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业全能选手益客食品IPO:全产业链大而不强,毛利率远低于同行

原标题:禽业全能选手益客食品IPO:全产业链大而不强,毛利率远低于同行

斑马消费 沈庹

养殖业高歌猛进的当口,又一家企业准备冲击A股上市。

益客食品与其他同行的不同之处在于,公司并不止布局养殖业的一两个环节,而是几乎参与了整个鸡鸭产业链,做饲料,育种禽,搞屠宰,还开连锁店卖熟食。

但是,即便公司成为一名“全能选手”,也并不能规避行业下滑带来的系统性风险,2017年,公司业绩下滑近六成。而且,全面布局但产业大而不强的尴尬,影响了公司的盈利能力,还带来了大量的关联交易。

另外,公司大量的不合规行为,如现金收款,因安全生产问题、环保问题等遭遇的行政处罚,大部分也和公司业务的全面布局相关。

全能选手

近期,江苏益客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益客食品”)披露IPO招股书,拟登陆创业板募资10.61亿元,主要用于屠宰生产线的建设。

公司所处的鸡鸭产业链,上市公司众多,饲料+养殖的新希望(000876.SZ),养殖+屠宰的华英农业、民和股份、圣农发展、仙坛股份(002746.SZ),都是公司列举的主要竞争对手。

但公司商业模式不一样,主营业务分为禽类屠宰及加工、饲料生产及销售、商品代禽苗孵化及销售,以及熟食及调理品的生产与销售四大板块,涉及了鸡鸭产业链的大部分环节,堪称“全能选手”。

公司实际控制人田立余早年曾在山东六和集团(2011年注入新希望,组成现在的新希望六和)担任肉食事业部副总,2008年创立益客食品。

早期,公司主营业务为禽类屠宰及加工,辅以少量饲料销售业务;随后,为增加产业链经营环节,公司开始大规模发展饲料业务;紧接着,公司进一步拓展产业链经营的长度,涉足上游种禽业务;近几年,公司经营方针逐渐向终端消费延伸,进入熟食及调理品业务,并建立一个休闲食品连锁体系。

为了卖鸡鸭制品熟食,公司设立了线下连锁店爱鸭,截至2019年6月底门店数量538家,分出一只手与周黑鸭、绝味食品(603517.SH)、煌上煌展开竞争;公司甚至还发力做休闲包装食品,而零食巨头良品铺子(603719.SH)、三只松鼠早已推出类似产品。

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共有23条禽屠宰线,鸭屠宰线17条、鸡屠宰线6条;6条饲料生产线;3个商品代鸭苗孵化场、1个商品代鸡苗孵化场;2条调理品生产线、1条熟食生产线。

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74.51亿元、75.21亿元、99.05亿元、69.83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83亿元、7884.43万元、1.59亿元、1.85亿元。

2018年,公司对外销售55.61万吨鸭产品、32.11万吨鸡产品、42.75万吨饲料、1.44亿羽鸭苗、3793.78万羽鸡苗、4441.61吨熟食、1.57万吨调理品。

公司四大业务2018年的分部营收分别为:屠宰78.14亿元,饲料9.60亿元,种禽6.37亿元,调熟3.74亿元。

大而不强

益客食品循产业链上下布局,却带来一个尴尬的结果,产业大而不强。

公司占比最大的屠宰板块,2018年产量85.23万吨,市场份额4.38%;新希望禽产业收入在公司营业收入中仅占四分之一,但市场份额8.85%位列第一,2018年产量172.12万吨。

不仅体量不占优势,盈利能力也处在行业低位:益客食品鸡鸭产品毛利率维持在3%左右,远低于新希望、圣农发展(002299.SZ)等竞争对手。

公司核心业务为屠宰,但并不涉及养殖,养殖环节由农户或合作社承担,公司的饲料与种禽业务,更多地可以看作是屠宰业务的配套。

毕竟,中国饲料行业格局稳定,正大、新希望、双胞胎、通威等头部企业牢牢占据市场。公司招股书披露,2018年全国饲料生产行业前四名合计产量4760万吨,占全国产量的21%。

种禽环节,含金量最高的曾祖代基本由国外育种公司垄断;祖代,2018年国内市场排名前三的是山东益生、福建圣农及北京大风,合计占据市场份额的51.53%;益客食品旗下种禽主要为父母代,业务含金量低、市场竞争激烈。

公司“小试牛刀”进入熟食板块,市场竞争更加激烈。

公司旗下爱鸭门店,2017年底达到560家,2018年底减少至521家,直到2019年6月底才回升至538家;爱鸭门店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401.69万元、8067.52万元、3787.38万元,整体呈下降趋势。

斑马消费梳理后发现,爱鸭门店的年单店收入仅15万元左右;2017年、2018年分别为15.00万元、15.48万元,2019年上半年为7.04万元。如何与周黑鸭、绝味食品竞争?2018年周黑鸭、绝味食品的单店收入分别为249万元、44万元。

业务大而不强,影响了公司的盈利能力。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公司综合毛利率为6.05%、4.44%、5.06%、5.66%,大大低于同行业竞争对手(因业务构成不同,无法单列对比)。

公司光顾着扩大产业链范围,研发没跟上。报告期内,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386.69万元、434.55万元、593.15万元和326.25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率仅为0.05%-0.06%。

同行业公司,新希望、华英农业(002321.SZ)、民和股份、圣农发展2018年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率分别为0.14%、0.47%、0.16%、0.43%。

关联交易难解

公司四大业务布局于鸡鸭产业链的大部分环节,再加上公司的各类关联公司在其他环节见缝插针,公司“全能选手”的身份定位,也带来了大量的关联交易,关联销售、关联采购、资金拆借、关联担保层出不穷。

关联交易中,金额最大的是关联销售。报告期内,公司关联销售金额分别为4.70亿元、6.45亿元、3.77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率分别为6.31%、8.58%、3.80%,2019年上半年降至5260.47亿元,占比0.75%。

此前几年,公司关联销售对象中占比最大的是东航羽绒和东雪羽绒这两家公司,2016年-2018年交易金额合计2.79亿元、4.49亿元、2.87亿元。

2016年,东航羽绒是公司第二大客户,2017年-2018年均为第一大客户。

东航羽绒及其控股子公司东雪羽绒系羽绒原毛加工企业。东航羽绒2013年成立时,益客食品持股40%,为其第一大股东。2017年下半年,公司向第三方公司转让所持东航羽绒股权,价格不详,该公司2018年之后不再是公司的关联方。

虽然第一大客户的关联交易问题得以解决,但公司其他版块的关联交易仍在继续,如向时圣华、公苏博等销售大量的鸡鸭产品,每年接近1个亿。两位大经销商时圣华、公苏博为公司实控人及董事之近亲属,旗下公司主要市场分别位于武汉及南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