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 | 武汉一家3口确诊拒不住院?社区书记讲述事情始末

原标题:新冠肺炎 | 武汉一家3口确诊拒不住院?社区书记讲述事情始末

社区工作人员给贴封条 受访者供图

文 / 健康时报记者王艾冰

“我们小区陈北洋全家3个人都确诊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是拒不住院,就在家待着。”近日,健康时报记者接到了一封来自武汉市桃山村小区数百业主的一封求助举报信。

健康时报记者辗转联系上了负责桃山村小区的社区书记帅霞告诉健康时报记者,“经过了两天两夜,已经送到隔离点。同时应该理解,如果我生病了,大家都像看到瘟疫一样异样的眼神看我,我也会觉得很难受。”

“在这场新冠病毒灾难面前,我们一家人也是受害者,说心里话,我们也想去医院治疗,但一直没如愿,我们也度过了极其艰难和无助的时候。”一封署名为陈北洋的道歉信就也讲述这件事情的原委。

一家3口确诊肺炎,早期联系多家医院均无床位

“我知道他们从原来居住的社区来我的社区后,就立刻向街道报告准备给他们申请床位。”帅霞告诉记者,他们一家以前住在张家湾社区,她跟张家湾社区的工作人员商量后,决定由张家湾社区负责给他们申请床位。“

直到2月10日,床位一直没有申请下来,张家湾社区表示一直在报,但是都无果。”帅霞告诉记者。

“我们家3人在1月26日前后拍CT疑似感染了病毒,就来到儿子位于桃山村小区的房子里隔离。期间我们也做了核酸检测,2月3号检测结果为阳性,我第一时间将此情况向张家湾社区等处作了汇报,请求帮忙联系医院让我们能得到救治,同时还通过公布的多条官方渠道反复求助均无结果。在此期间我们沒有坐以待毙,除服用医生开的药外,还通过朋友关系请李跃华医生上门给我们治疗。”这是陈北洋在致歉信中提到自己与家人确诊及治疗的过程。

2月22日晚,健康时报记者辗转联系上了陈北洋道歉信中提及的医生李跃华,同时向他求证了这封道歉信是否为陈北洋亲写。“我看到信也去找他求证了,他告诉我是他自己写的。”李跃华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李跃华回忆,第一次见到陈北洋是1月30日下午5点,那个时候,陈北洋已经连续发烧10天。1月29日晚,陈北洋儿子的病情急剧恶化。“他们拨打了120求救,准备把处于危险境地的儿子送去医院抢救,先后跑了3家医院,折腾了一夜均无法入院。

“我去到他们家最大的感受是他们全家都非常害怕这个病。”李跃华介绍,每次去他们之间的交流都不多,只是说一些病情恢复情况。即便是在家里也会戴着口罩。 “医生都是要求我们在家里戴口罩,所以还是戴着。”李跃华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他认识的陈北洋话不多,非常谨慎。

“最需要床位的时候没有,为什么缓解了又要让住进去?”

“他们家病情最重的是儿子,儿子表现出了强烈的恐惧心理,在快好的时候都还想要住医院。”李跃华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他们一家3口在病情没有恢复的时候都表达了想住院的想法。

帅霞告诉健康时报记者,知道这一情况后,她立马给陈北洋的儿子核实情况,他们也承认了,但是拒绝入院。理由是,“我们已经好了。”

“你们属于确诊病人,想要解除的话必须要做核酸检测。”帅霞强调到,邻居都很恐慌,你们先不要出门了。给他们打完电话后,帅霞马上给警方打电话,请他们明天一起去陈北洋家,劝他们隔离。帅霞告诉记者,“当时我想要是他们不同意的话,我只能到他家门口贴封条,如果他要买什么东西,我就拆了封条把东西送到他们家里去。”

那天,桃山村小区的居民开始陷入了恐慌,各种良莠不齐的信息混杂着对帅霞的抱怨接踵而至。晚上帅霞在桃山村小区居民群里简单的澄清事实后说,“我手机24小时开机,欢迎你们询问。”那一晚帅霞无眠。

“第二天早上上班后,我就接到了区里的电话,让我一定要把他们三个送走。”帅霞介绍,但是,现在陈北洋一家都觉得自己好了,之前想去医院没有床位,现在去医院会二次感染,所以他们才不愿意。

“2月12日下午,我们社区、警察以及陈北洋单位的领导一起去了他们家,他们2个小时后才把门打开。”帅霞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他们开门后就说,“你们当时不救我,现在痊愈了,你们又想让我去隔离,我们不接受。”之后就让所有人离开了他们家,再也不开门了。

帅霞等人在陈北洋的楼下从下午3点等到了6点,当时一个领导提议,让防疫站的人来对他们进行核酸检测。“他们也同意这个方案,并承诺,如果是阳性一定去医院,如果是阴性就自己在家里隔离14天不出门。” 帅霞介绍,晚上9点,防疫站的工作人员对他们进行了核酸检测。

离开陈北洋的家时,为了让小区居民放心,还在他的家门口贴上了封条。

全家核酸结果呈阴性 入住隔离点后妻子又转阳

2月13日下午1点,陈北洋一家的核酸检测结果显示全部为阴性,考虑到众多居民的想法,帅霞坚持劝说他们一家人进入隔离点。这个劝说一直到了晚上8点。

“我不吃,我现在吃不下,心里有点难受,正好你打电话,我就跟你吐个槽。”帅霞刚刚把陈北洋一家三口送进隔离点,回到社区后迫不及待的告诉记者,现在陈北一家已经在隔离点住下了。

帅霞介绍,他们开车把陈北洋一家送到指定隔离点后,由于隔离点没有被褥,他们就帮陈北洋回家取,隔离点空调没开,帅霞和领导就去给他们借了电暖器。

晚上十点结束采访后,帅霞给记者发来了一段话,她说,我刚刚又去隔离点给他们送了一些衣服,帅霞离开的时候,陈北洋跟她说到,“这里边只有你是好人。”“我说我不想做这个好人,只要你们能够得到最好的治疗、最好的照顾就可以了。”帅霞回复道,并嘱咐他们,“你们现在是阴性了,但是两次阴性才算。”

2月16日,陈北洋一家再次进行了核酸检测。“他妻子的核酸检测结果又呈现阳性,按照隔离点的规定已经把她送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进行治疗了。”2月20日下午,陈北洋所在街道的负责人向健康时报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

“解除隔离和出院必须要同时达到3个标准,首先是必须检测两次核酸检测为阴性;另外,胸部CT显示基本吸收;同时还要伴有大幅度症状的减轻。”一名医护人员告诉健康时报记者,陈北洋妻子核酸检测结果一次阴性一次阳性很有可能是因为妻子本身并没有完全好转,是需要进一步入院治疗的。

采访的最后,帅霞哭了,他告诉健康时报记者,面对疫情必须接受隔离,同时最不希望看到的是生病的居民受到委屈,因为谁也不愿意生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