshop CC2020可以编辑HEIF图像,但多少人会用呢?

因为,现在只有系统为mac OS High Sierra或Windows 10 1803之后的版本(还需要安装微软的免费解码器)的PC,才能正常显示和打开HEIF图像文件。先不说有多少老电脑用不了Win10系统,光是解压、渲染HEIF所需的性能开销,可能就足以让不少用户哭出来了。于是乎,一边是顶级拍照旗舰手机亟需新的图像格式来拯救存储空间,另一边则是大量的低端机型和PC根本无力承担新格式的性能所需。这是否意味着消费类电子产品从旗舰到入门之间的“格差社会”,已经进一步拉大呢?Emmmm……你品、你细品。

  • 进一步收紧应用权限,结果是否可能适得其反?

说实在的,一提到Android系统在应用权限管理上的变迁,我们三易生活总忍不住要长叹一声。毕竟,从最初完全不管控应用程序权限,到后来开始加入原生权限管理,再到现在的“临时权限授予”功能,既可以说这是谷歌“与时俱进”,响应用户的需求,但也可以说这完全是一部分开发者的不自觉,甚至是恶意“钻空子”所导致的结果。

从发展的角度上来看,这显然是一个双输的结局。而从用户体验的角度来说,最新的Android 11预览版中强化的应用权限管理功能,就可能会是一个用户和开发者两头不讨好,“好心办坏事”的典范。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Android 11进一步强化了在Android 10上出现的“有限权限授予”功能。在Android 11里,当应用程序请求定位、麦克风、摄像头等权限时,将不再有“一直允许”的选项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只允许这一次(Only this time)”、“只在这个程序被使用时允许(While using this app)”和“拒绝(Deny)”。换句话说,在Android 11系统里,任何程序都不再被允许于后台调用定位、麦克风和拍照功能了,这显然是为了保护消费者的隐私而做的改变。

但是当我们试想一下,当Android 11的这套权限管理系统在实际使用中的场景时,情况就变得比较有趣了起来。比如说你可能一开始因为看重隐私,选择在使用某聊天软件时“只允许使用一次”麦克风和摄像头,但之后就会发现,每次打开软件都需要授权或许比较安全、但也的确烦心。

又比如说,你可能觉得我这一次用不到它,于是禁止了某软件的定位权限,结果该软件从此时不时就弹出提示,“建议”你开启相关权限,简直烦不胜烦。除此之外,你以为“只在使用时允许”会是最两全其美的权限保护策略,但你没有想到有些流氓软件具备“伪前台”机制,能够在你明明没操作它的时候自启动,让系统以为它正在被使用从而获得相关权限。结果看似周密的权限保护最终还是没起到作用,而你又不敢卸载那些软件,因为“同事、朋友们都在用”。

不难看出,从用户最终的体验来讲,Android 11看似更严格的权限管理策略,的确可能起不到它应有的保护效果,反而会令一些用户感到厌烦。对于这样的结果,我们固然可以说谷歌已经尽力了,错的其实是那些太狡猾的流氓软件,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它既反映了当前Android生态在某种程度上依然缺乏强力管控,并且也从侧面再次告诉大家,在人工智能与大数据时代中,大家要想保护好自己的隐私到底有多难。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iPhone再现“鬼影”Bug 你中招了吗?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