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公主”号成“恐怖邮轮”,病毒是如何一步步传播的

原标题:“钻石公主”号成“恐怖邮轮”,病毒是如何一步步传播的

教授批钻石公主号防疫混乱 日本政府回应:将彻查他是怎么上船的

▲被问“钻石公主”号确诊官员信息,厚劳省拒绝回答致国会审议中断。视频来源:新京报我们视频

最近半个月以来,“钻石公主”号,这艘全世界最豪华的邮轮之一,成了全世界关注的焦点。

截至当地时间2月20日23时,日本确诊病例达到728例,成为海外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而在这728例确诊病例中,有634例来自这艘邮轮。

人们都想知道,为何新冠肺炎如此大比例地感染了船上游客,在这艘邮轮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钻石公主”号上的疫情蔓延

“钻石公主”号(Diamond Princess)豪华邮轮隶属于英国嘉年华邮轮集团,是一艘长290.2米、宽37.49米、通高62.48米的海上庞然大物。自2004年首航以来,这艘豪华邮轮就经常就近往返于亚太多个区间的港口之间,成为各国中老年游客和家庭型游客的“最爱”。

2018年,“钻石公主”号结束了在澳大利亚、新西兰海域的穿梭巡游,重返远东,开始了穿梭往来日本、韩国、越南、新加坡、马来西亚和中国台湾等地的旅游项目“初春东南亚16天大航行”。事发时,船上共载有3711人,其中乘客2666人,船员及乘务员1045人,乘客中逾半数为年逾六旬的老人,来自世界约30个国家和地区。

2月1日下午,乘客们结束了“初春东南亚16天大航行”的倒数第二站——日本冲绳,登船前往最后一站横滨。就在这一天,1名1月25日在香港下船的游客被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消息传到船上。尽管船上闭路电视轻描淡写地播出了这一消息,但当时不论船东、船员或乘客,都并未将此事看得太重。

2月3日16时许,船长通过广播向全船通报了疫情,当晚邮轮驶入横滨港,较计划提前一天,当晚,日本厚生劳动省检疫团队登船进行通宵检测。2月5日拂晓,广播通报了“10人确诊感染”的消息。

随即日本方面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禁止非确诊染疫的所有乘员登岸;全体乘员需在邮轮上隔离15天(自5日算起);不允许外籍乘客、船员所在国家、地区接走这些人。

仅仅3天后,邮轮上208名参与测试者已确诊64例,占比近1/3,此后确诊人数不断增加,由于船上缺乏相关防护设备,乘客普遍年龄偏大,加上长期隔离,船员纷纷确诊,不安情绪弥漫,随着隔离时间的延长,补给渐渐捉襟见肘,部分患慢性病乘客常用药告竭,各国乘员纷纷要求“登陆”、“回家”。

2月13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宣布,允许80岁以上乘客、慢性病患者及住在无窗房间的旅客在检测阴性前提下上岸隔离;而到了2月17日,第一批外籍乘员(380名美国人)才在美国官方包机全程接送下回到美国继续隔离;直到2月19日,才允许所有检测呈阴性者上岸隔离。

然而在这短短十几天里,“钻石公主”号上的确诊者从最初的1名(且已提前下船)增长到634名,2月20日,日本厚生劳动省证实,两名乘客因疫情死亡,他们都是年逾8旬的老人。

“钻石公主号”上的“隔离工作”

船上疫情传播的凶猛,让人不得不反思,船上的“隔离工作”。

“钻石公主”号停岸后,主要的隔离工作,基本上由日本接管。

而根据相关法律,日本其实没有义务接纳外国船只,并照顾这些外国船只上的乘员。“钻石公主”号的船籍国是英国,其所属公司“嘉年华集团”注册地则是美国迈阿密,所以,日本方面“允许其进港并随后跟进已经是在尽人道主义义务”。

日本承担了对船上乘客进行检测的任务,不过限于技术原因,进展缓慢,船上近4000人,3天仅检测了约5%的乘客。

在此期间,船上的隔离方式采用传统的隔离标准,只有出现发热症状的人才会被送到有消毒的空房间单独隔离。而与发热患者有过亲密接触的人则不会被单独隔离。

▲隔离前夜,船上不断有身穿隔离衣的检疫人员走动。图片来自新京报

这其中,包括单独隔离者在内,他们的生活保障都由船员负责,而这些船员中也有许多后来被确诊,他们作为隔离者与普通乘客之间互通的纽带,想必在接触隔离者时也没有做好自我保护措施。

这种管理上的宽松,还体现在日常乘客身体状况的检测上。“钻石公主”号的船员每天会敲门给游客测体温,但这并非强制行为,船员会征求游客的意见,如果游客拒绝,船员也无法强求。

除此之外,船上中央空调系统也始终未关闭;通风系统以及下水道系统也没有被严格地管控起来。

因为隔离管理上的宽松,以及对船上传染途径控制的不严格,在此期间,病毒很有可能通过食物、接触、空气甚至粪口进行了传播,这也导致传染比例在不断地扩大。

正如一些观察家所指出的,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和SARS、MERS等“同族”疫情最大的区别,一是传播、变异能力极强,但轻症率高,二是无症状感染现象突出,三是感染自愈后再感染的现象较多。

“钻石公主”号上的隔离与管理,似乎没有意识到,他们面临的病毒敌人,具有如此强悍的传播能力。本就密闭的舱体环境,成为了病毒肆虐之地。

日本政府的“无奈”

前面已经提到,这艘邮轮本不属于日本,日本提出救援,是出于“人道主义的义务”。然而,实际上,这艘船中还有数百位日本游客,所以日本方面其实没有那么超然地能视之不管。

更何况,这艘邮轮系日本建造,又是第一艘以日本港口为母港的豪华邮轮,“为日本立过功”,于情于理日方不能“弃之不顾”。

从各种分析来看,将船上3000多名乘客转移到陆上救治并进行隔离观察,都是上佳之策。然而,现实是,日本的医疗条件或许还一下接待不了如此多的“潜在病患”。

据介绍,目前日本包含诊所在内,病床数大概在16万张左右,但专门为治疗感染症类疾病所配备的病床只有不足1900张,只占总数的0.1%,且分布在全国各地,短时间内无法立即调用。

更何况,对如此大规模的乘客进行隔离与看护,他们的食宿与检测、治疗成本也会是一项数额不小的开支。

除此之外,日本政府或许还可能有更高层面的考量。

一方面,一旦大规模乘客转移到陆上,病毒不慎开始蔓延,这无疑会让全体国民为之承担生命安全上的风险。另一方面,日本近年来经济形势不佳,如果疫情传播到日本本土,导致日本成为疫区,这也可能会加剧经济困境。

此外,他们还担心疫情影响2020东京奥运会的正常开幕,对他们来说,没有备选项,因为疫情而推迟奥运会开幕,会打乱太多原有的规划,而让他们陷入紧张和混乱。

因此,考虑以上种种,日本政府对于将船上乘客收治到陆上并予以治疗的这一选项,态度就显得颇为暧昧。

如今,这艘国际级邮轮上,日本之外的各国感染者甚多,日本方面不得不面临由此带来的国际压力。而现在,新冠病毒也在日本国内不断蔓延开来,日本政府面临着来自国际和国内的双重压力。

目前,各国已陆续撤侨,留在船上继续隔离、观察的人所剩无多。

某种程度上,发生在这艘邮轮上的事例,对世界也是一个警醒。“钻石公主”号的案例,已经充分让人们看到了,新冠病毒传播力之“凶悍”。

随着感染者各自归国,接下来,无论日本,还是其他国家,在疫情防控上,都有不少工作需要去完成。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狄宣亚 实习生:张晓雨 校对:刘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