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女儿疑"精准减持"被问询,黑天鹅频现的亚太药业前路如何?

原标题:实控人女儿疑"精准减持"被问询,黑天鹅频现的亚太药业前路如何?

作者 | 资本市场部

来源 | 野马财经

自去年平安夜,公告称自己9亿收购的子公司失控后,亚太药业(002370.SZ)就一直麻烦不断。

先是2019年的最后一天,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遭到调查,成为《证券法》修订后第一个被立案调查的公司;2020年1月,公司银行账户再遭冻结;如今,实控人夫妻所持股份中近90%亦被冻结……

存款、股份接连被冻结

2020年2月21日晚,亚太药业公告称,公司实控人陈尧根及其一致行动人、配偶钟婉珍持有的公司股份合计4124万股遭法院司法冻结。

截至目前,陈尧根所持股份已全部被冻结,而钟婉珍的股份近7成被冻结。且二人被冻结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达到7.69%。

野马财经注意到,这次股份冻结其实早在2020年1月7日就已发生,然而陈尧根和钟婉珍却并未披露此事,直到亚太药业近日通过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系统查询才得知。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谢连杰律师表示,根据深交所规定,股东持有、控制的公司5%以上股份被冻结时,股东应当立即通知公司并配合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实控人方并未及时告知上市公司,导致上市公司未及时披露,上述两人的行为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另外,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周亚珠律师表示,亚太药业此次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信息披露比实际司法冻结日期晚了一个多月。可见公司在信息披露事项管理中还是存在问题的。在2019年底,亚太药业就已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如最终被证监会行政处罚,亚太药业将面临投资者起诉索赔投资损失。

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亚太药业被质押的股份占总股本比例达到42.41%。

图片来源:同花顺

相关公告显示,本次陈尧根夫妻二人股份被冻结的原因是二人将其所持有的本公司合计3900万股股份质押给宁波银行绍兴分行为亚太集团融资进行质押担保,质押权人宁波银行绍兴分行就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向法院提起诉讼,由此申请冻结了上述股份。

除此之外,从2020年1月11日开始,由于湖北省科投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对亚太药业、亚太集团及亚太药业董事任军采取诉前财产保全措施,冻结银行存款合计4.3亿元。

其中,亚太药业共有三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冻结金额合计1.04亿元。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子公司失控、业绩“变脸”

在遭到实控人股份被冻结、上市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之前,亚太药业还出现了子公司失控的事件。

2019年12月24日晚间,亚太药业公告称,公司对全资子公司上海新高峰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新高峰”)及子公司失去控制。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亚太药业称,2019年11月25日,公司派工作组进驻上海新高峰,被被阻挠。目前派出的工作组未能接管上海新高峰、上海新生源及其子公司共10家公司章、证、照等关键资料。

亚太药业同时表示,上海新高峰及子公司部分电脑损坏,重要资料遗失,部分核心高管员工相继离职。对于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实际经营情况、资产状况及面临的风险等信息,亚太药业也不知晓。

11月16日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中,亚太药业还表示公司能够控制上海新高峰。然而仅仅只过了一个月,“子公司失控”公告就已发出。

野马财经注意到,亚太药业对上海新高峰失去控制早有端倪。

2019年10月28日,亚太药业公告称,公司自查发现上海新高峰的全资子公司上海新生源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新生源”)存在违规对外担保情况。

但这一说法一天之后就被上海高峰董事长任军否认。2019年10月29日,在审议公司2019年三季报的董事会上,任军对这份三季报投出了反对票。任军认为,上海新生源不存在违规担保事项。

回顾历史,2015年亚太药业以9亿元现金购买了GreenVillaHoldingsLTD(以下简称GV公司)持有的上海新高峰100%股权。同时任军以1.13亿现金认购亚太药业定增,获得亚太药业2.03%股权,并进入亚太药业董事会。

当时任军持有GV公司100%的股权,为GV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而GV公司的注册地在英属维尔京群岛。

从履历来看,任军为一名地道的医学专家。资料显示,任军历任上海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分子遗传研究室助教、讲师,香港大学医学院生物化学系访问学者。在收购完成后,任军依然做上海新高峰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至今。

在2015年收购上海新高峰时,GV公司承诺,上海新高峰于2015年—2018年实现的年度净利润数将分别不低于8500万元、1.06亿元、1.33亿元和1.66亿元。并且任军对上述承诺承担连带责任保证。

历年财报显示,业绩承诺期,上海新高峰的业绩整体上“踩线”通过。

2015年—2017年,该公司分别实现净利润9977.43万元、1.08亿元和1.45亿元。而到了2018年上海新高峰仅实现净利润1.46亿元,为当年承诺利润的87.86%。四年累计完成率为101.71%,高出承诺数额1.7个百分点。

令投资者意想不到的是,业绩承诺期一过,上海新高峰业绩就开始大幅下滑。

亚太药业财报显示,2019上半年,上海新高峰实现营业收入2.49亿元,净利润4154.49万元,而在2018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3.5亿元,净利润8560.18万元。营收下滑28.86%,净利润下滑幅度更是超过50%。

亚太药业公告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上海新高峰实现营业收入25,895.75万元,实现利润总额2763.28万元。

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分别适用15%和25%的所得税,扣除所得税之后,上海新高峰的净利润在2072.46万元—2348.79万元之间。

对比上海新高峰2019年上半年的数据,野马财经发现上海新高峰在2019年三季度当季营收不足千万,而净利润更是亏损高达2000余万元。

更有意思的是,在派出工作组一个多月以前,在还没有查清上海新高峰具体的经营情况、资产状况的情况下,亚太药业就开始对上海新高峰计提损失了。

2019年三季报中,亚太药业拟对收购上海新高峰形成6.7亿商誉计提减值准备,并预计2019年全年净利润亏损6.5亿至7.5亿元。

由于亚太药业对上海新高峰失去控制,所以不再将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纳入亚太药业的合并报表范围,将形成投资损失。

所以亚太药业在近日发布的2019年度业绩预告修正中显示,预计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亿元至21亿元,上年同期盈利为2.08亿元。

实控人两个女儿半年套现2.6亿元

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亚太药业麻烦不断,而在2018年下半年及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控人的两个女儿陈奕琪、陈佳琪大幅减持手中股份。

具体来说,2018年9月25日—2019年3月18日,陈奕琪、陈佳琪通过大宗交易和集中交易的方式合计减持2000万股,套现2.59亿元。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不仅如此,就在亚太药业预计全年将大亏的三季报发布之前,陈奕琪、陈佳琪也曾打算减持手中的股份。

2019年9月21日,亚太药业公告,陈奕琪、陈佳琪因个人资金需求,拟分别减持不超过800万股。不过,这份减持方案随即受到了深交所的关注。深交所要求亚太药业是否可能存在信息泄漏及股东“精准”减持的情形。

2019年12月4日,陈奕琪和陈佳琪终止了上述减持计划。

陈尧根现年69岁,祖籍浙江绍兴,曾在绍兴市多个企事业单位任要职。2019年10月,陈尧根家族以39亿元身家登上胡润百富榜。

除了女儿们手握公司大量股份之外,陈尧根的两个女婿也曾为或现为亚太药业的高管。

陈尧根的一位女婿名叫吕旭幸,生于1975年,历任亚太药业销售员、总经理助理、总经理、董事长,现在为公司董事和上海新高峰董事。

另一位女婿叫沈依伊,生于1981年12月出生,历任亚太集团总经理助理、公司销售总监,2017年7月,沈依伊由亚太药业销售总监转做董秘。目前,沈依伊为亚太药业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

两位女婿,再算上陈尧根,以及其妻子钟婉珍,在亚太药业的九名董事中,四名为陈尧根家族成员。

重要子公司失控、净利润巨亏、实控人女儿疑“精准减持”被问询......过去的几个月时间内,亚太药业风波不断。

不过,这段时间内,公司股价似乎并未受到太大影响。

从2019年12月开始,公司股价一路从6.07元/股涨到10.25元/股,此后虽然开始下跌,但也没有低于上年12月的最低点,截至2020年2月22日收盘,股价为7.28元/股,较上个交易日涨幅2.54%。

图片来源:同花顺

对于亚太药业如此现象,你有何看法?这家公司未来又能否摆脱困境?欢迎在文末留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