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德西韦临床试验结果4月揭晓 中国三项专利已获批

原标题:瑞德西韦临床试验结果4月揭晓 中国三项专利已获批

针对吉利德公司倍受关注的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在中国临床试验的进展以及相关的专利申请授权情况,2月25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何志敏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临床试验目前正在进行,4月27日公布初步结果。

他还表示,围绕瑞德西韦,吉利德科学公司在中国申请了八项专利,目前已经有三件专利已经授权,还有五件正在审查的过程中。

严格的药品知识产权保护

“这八件专利的申请的保护范围涵盖了化合物的核心结构和类似结构,就是它的化合物制造剂,以及相关制作方法,用途等等。”何志敏表示,“药品是特殊的商品,药品研发投入巨大、时间长、风险大,特别需要有力的知识产权保护。”

截至发稿,吉利德公司尚未对专利授权获批向第一财经记者作出回应。

何志敏还说道,根据我国的专利法的规定,专利权被授予之后,除了专利法规定的特殊情形,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专利权人的许可,都不得以生产经营为目的制造、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专利产品。他所说的“例外情形”,是指包括专为科学研究和实验技术实施的专利技术,以及为提供行政审批所需要的信息而制造使用进口的专利药品。

2月4日,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发表声明称,该所已依据国际惯例,从保护国家利益的角度出发,在1月21日申报了瑞德西韦的中国发明专利(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用途),将通过PCT(专利合作协定)途径进入全球主要国家。

此外,中国企业已经生产出瑞德西韦的仿制药。博瑞生物医药公司2月11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于近日成功仿制开发了瑞德西韦原料药合成工艺技术和制剂技术,并已批量生产出瑞德西韦原料药,瑞德西韦制剂批量化生产正在进行中。公司还表示,如果该产品能获批上市,疫情期间将主要通过捐赠等方式供应给相关病人。

对此,何志敏表示:“药品作为一个特殊的产品,无论是在原料药,还是仿制药都需要经过药监部门的严格审批才能上市,对于医药企业来说,在生产、上市与专利相关的产品时,都应当依法进行,不仅要通过药品监管部门的审批,也要尊重专利权人的合法利益。如果有专利权人认为侵犯的有侵权行为,可以按照法律的规定向法院提起诉讼。”

患者招募进展缓慢

目前中日友好医院曹彬教授团队针对瑞德西韦的临床试验已经取得一些进展。第一财经查询相关临床试验注册网站时发现,2月24日,瑞德西韦重症患者临床试验在试验设计和初步结果两栏中做出修改,将患者人数由原来预计的452名增加一名变成453名;并完善了出院标准一栏,加入了包括呼吸道临床症状改善等具体条件。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由于瑞德西韦药物对纳入临床试验患者的要求较高,病人招募有一定难度。武汉金银潭医院多位医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自己所负责的病人没有参与这项临床试验的,因为达不到临床招募的标准。

瑞德西韦2月6日正式开展临床试验,根据病人招募标准,重症患者必须处于发病的12天内,且过去30天内未接受过其他治疗干预;轻症患者必须处于发病后的8天内,候选者的核酸检测必须都是呈阳性。

由于大部分重症患者此前已经服药或接受治疗,因此这项临床试验将很大一部分患者排除在外。而另有一部分临床症状严重的患者,可能因为没有拿到核酸检测阳性结果,也被排除在外。

第一财经记者多次联系曹彬教授团队,截至发稿没有得到回应,目前尚不知453名重症患者的实际招募情况。不过根据此前外媒的报道,在临床试验开展10天后,招募患者数量不足200人,担心临床试验进展缓慢。

对此,吉利德科学中国方面援引公司全球发言人回复第一财经称:“瑞德西韦的临床试验是由中国团队开展而非吉利德公司,任何与临床试验相关的问题,最好由中方研究者来回答。”

上海复旦大学的病毒学家姜世勃上周接受《自然》采访时预计,针对瑞德西韦研究应该在4月底之前完成,可能最早在5月份会得到中国当局的批准。“但那时疫情可能已经过去了。”他说道。

上百项临床试验“在路上”

据第一财经记者根据中国临床试验注册相关网站统计,目前包括瑞德西韦在内针对新冠肺炎治疗的临床药物试验数量已达上百项,其中既包括西药超过50个临床试验,中草药超过20个,还有一些诊断方法和其他疗法。

针对临床试验药物的加速审批,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颜江瑛2月25日表示:“要把好药品上市前后的质量安全关。上市前,启动应急审批程序,在保证安全有效的前提下加快审批。”

上海援鄂医疗队队长、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郑军华日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临床研究要具备严格的条件,临床试验规范是非常重要,我们要推进临床的创新,但是我们也要保证病人的安全。这里有一个伦理的关系,也有一个必备的原则,要最大程度保护患者的治疗效果。”

世界卫生组织也在积极评估中国的临床试验。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苏米娅•斯瓦米纳坦(Soumya Swaminathan)表示:“如果中国的试验(每项试验多达600人),在设计时没有严格的研究参数标准,如对照组、随机化和临床结果的测量,那么这些临床试验的努力将是徒劳的。”

为此,世界卫生组织从一开始就与中国科学家合作制定标准。例如,在测试的临床试验之外,病人的恢复或病情加重的阶段都应该用同样的方法来测量。Swaminathan解释说:“我们希望能把某种结构框架引入到整个临床试验的评估中。”

责编:宁佳彦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