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信军:当前政策对房市股市利好,投资更要在全球寻找大体量市场

原标题:梁信军:当前政策对房市股市利好,投资更要在全球寻找大体量市场

复星集团联合创始人新沪商轮值主席梁信军

近日,由搜狐财经与新沪商联合会联合打造的新沪商大讲堂正式推出,第一期主讲人为复星集团联合创始人新沪商轮值主席梁信军。

梁信军表示,在此次疫情中,中国货币政策面临非常大的压力,如果继续加杠杆,可能会导致海外融资成本进一步提高。内部由于加杠杆需求,要发行更多的人民币债务,融资成本反而是下降,甚至利率也可能会有一定的降低。

从国内资本市场看,梁信军认为目前的货币政策对房价的涨价是有利的,但如果今年房价涨价,也只是昙花一现,并不是健康的供需两旺的现象,更多的是货币推动,而不是需求拉动的现象。

“对股市会有催长的效果跟作用的,主要的原因是货币的发行问题。”梁信军认为,从现在开始到疫情结束,股市还会有下跌的空间。但整个大的形势到今年年底,由于货币的供应关系,股票大概率会涨,也会通过港股通传递到香港去。

除了房、股市之外,梁信军认为对金融机构也是利好。如果今年整个M2扩大,金融机构的坏账率会下降,坏账清缴的紧迫性也会下降。所以,对金融机构的业绩来可能也是利好。

梁信军表示,疫情过后可能还会有第二波影响。对行业而言,弱势行业会向龙头集中、新在线行业获得成长。从战略上,这次疫情会带来这些行业非常重大的改变:手游、在线教育、在线办公。对于中小企业转型,可以借此考虑把业务往线上转型。另外,中小企业遭遇危机情况,需要有人拯救,有人接盘,对龙头企业集中扩大自己的行业规模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机。

梁信军表示,未来要找高增长市场,一定要增加一个维度,就是大体量。他认为,未来的15年,南亚跟东南亚是极为重要的。

大体量有很多衡量标准,其中一个比较容易找的标准就是GDP。如果你现在要找到一个未来15年的大体量的经济体里面的高增长市场,取决于你用什么样的标准来衡量高增长。比如,连续15年或者20年GDP的增长在6%以上,假如以这么一个较低水准的高增长目标来衡量,未来15年20年,可能只有印度能做到。”梁信军说。

对此,梁信军把印度的宏观指标与中国做了对比。

首先,从人口看,中国有14亿,印度13.5亿,中国的人均年龄平均年龄37岁多,印度大概只有27岁多,所以印度年轻人非常多。

第二,GDP,印度和中国的GDP增速很接近,将近5~6%左右,印度今年预计大概在7.3%左右,中国受到疫情影响,今年可能会进一步有所拖累。

第三,FDI,印度基本上是中国的1/3左右。外商的招商引资,如果跟它的GDP的体量比较,印度的GDP只有中国的1/5,但它的FDI大概相当于中国的1/3左右,所以印度的招商引资应该讲,做的非常好。

第四,从进出口看,印度是一个净进口国家,一年要进口1800多亿美元,中国是出口顺差的国家,顺差有3500亿美元,印度的逆差1870亿美元,所以两者对于国际市场的压力的抗压能力是不一样的。因为印度主要是进口国家,有非常大的抗压能力,中国出口国家会受到那些市场压力跟影响。

但有几个类别,印度远远领先于中国。

第一,印度的UPI。UPI是一个系统,由印度国家主导建设,印度的每一个机构,每一个人都赋予一个唯一的金融身份证、金融账号,可以把所有的金融帐户,不管是信用卡,还是银行帐户,还是第三方支付,任何跟钱有关的汇总在一起。使得所有的金融行为最终都是跟这个账号链接。第一个好处就是征信上完全透明。第二,UPI是央行牵头跟50个大银行联手组建的。今年开始,UPI的移动支付可以实现跨金融机构的零费率转账。

第二、印度的Aadhaar系统,也就是印度的公民身份证的数据库系统。现在有将近13.2亿人的脸部的特征、指纹以及虹膜都被采集了,所以它能证明你就是你。这在移动互联网、在金融行业,包括在后面的区块链方面都非常重要。

第三,莫迪上任之后,采取了GST系统,国家统一的税务系统。各个邦只能收一个税,是国家统一的。所以这使得全国就完全统一起来,并且在制造业的减税上力度很大。推动很多行业的放开。另外,印度采用的是一个海洋法体系,相对来说司法方面的还是有先进程度的。

对此,梁信军认为,印度是非常值得看的一个大体量的、高增长的市场国家,无论是制造业、消费,还包括金融,还有基础设施这些等等,都是可以认真地把企业家在中国的能力跟知识复制到东南亚。

在东南亚国家,梁信军表示,如果把南亚、东南亚国家分成一线、二线、三线城市。

他认为,一线市场最值得关注的有三个。第一是印度,它胜在底盘大(体量大)、增速快。第二是新加坡,新加坡毫无疑问会变成整个东南亚的一个CBD。第三个是越南,有很多中国的供应链就转移到了越南,所以在越南是一个现金流的市场。

作为投资,除了熟悉的制造业、消费、金融之外,梁信军推荐大家看三点:第一,是高成本的资本关联的行业。第二,就是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在中国,月活或者日活用户已经停止增长了。但是在印度包括还有东南亚是高速增长,还有25%以上的高增长。第三,跟新生儿有关的。印度这几年都维持在2700万以上的新生人口。新生儿都非常高,因此跟新生儿有关的所有行业都是可以做。

另外,梁信军还建议,如果在印度、越南,尽量不要跟当地的大企业或者家族合作。最好的方式,应该优先找当地的新经济企业合作。

梁信军表示,现在在全球进行投资跟资产管理,最新的挑战不是怎么跑赢CPI的问题,而是怎么跑赢政府的货币发行速度的问题。因为现在越来越多的政府它缺乏自律,也缺乏强有力的外部约束。

对此,梁信军提出三点建议:

第一,要找到一种资产,能够以资产的价值跟全球的经济总量的比例来衡量。

第二,要找到跑赢CPI的资产。但现在只跑赢CPI远远不够,还要跑赢主流货币的发行速度。

第三,要投资一些自身通缩型的资产,也就是交易流通性非常好的通缩的资产。(编辑/郑青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