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2020年选举失败,特朗普不交权该咋办?这一特工机构将解决他

原标题:若2020年选举失败,特朗普不交权该咋办?这一特工机构将解决他

当地时间22日,民主党在内华达州举行党团会议初选。点算60%选票后,参议员桑德斯取得压倒性胜利,支持率约46%。事后桑德斯甚至在社交媒体信誓旦旦地宣布,如果当选总统,会吸纳不同种族、背景的人晋身内阁。如果特朗普在2020年11月被桑德斯击败,他的总统任期将于2021年1月20日结束。随后特朗普将立即停止担任总统,但如果他不愿离开白宫赖着不走呢?

美国法律详细规定了权力移交应该如何运作。法律规定,总统“任期四年”。第20条修正案说,总统和副总统的任期应在任期到达的转年1月20日中午结束。继任者的任期将从那时开始。当然总统可以连任第二个四年任期,但根据第22修正案,任何人当选总统职位不得超过两次。近250年来,美国总统们一直尊重法律,即使选举失败。从某种意义上说,也许这就是美国体制的核心成就:和平地将权力从一位领导人移交给另一位领导人,而不需要世袭制。

因此,美国总统违抗选举结果是不可想象的。但是现在很多特朗普的支持者都在拿这件事开玩笑。正如前阿肯色州州长迈克·哈克比在推特上所写的那样,特朗普有资格获得第三个任期,因为科米、民主党和媒体等人试图耍阴谋将他赶下台,这就是为什么他将成为拥护特朗普在2024年后继续连任的牵头人。尽管哈克比可能是在开玩笑,但他并不是第一个暗示特朗普在总统任期结束后可能不会离开的人。

2019年5月,宗教领袖小杰里·福尔韦尔在推特上提到了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对俄罗斯干预选举的调查。“我现在支持给特朗普赔偿,”他写道,“来作为对这场腐败未遂政变偷走的时间的回报,特朗普应该在他的第一个任期内再增加两年。”特朗普转发了福尔韦尔的帖子。特朗普的前亲信之一迈克尔·科恩也暗示特朗普不会离开:“鉴于我为特朗普先生工作的经验,我担心如果他在2020年的选举中失利,权力将永远不会和平交接。”

特朗普本人曾开玩笑说,他将在任期结束后留任,甚至终身留任。去年12月,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一次集会上对人群表示,他将在“5年、9年、13年、17年、21年、25年、29年…”后离任。他补充说,他开玩笑是为了让媒体“完全疯狂”。就在几天前,特朗普在一次演讲中表示:“很多人批评我的人说,‘你知道他不会离开’。所以现在我就必须开始考虑这一点,因为这的确不是个坏主意。“。这就是特朗普宣传的方式,经常说一些离谱的话,来试探民众的反应。

在过去的十年里,摩尔多瓦、斯里兰卡、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冈比亚等国家的总统曾拒绝离任,有时还会导致流血事件。2016年,约瑟夫·卡比拉在担任刚果总统三个五年任期后决定不下台,宣布将把选举推迟两年,以便进行人口普查。他的决定遭到了大规模抗议,50人被政府安全部队杀害。尽管如此,他还是坚持了下来,并在2018年举行了选举。此后他直到2019年才离任,任期长达18年。

美国民选官员也曾拒绝下台,但他们的职位比总统低。1874年,德克萨斯州的一位共和党州长戴维斯在竞选连任失败后把自己锁在州议会大厦的地下室里,声称选举存在舞弊。该州最高法院审理了一起诉讼案件。这三名大法官都是由现任戴维斯任命的,他们都裁定这次选举违宪和无效。但获胜的民主党候选人科克呼吁公众无视法院的裁决,并计划就职典礼。1874年1月15日,科克率领一支治安队抵达州议会大厦,并在戴维斯与州警察在楼下设置路障的情况下宣誓就职。第二天,戴维斯请求格兰特总统派遣联邦军队。但被格兰特拒绝了,三天后戴维斯最终辞职。

1946年,佐治亚州经历了“三任州长危机”,当时当选州长在就职前就去世了。三个人:即将离任的州长,州长当选人的儿子和副州长当选人,每人都声称有权担任州长一职。州议会投票选举州长当选人的儿子掌权,但即将离任的州长拒绝离开,因此两人都实际占据了州长办公室。当州长当选人的儿子换了锁时,即将离任的州长让步了。三个月后,州最高法院最终做出了有利于副州长当选人的裁决。

美国总统最接近拒绝离任的事情,是富兰克林·D·罗斯福打破传统,在二战中寻求第三个任期。罗斯福拒绝遵守乔治·华盛顿设定的规范,过去历届总统都遵循这一“不成文的传统”,在两届任期后下台。罗斯福成功当选为第三个甚至第四个任期,但罗斯福死后导致美国在1951年批准了第22修正案,将总统限制为两届任期写进了法律中,而不是“不成文的传统”。

如果特朗普赖着不走,国会就会罢免他。由于总统在任期届满或通过弹劾被罢免后,会立即自动失去宪法权威,特朗普将失去指挥美国特勤局或其他联邦特工保护他的权力。同样,他也会失去作为武装部队总司令的权力,无法下令采取军事行动来保护他。事实上,新上任的总统将拥有这些权力。如果有必要,继任者可以指示特勤局特工强行将特朗普赶出白宫。而且由于特朗普是一名普通公民,他将不再免于刑事起诉,可能会被逮捕,并被控非法闯入白宫。

看上去特朗普赖着不走是不可能的,但也有可能出现更可怕的情况,即如果他的失败导致极端主义支持者实施暴力活动。特朗普如果在2020年大选中被击败,他可能会立即开始在推特上说选举被操纵了。还有一种可能性,即第二任期的特朗普通过弹劾被赶下台,而他将其视为政变。他的信息会被右翼媒体放大。如果他的不满直击要害,即使是少数人倾向于暴力,也可能导致致命的暴力行为,甚至可能导致针对新政府总统的恐怖袭击。

归根结底,权力和平交接的关键是即将离任的总统自己的行为。到目前为止,美国在这方面是幸运的。华盛顿在第二个任期后自愿辞去总统职务后,采取措施展示权力的和平交接。他出席了继任者约翰·亚当斯的就职典礼,并坚持在仪式结束后走在亚当斯身后,以示对新总统的顺从。但是,如果特朗普未能履行他作为总统的最后职责,和平移交权力,那么美国的的法律和机构将负责执行选民的意愿。但如果这些也失败了,那么美国就歇菜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