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汽"上市"十年:谁来为时间买单?

原标题:一汽"上市"十年:谁来为时间买单?

如果不小心穿越回到2007年,那么你应该不会错过这条来自三月上旬的汽车新闻:

“在广汽集团、南方工业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等汽车企业纷纷公布上市计划后,旗下拥有四家上市公司的一汽集团整体上市计划正浮出水面。”

原一汽集团董事长,现东风集团董事长竺延风

正直两会期间,时任一汽集团总经理的竺延风信心满满,在人民大会堂外的记者采访区首度披露了集团整体上市的计划:“各种方案已在酝酿中,不过离主管部门审批还有一段距离。”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句曾在国徽见证下出口的承诺一拖就拖到了2020年。

近13年的时间过去了,中国成功举办了奥运会、中国汽车市场体量逼近三千万级,上汽集团、广汽集团甚至蔚来汽车都已上市,而一汽集团的整体上市却依旧如雾里看花。

到底是什么阻碍了“共和国长子”本应最先完成的上市使命?在上汽集团总市值逼近3000亿的十年中,这可能也是令一汽人最揪心的一个问题。

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2007年,一汽集团首度发出整体上市的声音。作为“共和国长子”的一汽将如何实现整体上市牵动着所有人的心。分析师们纷纷认为,由于一汽集团同时拥有四家上市子公司,因此它极有可能在A股市场中选择一个平台,将资产注入以完成整体上市。

可选择的平台被外界集中锁定在了两家之间。首先是最先上市的一汽轿车(000800),它包含了奔腾等我们所熟知的一汽自主乘用车品牌,是一汽旗下自主板块乘用车的主干力量。同时,一汽轿车位于集团总部长春,股权关系更为简单,更有利于整体上市。

紧随其后的是一汽夏利(000927),直到现在,夏利都是最为中国人所耳熟能详的自主品牌。而在当时,一汽夏利不仅销量更多,同时手中还握有30%一汽丰田股权,在利润率等各个方面都更占优势。

然而,一汽集团最终并没有执行这两项方案。或许是将所有资产注入某一上市子公司的复杂性太大,2010年,一汽集团一汽集团成立了一汽股份公司,并按计划将公司核心业务与主要资产逐步注入到该公司当中。

而在准备的过程中,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的同业竞争问题成为了一块最难啃的骨头

就在上汽集团、广汽集团纷纷顺利上市的2010年,一汽集团却陷入了一团无法脱身的泥淖。在一汽集团正将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两个上市公司股份转移至一汽股份公司的过程中,监管部门却出手按下了暂停键:根据要求,一汽集团必须解决两者存在的同质化竞争问题。

所谓的同质化竞争问题,通俗来说其实就是同一家上市公司的子公司业务不能相互竞争,而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两家公司的主营业务都是乘用轿车,二者存在实质上的同业竞争。

为此,一汽集团不得不暂时放下了整体上市的计划,并立下了“5年内解决同业竞争问题”的军令状。在当时,许多人不能理解为什么需要五年时间来解决这个问题,但实际上,五年只是一个开始。

保大还是保小?

尽管同属于一汽集团旗下,但若细究起来,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之间的联系并不密切,二者互为独立个体,有独立的体系结构与股东体系。除此之外,一汽轿车手中还有一汽马自达等合资业务,一汽夏利手中还持有一汽丰田30%的股权,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下,要将二者合二为一绝非易事。

同业竞争的难题,困扰的不仅仅是一汽集团的整体上市问题,也给奔腾与夏利的发展带来了实质性的伤害。在2010年之后,中国汽车工业进入了一个快速的爬坡期,夏利、奔腾却因为彼此的牵制并没能得到充分的发展,逐渐被落在了后面。

这其中,一汽夏利所受到的伤害尤重。没能及时革新技术,推出新产品的夏利,从国民神车的位置加速滑落。在2010至2015年间,主业经营业务节节败退。直到2015年12月份,终于走上了“刮骨疗伤”的难解局面。

2015年12月,一汽夏利将动力总成资产和研发资产出售给控股股东一汽股份,获利28亿元实现年度扭亏为盈;

2016年8月,其决定出售一汽丰田15%的股权出售给一汽股份,获得25.61亿元的资金;

2018年8月,一汽夏利将旗下全资子公司一汽华利100%股权连同不低于8亿元的债务,以1元的价格转让给造车新势力企业拜腾;

2018年11月,一汽夏利将仅剩的15%一汽丰田股权作价29.23亿元转让给了一汽股份,至此,一汽夏利已只剩下了一个干干净净的“壳”,同时,它在2018当年的亏损依然高达12.63亿元。

2019年,一汽夏利将最后剩余的“资产”——造车资质一鼓作气以合资公司的形式转让给了南京博郡,而剩下的43.73%的股份与剩余资产全部转让给了铁物股份。这意味着一汽夏利在实质意义上已经完全掏空,它的销售业务将转变为铁路物资供应服务和生产性服务业务,而其与一汽轿车的同业竞争问题也就以这样的方式得到了解决。

然而,这对于一汽集团来说并不是同业竞争的终点。在一汽股份这些年的置换过程中,其本身也吸入了部分乘用车资产,这使得一汽股份也出现了乘用车业务的同业竞争问题。

这一次,一汽集团没有令一汽轿车走上夏利的老路。2019年初,一汽轿车就与一汽股份来了一出精彩的“乾坤大挪移”。

2019年4月11日,一汽轿车发布公告称,一汽轿车将拥有的除财务公司、鑫安保险之股权及部分保留资产以外的全部资产和负债作为置出资产,与一汽股份持有的实施部分资产调整后一汽解放100%股权中的等值部分进行置换。

如此一来,一汽轿车这一上市公司摇身一变,成为了不再生产轿车以及乘用车业务的“商用车公司”,而一汽股份则如愿拥有了一汽轿车乘用车业务的全部资产。

2020年2月18日,这项涉及270亿资产变动的重组方案获得了证监会的通过,一汽集团内部的同业竞争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而这一天距离当初许下承诺的时间,已然过去了整整十年。

谁来为失去的十年买单?

一汽夏利成为了历史的尘埃,同业竞争的难题也就此告一段落。然而,在这十年的时间里,不可忽视的却是一汽集团整体上市迟滞背后的管理缺失。

2008年,一个叫做徐建一的中年人登上了一汽混改前夜的舞台中央。这个生在一汽工厂内,长在一汽家属院中的男人,连名字“建一”都包含着做为一汽集团第一批父亲建设一汽的浓厚期望。

这样的一个流着一汽的血长大的孩子,成功当上了一汽集团的董事长,却没能满足父亲的期望。在他的领导下,一汽集团上下风气极为混乱,成为了国家审计署的座上宾。在2010-2015年间,一汽集团内有近百人受到了中纪委的“集体过堂”,某些部门的贪腐甚至构成了“窝案”。

而到了2017年,作为董事长的徐建一也终于难逃法网的审判。在中央巡视组进驻一汽集团后,年过60的徐建一甚至做出了将贪污所得的金条、手表趁夜埋入家中后院树下的荒谬举动。最终,这位在一汽生活了60年的老人被判有期徒刑11年。

“住别墅,开奥迪,拿高薪,就是没有精力搞自主品牌。”这是当时的人对徐建一的评价。在他的主持下,一汽奔腾、一汽红旗、一汽夏利三个本应各有千秋的一手好牌打得稀烂,曾经的“老大哥”一度只剩下了空壳,而整体上市的推动,在如此混乱的财务关系与漏洞百出的内部架构之下,搁浅近十年也不再奇怪。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对于一汽集团这种体量的企业来说,也许一个徐建一无法搅乱它的发展,但其所滋长的风气,却成了对一汽自主品牌的沉重打击,也是一汽集团的整体上市和发展被耽误十年之久的主要原因之一。

前方仍有“八十一难”

错过了十年的黄金市值增长窗口期,一个曾经的王牌上市公司被拆解。从2008年开启的这十年可能是一汽人们心中难愈的一块伤疤。但对于一汽集团来说,整体上市的更多考验还在后面。

一汽集团现任董事长徐留平

与十三年前相比,如今的一汽集团有着更加复杂的组织结构,更加纠结的股权分配,想要全部合入一汽股份的这个“壳”中绝非易事。近年来,一汽集团频现高层人事调动,从一把手换帅徐留平到分公司董事长调动,都被看作是一汽集团“脱胎换骨”的标志表现。

一汽集团现任总经理奚国华

其中,接替一汽集团二把手职位的奚国华可以看作推动集团混改上市的关键人物。这位1963年出生,在铁道部门征战半辈子的老将,有着一条无法被忽略的赫赫战功:成功主持了中国北车与中国南车两大央企集团的战略重组。

因此,当这位汽车界的新面孔被“空降”至一汽集团,他所肩负的使命已经十分明显。如今,这位57岁的老将在短短两年内已经将一汽轿车与一汽股份的架构问题整理一新,但自主企业经验丰富的他还须面对另一个相对陌生的领域。

在一汽集团中,不仅仅存在一汽轿车这样的自主企业,也有着一汽大众、一汽丰田等持股比例50%的合资公司。对于这一部分的股权问题,可能并非明面上的50:50那样简单。实际占据主导优势的外资方是否愿意将50%的利润率让给一汽,未来这些板块的财务报表将如何计算,事关一汽集团未来的市盈率与市值,也再次触碰到了合资股比之下更敏感的深水区域。

树欲静而风不止,一汽集团的“上市之路”考验还在继续。2007年,竺延风的“爆料”随着三年后的拦路难题化为泡影,这一次,面对更加明朗也更错综复杂的形势,不知一汽还需要多少个三年?

【版权声明】本文为汽车头条原创文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