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课“达人”支招:轻松在线教学这样做

原标题:慕课“达人”支招:轻松在线教学这样做

“分享式学习不是简单地接收知识,它将改变以往的从教到学的简单给予关系,把学习变成一种集体参与和集体创造。”山东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教授王震亚说。

当下在线教学如火如荼,从2020年2月17日开始,一批率先组织在线教学的大学开启了新一学期的在线教学工作,一大批任课教师也摇身一变成“主播”,开启在线教学之旅。

山东大学机械工程学院王震亚教授是名副其实的慕课“达人”,他先后主讲了4门慕课,其中两门课程入选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人人爱设计”是网络上最受欢迎的设计类课程,还成为首批入选“学习强国”的课程。对于如何开展在线教学,他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

谈起在线教学,王震亚认为应该追溯到本世纪初,教育部在2004年前后启动了精品课程建设工程,到2010年,教育部先后评选出近5000门国家级精品课程,还有数以万计的省级精品课和校级精品课。“这项工程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各高校的参与度也很高,但大部分精品课程在之后的十年中并没有发挥出预期作用。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精品课程以网站静态展示为主,师生、生生之间缺乏有效的动态联系’。”王震亚如是说。

直至2012年,慕课(MOOC)闯入人们的视野并迅速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关注,我国大力开展慕课建设,目前开课数量和应用规模已跃居世界第一。王震亚认为,慕课能在几年时间内发展如此迅猛,一方面要归功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和支持,更重要的是在于慕课原本具备的开放性和学习者对优质课程资源的需求越来越高。

伴随慕课发展,投身线上教学的教师面临的问题也有所不同。2014—2016年最早做慕课的时候,大家都在尝试,有的教师直接引用过去精品共享课的资源,还有些教师则按照自己的想法、适合自身的方式进行课程的设计和讲授,比如台湾大学叶丙成老师、浙江大学翁恺老师都是在自己的家里录制慕课,教师的个人风格可以得到充分展现。而今天由于教育部和各高校的重视,慕课视频的制作日趋精美,主讲教师的授课风格反倒因视频制作的范式、要求等因素受到了限制。为此,王震亚针对在线课程的策划和设计,给出了个人建议。

通盘考虑 精打细磨

在线教学的第一步是进行教学设计,而设计的前提是明确课程的主题具备广泛的传播性,且这也是学生所需要的。毕竟“并不是每门课都适合做在线课程,也并不是每位教师都适合做在线教学”

其次,王震亚建议,如果是线下课程转变成线上课程,教师还需要根据网络传播的特点进行知识点的梳理和提炼;课程的受众群体从线下课程的几十名学生变成线上成百上千的学生,教师在制定教学培养目标时也需要作出相应转变。然后在此基础上,教师再进一步制作课件、准备视频拍摄等。

王震亚以自己的“设计史话”课程为例进行了分享。在2017年录制该课程之前,他先花了一年半的时间编写了一本配套教材(《工业设计史》,高等教育出版社,2017),厘清所有知识点的逻辑顺序后再进行课程大纲的梳理;录制时需根据线上授课的特点将视频时长控制在一集5~15分钟,且每个视频包含1~2个知识点。他强调,教师设计在线课程时一定要吃透教材和相关参考书后再进行知识点的提炼,避免出现知识点碎片化而不够系统的情况。

王震亚表示,在践行“停课不停学”政策的前提下,学校还需遵循教学规律,尊重教师在教学上的主动性,合理安排在线课程。比如,现在有学校为方便教学管理,要求所有教师都使用直播平台按照课表上课,虽然这样做有助于减轻学生管理方面的压力,但是教师一方面要经过技术培训,一方面还要考虑如何在不受相关平台、网络技术的影响下确保课程质量等,实际效果还有待检验。

另外,灵活运用各种工具是他提出的另一个建议。王震亚认为,利用微信、QQ进行直播或是录屏软件等方式都是当下可以利用起来的在线教学工具。这些工具为人所熟知,学生也不需要什么培训就能掌握,更能激励教师更多地发挥个人的主动性,探索自己擅长的方式进行在线课程的设计和制作。

整合资源 有效互动

访谈中,王震亚教授还特别提出了一个词“POOC”(pan - open online course),可以译为泛慕课。他认为,一线教师在线教学中应该充分利用网上优质资源丰富自身的课程,也需要把多门相关主题的慕课、线上资源整合用于个人线下教学的补充,因为在线开放课程最重要的一个属性即开放性。而所谓的pan-,牛津词典的释义是including all of something,意味着更大的开放性。教师在平时的教学中可引入不同形式的线上、线下资源,抑或其他学校、教师所掌握的资源等。

对此,教师可以通过组建开放式的在线教学共同体来实现。“比如我和其他学校几十位教工业设计史的年轻教师组建了一个工业设计史教学资源共享群,群里的老师非常活跃,讨论也都基本围绕教学展开,大家还可以分享相关备课资料、上课经验等。资源共享对教师平时的备课、教学等日常工作有所帮助,而在线的互动交流也可以加强教师间的联系,有利于大家相互帮助,共同成长。”王震亚表示,“这就是泛慕课的一个体现,可以有效地实现教学资源的共享帮助教师搭建相互合作的平台,真正打破学校之间的围墙。”

事实上,在线教学不仅使教师与教师之间联系得更紧密,而且使教师和学生之间的“黏性”大大增加。因为在传统的线下教学中,师生之间的沟通和交流频度普遍较低。麦可思研究发现,2018届大学毕业生与任课教师“每学期至少一次”或“每月至少一次”课下交流,分别占比28%和23%。而QQ、微信、网络平台等各种媒介工具的出现,为教师与学生进行跨时空、跨地域的互动提供了便捷,一定程度上也有助于加强师生间的互动与交流。

但值得注意的是,教师借助QQ群、微信群与学生互动时,要适当做好自己的角色定位,当互动中出现学生不敢发言或是参与性不高的情况时,教师不能单纯通过激励的方式调动学生的主动性,而是要反思自己的作业设计,给学生布置的作业、布置的讨论话题等是否是学生感兴趣的,在学生看来是否是有价值的,以此促使学生自发参与。因为95后、00后的学生都很有自己的想法,他们会考虑教师布置的作业和讨论是否有趣味性、是否能提升个人能力等,以此选择学习方案。

在此王震亚也结合个人经验进行了分享,比如他平时会将在网上看到的与教学相关的文章或报道随时转发到群里,让学生学习参考;在做混合式教学时,鼓励学生利用业余时间观看线上视频,线下课堂更多地用来师生互动讨论。线下课堂结束后,要求学生及时把课上小组讨论时的个人观点、汇报内容等发布到线上讨论区,以此促使学生进行自我总结和反思。

除此之外,QQ、微信等互动工具的便捷之处还有很多,比如一些教学进度的安排和调整,教师也可以及时地以通知形式发到群里;如果学生有些私人问题或个人观点不便在群里交流,教师也能通过QQ或微信私聊的方式与他进一步探讨。王震亚认为,加强与学生的互动,除了合理借助在线移动工具外,关键是教师要打破对教学的传统认识,教学不仅仅是停留在课堂上,上课也不能只是为了完成学校要求的课时任务。

考评方法 灵活多样

检测学生学习效果,离不开合理的考核评价。线下教学通常只靠一两次考试评定学生一学期的学习效果,可能会造成学生临时抱佛脚,考完即忘的情况出现。而线上教学,相关平台会记录每名学生的学习过程,教师可以通过查看学生的学习记录,综合评价学生的学业表现。从这个层面讲,王震亚认为线上教学为考核提供了更加全面的依据

其实过程性评价不仅可以在线上获得,也可以在线下让学生自己提供,王震亚曾经在自己的课上做过这样的实验:在学期结束时,他让每个学生提交一份期末自评报告,给自己打一个分数,同时列举所得分数的理由、提交个人学习过程的证明记录。至于为什么采用这样的打分方式,王震亚说:“大学生要学会站在不同的维度检测个人的学习情况,明白过程比结果更重要,而让学生提供所获分数的理由,就是一个过程。这也是他对过程性评价的一个理解。”

另外,在当前疫情特殊时期,王震亚会通过建立微信群的方式监测学生的学习效果。例如,他会在群里发布要求学生提前观看慕课视频,正式上课时,他会要求微信群内所有学生先用一分钟语音讲述观看慕课视频的收获,同时根据视频内容向学生提问,以此进行学生学习过程的记录和监测。当然,评价方式应该是多样的,教师可以根据个人的想法和课程需求灵活设计。

在线教学不是万能的,需要与线下教学相结合。为此王震亚提出了“线上为经,线下为纬”的观点,前者是“知识的梳理”,是对碎片化知识点的脉络整理;后者是“能力的提升”,是指教师怎样把知识点贯通,进而帮助学生实现知识的活用、个人能力的发展,具体表现在师生的互动、生与生的互动,比如学生小组间的协作以及一些探索性的、研讨性的学习等。王震亚谈到,“线下教学虽然与线上教学有区别,但二者都是不可替代的,教师要充分发挥线上和线下教学各自的特点和优势,并对两者进行有效的融合。”

比如针对一些师生互动、讨论需求较多的课程,教师可以用QQ群分组的方式。教师可以按需设置群聊模式,讲课时将其设为全群禁言;分组讨论时,教师可以参与,也可以不在群里,等学生讨论完再回到群里,让学生分组汇报。在王震亚看来,“这种方式在目前情况下也可以体现为线上线下的一种结合。‘线上为经’变成了通过直播课、慕课来实现知识的传授,而传统意义上的线下教学就可能变成QQ群、微信群的这种互动。”

王震亚说:“通过线上和线下的共同参与,让教师和学生共同创造知识,而不只是单纯地从教师到学生的单向传授,这可能将是一种新的教学常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