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备案3天募三千万!红会风波后慈善信托迎出圈契机?

原标题:2天备案3天募三千万!红会风波后慈善信托迎出圈契机?

“上海首单抗击疫情慈善信托备案成立 。”“江苏首支抗击疫情助医慈善信托完成首期资金拨付。”“最快48小时备案。”新年伊始,慈善信托成为高频词汇出现在报网新闻中。这款运行了近四年依旧不温不火的信托产品,缘何突然走红?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部分地方红十字会再遭质疑风波,使得公众对专业化、市场化的慈善有了更高的期待,也为慈善信托迎来了一次“出圈”的契机。1月26日,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倡议,61家信托公司迅速集结,三天内募集资金达3080万元。目前,已有10余家信托公司已相继发起战“疫”慈善信托。

相比慈善捐赠,慈善信托优势开始凸显,比如可以点对点服务、财产独立、运作方式公开透明等。身兼多个优势,慈善信托为何发展缓慢?客户or信托公司,是谁在为慈善信托让利?慈善信托发展潜力又何在?还有哪些配套政策需要完善?带着这些问题,业内正在开始重新考量慈善信托的价值与前景。

1、慈善信托迎来“出圈”契机?

48小时火速备案, 61家信托公司集结三天募资3080万

疫情之下,专业的慈善备受期待,慈善信托或迎一次“出圈”的契机。

据中国信托业协会官网消息,1月26日,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成立“中国信托业抗击新型肺炎慈善信托”倡议,61家信托公司集结,三天内募集资金达3080万元。据协会最新公布数据,已联系筛选确定16个项目,其中6个项目已落地,包括向随州市各新冠肺炎救治医院捐赠核酸检测试剂盒,向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捐赠防疫救助资金等。

此外,光大信托、云南信托、民生信托、华宝信托、上海信托等10余家公司也相继设立了慈善信托。根据中信登2月18日公布数据,春节后已办理完成各信托公司报送的公益(慈善)信托产品预登记38笔,其中定向“武汉加油”等专项慈善信托产品计划募集资金可达10亿元。

1月29日,光大信托与蓝帆医疗联合成立“光信善·蓝帆医疗实物救援慈善信托”,是国内第一个实物救援类慈善信托。该信托成立后的两天内,将需求量最大的医用手套发往武汉协和医院西院、黄冈市中心医院、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等。据黄冈市中心医院2月4日反馈,已接收到10万支医疗防护手套。

慈善信托究竟有多火爆,有项目48小时就完成了备案。据新华信托公众号上的信息显示,1月30日备案成立的“新华信托·华恩10号迪马股份医护关爱慈善信托”,迪马股份为委托人,新华信托为受托人,信托规模1000万元人民币(首期资金500万元),用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及其他未来公共卫生事件中的一线医护人员专项帮扶,该信托从筹备到备案获批仅用48小时。

2、“战役”慈善信托面向谁?

主要是一线医护人员

“我们从大年初一(1月25日)开始酝酿,为了将资金最快送到一线,开始就对资金使用路径做了设计和充分披露,2月5日就完成了对武汉协和医院的资金捐赠。资金募集对象均为民生信托在职员工和公司自有资金。”设立了救助疫灾公益信托的民生信托相关业务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介绍。

由公司和员工自发募集资金成立慈善信托的并不止一家。记者了解到,如华宝信托2月19日发起设立的专项慈善信托,首批资金272.8万元,包含华宝信托捐赠和公司员工自发捐款,资金将全部捐助上海赴湖北抗击疫情医院的物资采购项目和相关一线医护人员关爱项目。

慈善信托救助对象分布在全国多地。除上述案例外,如云南信托“云慈济善”慈善信托用于救助云南省内参与抗击肺炎疫情及在其他公共卫生事件中参与防控的医院及医护人员,同时救助云南省内感染肺炎及其他公共卫生事件的患者。

3、为什么说慈善信托公开透明?

点对点服务于受益人 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三方构成信托法律关系

为什么慈善信托突然被追捧?

相比慈善捐赠,慈善信托的确具有不少优势。中国慈善联合会慈善信托委员会主任委员蔡概还告诉新京报记者,一是点对点为受益人服务。慈善信托可以点对点的市场方式服务于受益人,成为公益事业的有益补充。二是慈善信托财产管理、处分透明。受托人接受委托人、信托监察人的监督,必须及时、准确、依法披露信息,尊重委托人的公益意愿和慈善目的。

民生信托相关业务负责人还提到,慈善信托财产的独立性强,依托法律有效实现财产隔离。信托财产与属于受托人的固有财产相区别。当受托人破产时,其捐赠财产也不会被列入破产财产。

财产隔离的特点也被另一家受访信托公司提及,“慈善捐赠中,将资产捐赠出去后,资产所有权就将完全转移给受赠人,成为受赠人的固有资产,无法与受赠人的其他资产隔离。”

比起慈善捐款主要以货币形式为主,普益标准研究员夏雨进一步表示,慈善信托还支持以股权等非货币形式的慈善捐赠,有效拓宽了慈善事业的支持范围。

4、慈善信托为何发展缓慢?

税收优惠“没着落”戳中发展痛点

“目前来看,想做公益事业的人了解慈善信托的还很少,这是慈善信托发展缓慢的原因之一。”蔡概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他介绍,过去做慈善主要采用捐赠方式,2016年《慈善法》做了修改,在慈善捐赠基础上新增了慈善信托,二者都是参与公益事业的途径和方式。慈善捐赠方式中,钱捐出去后,往往是由慈善组织基金会经手;慈善信托经手人主要是受托人,由慈善组织或信托公司担任。

民政部相关数据显示,截至今年2月13日,我国共成功备案285单慈善信托,财产总规模约29.39亿元,其中信托公司单独成立243单,采用“信托+基金会”双受托人模式成立32单。

论专业性、透明度都更胜一筹的慈善信托,缘何近年发展不快,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税收优惠难落地,这也是业内普遍提及的一个痛点。

“慈善信托发展不仅需要社会大众提升对慈善信托的认知度和参与度,也需要国家的相关政策法规跟上。”上述信托公司人士提到,比如税收优惠、治理等方面的操作难度大。

2月6日,财政部、税务总局联合发布《关于支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有关捐赠税收政策的公告》,对企业、个人等通过公益性社会组织等进行慈善捐赠享受相应税收减免的额度、方式进行了明确。“但慈善信托相关法律条文并未十分明确,细节操作存在争议。”该人士说道。

该通知是否适用于抗疫慈善信托抵税?业内人士理解也不尽相同。蔡概还表示,通知里提到慈善捐赠不是信托,所以到目前为止,慈善信托税收问题仍没有直接规定,相关税收优惠政策还需进一步完善。

一位信托业研究人士称,通知暂时无法适应慈善信托,一是之前慈善信托就无法开具地税发票,二是该通知对于慈善信托也没有特别安排,不过慈善信托可以通过向公益组织或者政府部门活动抵税发票。

夏雨认为,通知第三条指出,“单位和个体工商户将自产、委托加工或购买的货物,通过公益性社会组织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部门等国家机关,或者直接向承担疫情防治任务的医院,无偿捐赠用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免征增值税、消费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因此,用于抗疫慈善信托符合该规定,能够抵扣税额。

除相应税收规则尚不明晰外,民生信托相关业务负责人建议,希望慈善信托在备案登记方面能有更多的政策支持,这也是慈善信托的发展基础。

5、慈善信托潜力如何?

分析:公益/慈善信托的需求存巨大缺口 但难成信托业务的盈利来源

借这次“战疫”慈善信托的契机,业内正在开始重新考量慈善信托的价值与前景。这会不会催生更多委托人来和信托合作?

蔡概还表示,看好慈善信托发展前景,慈善信托和捐赠一样,同属于人们参与公益事业的途径。如果加以了解,就能更好地从中挑选。现在一些人在设置家族信托时,已配备一定慈善信托。

民生信托相关业务负责人表示,我国目前对公益/慈善信托的需求存在巨大缺口,虽短期内不一定成为信托公司的盈利蓝海,但也将通过“慈善基金会+公益信托”、“互联网+公益信托”、“家族财富管理+公益信托”等创新业务模式,成为部分专业化特色突出信托公司亮点。

“基于服务信托的政策引导以及目前慈善信托的巨大需求,未来该类业务占比将会上升。这也是体现社会文明程度提升、法制意识提高、信托公司回归本源等多个因素共同推进的结果。”该人士进一步称。

上述信托研究人士也认为,慈善信托在我国刚刚兴起,其本身所具有的作用和功能还没有安全发挥出来,未来发展空间仍较大。慈善信托与公益组织可以优势互补,互相竞争,更好地促进我国慈善事业发展。随着慈善信托不断发展,其在信托业务的占比会逐步提升,但考虑到慈善信托的公益性,其可能难以成为信托业务的盈利来源。

值得一提的是,疫情期间设立的多只慈善信托,受托人都明确不收取报酬,资金全部用于慈善。一位受访人士表示,日常情形中,信托公司如果在慈善信托中收取一定报酬,主要也是为覆盖成本,而不是为了盈利,收取比例可与委托人协定。

“而且一般情况中,受托人并非不能获得报酬,委托人更期待的是高效运作。就像本次红会受到批评,主要是因为物资没有及时发放。”该人士提到一个“相对成本”的概念,如果捐赠者自己去做慈善,相对成本一定高于专业机构。

他认为,慈善信托短期内难以成为业务收入主要来源,原因也包括总体规模尚小,没有形成规模效应。而税收优惠政策抑制的是委托人的积极性和实际影响参与规模,对信托公司这个受托人角色来说积极性影响不大。

新京报记者 程维妙

编辑 陈莉 校对 李世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