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医大被害人母亲处境:嫌犯被捕,心却破碎,为何破案难慰悲凄?

原标题:南医大被害人母亲处境:嫌犯被捕,心却破碎,为何破案难慰悲凄?

“南医大女生被杀案”告破后,舆论上近乎是“一边倒”。“公众的正义”和“案情的惨烈”所共振出的氛围,让人们觉得这28年的等待是“有意义的”。然而,据媒体报道,“被害人”的父亲已经去世。这种情况下,当一个年迈体弱的母亲,听到这样的消息,心情自然会是五味陈杂。

28年来,作为一个失去女儿的母亲,所经历的“绝望”,“妥协”,“再绝望”,应该是可预见的事实。但是,无论怎样,心底的那块伤痕,终究不会消失。媒体报道中称,嫌犯被捕后,被害人的同学将案件最新的情况告诉其母亲。

虽然,媒体没有具体的提及“被害人”母亲的反应。但是,对于“被害人”母亲来讲,可能嫌犯的被捕,会在一定程度上对其有所安慰。但也只是一种结构性的安慰,毕竟女儿早已不在,已经是不可复还的事实。甚至,从“受害人”母亲的立场来看,有两种平行的情绪会瞬间转换。

其一,嫌犯未被抓捕到时,作为母亲总觉得女儿死不瞑目,所以难以释怀;其二,嫌犯在28年后被抓到,作为母亲对案件关注的那根弦瞬间就断了,并且再次转向无休止的极痛之中。因为,作为正常人来讲,在面对亲缘的惨烈死亡时,总是难以释怀的。

尤其,对于被“奸杀”而死的女性的母亲来讲,更是会陷入无休止的愤恨之中。虽然,这些表现都被28年的岁月,逐步的消磨殆尽。但是,作为已经摸到生命天花板的人,可能对于人生有更不同的理解。并且,从人对生命的理解来看。可能越是年老,越显得朴素真实。

所以,如若说“被害人”的母亲,在28年后等来正义,不如说这份正义是对她生命的作结。因为,“嫌犯被捕,心却破碎”的图景,是能被世人看到的。而随着案情再次被提起,复盘,直至罪恶被惩治,一个母亲的仇怨,会成为难以避免的“自伤能量”。而这背后的生命张力,值得追问,也值得玩味儿。

孩子对于母亲而言,意味着什么,这个应该不用多讲。尤其,当一个已经成年,马上就要走向独立的孩子,遭遇毒手,更是意味着戳心之痛。所以,仅凭“这一点”,就意味着这28年非同寻常。作为一个母亲,在有生之年看到嫌犯被抓,是幸运,更是残酷。

或许,案件永远不破,对于一个年迈体弱的母亲而言,可能真的是好事儿。因为极痛走向麻木,绝望会成为一种“自我保护”。可是,当这种“绝望体系”被打破时,女儿依然无法被救起,那么“二次绝望”就会更加猛烈。这就跟西西弗斯推石一样,要是停下来,就会迎来更痛的毁灭。

所以,对于生命来讲,正义有时候也是残酷的。它让悲剧有终点,却也让悲剧再次发酵。28年的等待,本可以绝望到最后,但是,突然袭来的暂停,却可能彻底击穿人性最后的平和。所以,对于“被害人”的母亲。那种麻木的痛,再一次被唤起,被激活。

要知道,“美好的想象”和“现实的残酷”总让人觉得天理不公。就“被害人”来讲,如果顺利毕业,在那个时代,很容易谋得一个“金饭碗”。可惜的是,一场“无妄之灾”,让一个人,一个家庭彻底梦碎。想必这种遗憾在其母亲的想象中,也是隐约存在的。

不得不说,菩萨也是选择性地留善。她让人看到正义,却不会让人看到希望。地藏菩萨说:“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但是,在具体的现实里,就算嫌犯被死刑处决,可能“被害人”及家属,也再难回到案前的状态。因为,伤害性是永久的。

活得越久,人就越觉得命运是存在的。所以,很多极痛之人,最后只能空悲叹“一切都是命运”的陈词滥调。作为母亲,她的绝望比女儿的绝望更具体,28年前的那个夜晚,女儿的极痛带着死亡的气息。而28年后的母亲,所谓的极痛只剩下眼泪和沉默,而这却是生命中最残酷的图景。

是的,“苦痛会熬过去,但是死结永远解不开”。人们常说,要想得开,不然人生一世,绝望会随时而来。只是,对于极痛的情绪,很多时候真的会让一个人“异化”。比如,子女的不幸离世,配偶的不幸离世,都可能将一个人彻底击垮。

人的一生犹如钟摆,注定在欢乐和痛苦之间摇摆。只是,多数人根本不知道轨迹如何,甚至,不能保证明天是否还能醒着,看到新的太阳,吃到重复性的餐饭。但是,这从概率上讲,却又是小概率事件。不幸的是,总有人遇上不幸,并且没有重来的机会。

就个体而言,极痛事件的到来,意味着百分百地摧毁。所以,“命运说”能流行起来,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很多人一生精明,却在无妄之灾后,无奈遁入空门。很多时候,他(她)们不是在找神,而是在寻找内心的平衡,即便不太容易。所以,对于“被害人”的母亲而言,当她再次面对28年前的案子时,重要的不是女儿的瞑目,而是自己的弥合。

说到底,传统的亲缘文化中,最经不起“白发人送黑发人”。所以,这种苦痛肯定是会伴随一生的。据媒体报道,“被害人”的母亲每年都会到案发地悼念女儿。坦白讲,物是人非是小事,但是28年的等待,也不见得就是她想要的结果。何况,接下来的案情走向,还处于谜团之中。

基本的道德审判中,嫌犯已经被判死刑。但是,对于现代社会的正义来讲,更多强调法理正义。所以,就算判死刑,也会将案情复盘清楚后下结论。因为,这关系到当年到底发生过什么,嫌犯是在怎样的触动中,最终成魔。

很多时候,公众舆论只关注结果正义,而对于过程中的细枝末节,会本能性地忽视。但是,作为“被害人”的母亲,却总会被过程牵动。她以为这样就能告慰女儿,可是,从真实的意义上,这只不过是一种“我执”,只会加重痛苦,不会走向光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