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不想结婚?这部国产纪录片说出了我们的心声

原标题:你为什么不想结婚?这部国产纪录片说出了我们的心声

最近疫情期间,有两条关于女性医疗工作者的新闻一度引发关注——

一条是甘肃某医院15位女护士,为驰援湖北被剃光头发;

另一条是医疗前线的女性生理期用品告急,全国妇联和相关企业积极响应,将7万包安心裤直接送抵武汉。

虽然都是跟女性医疗工作者相关,但前者将女性的牺牲作为煽情的宣传卖点,后者却体现对女性实际的尊重与爱护,可以说是高下立现。

事实上,根据上海市妇联统计的数据,战斗在一线的医生中有一半是女性,女护士的数量超过百分之九十。

她们带着生理期、哺乳期甚至是孕期上阵的女性工作者,是这场战疫中不可或缺的力量。

而对于这些女性工作者,我们与其强调性别差异、歌颂牺牲精神,不如给予她们平等和尊重,正视她们在职业领域做出的成就和奉献。

说到这里,最近正好有一部关于中国女性的纪录片,很多朋友看了都表示“倍感扎心”——《剩女》(又名《中国剩女》)。

说到“剩女”这个词汇,不少人都会感慨万千。

根据《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06)》显示,“剩女”指的是超过社会一般认定的适婚年龄,仍然未结婚的单身女性。

但正如英文片名“Leftover Women”翻译为“剩饭剩菜一般的女性”,中国传统文化语境下的“剩女”,也同样隐含着明显的性别歧视意味。

从表面看,这个词汇表达出了社会对女性的评判标准,与“是否婚育”直接挂钩。

更进一步,它暗示着相比个人成就,女性在婚姻市场的价值,大多由生育潜力所决定,诸如年龄、长相、学历等等。

所以,即使是事业有成的独立女性,只要你到了年龄且单身未婚,就会面对来自家人、朋友乃至社会舆论的巨大压力。

这部纪录片就围绕这个话题,讲述了三位性格、身份各异,并决定以各自方式找寻爱情的“剩女”。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一名姓邱(音译)的女律师。

她从山东滨州来到北京求学打拼,事业有成,34岁仍然保持单身。

这并不是因为邱律师眼界高、要求多,而是由于她从小生活在重男轻女的原生家庭,深知性别歧视在婚姻中的危害。

所以,她希望找一个受过良好教育、懂得尊重女性的另一半……结果找来找去,不知不觉就到了如今这个年龄。

这些年里,邱律师摊上过从不做家务的男友,遇见过奉行大男子主义的相亲对象,始终没能找到合适的人生伴侣。

但即便如此,她仍然在追求事业的同时,对婚姻和爱情抱有希望。

无论是提供婚恋交友服务的社交网站,还是挤满大爷大妈的公园相亲角,她都愿意敞开心扉去试试。

在得知35岁以上算高龄产妇时,她甚至主动去咨询了冻卵事宜,尝试为未来的人生寻求更多保障。

但不论邱律师为脱单做出多少努力,每次回到山东老家,都少不了面临各种责难。

曾经让全家引以为傲的“名牌大学生”、“成功律师”,如今却因为大龄未婚,而成为父亲口中的“不孝女”、姐姐口中的“不正常”,甚至被当作一文不值的罪人。

这段真实到窒息的催婚日常,不仅使邱律师委屈落泪,也让许多观众看得又急又气,感同身受。

很多人都表示难以相信:这么接地气的题材与内容,居然是出自外国导演之手?

但转念一想又发现,或许正是因为这种“外来者”的视角,才能将这样的社会现实拍得细致写实、一针见血,同时又避免了夹带私货、过度代入主观情绪。

没错,这是一部跨越文化语境、直面现实的纪录片。

它之所以打动了无数中国观众,就在于它对现实不遮不掩,而是单纯站在记录者的角度,引领人们去审视三位主角以及她们身后的万千女性,在实现自我价值、家庭责任与社会期望间的矛盾挣扎。

相比邱律师的不将就,片中还有位名叫徐敏(音译)的电台主播,同样是在原生家庭的影响下,想脱单而不得。

徐敏是个土生土长的28岁北京女孩,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的播音专业,在父母帮助下买房买车,在婚姻市场上并不显得劣势。

但徐敏有位非常强势的母亲,从生活日常到婚恋择偶都要插手,对女儿生活中百分之八九十的事物都有支配欲。

她一边催促女儿尽快找对象嫁人,不要错过适婚适育的年龄,一边又对女婿人选各种挑剔,凡是外地的、农村的、各方面条件不如女儿的,都一律棒打鸳鸯,强行拆散。

长久受到精神控制的徐敏,一度因为焦虑去看心理医生,也尝试过与母亲沟通。

但每次鼓起勇气袒露心声时,母亲就会以“可怜天下父母心”、“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占据道德制高点,丝毫不给她反驳的机会。

看到这里,我们不难发现,虽然这是部聚焦“中国剩女”的纪录片,但它并没有为了表现单身女性与婚姻观念的对抗而拍成一部“反婚反育宣传片”,而是试图展现“剩女现象”背后复杂的成因,探讨破局之道。

影片的第三位女主角盖绮(音译),就并不是一名典型“剩女”,而是经由一段“姐弟恋”进入了婚姻殿堂。

她出身书香门第,从事高校教育工作,原本对婚姻抱有很高的期望。

后来因为父亲离世,家道中落,她动摇了在择偶上的看法。

这时,盖绮遇到了来自农村家庭的男友,虽然女大男小又并非门当户对,但在经历了挣扎与妥协之后,她决定闪婚并跟随对方搬到广州生活。

在片中,为学生们做分享时,她坦言自己的生活没有婚前有趣,但婚后的自己也找到了另一种幸福。

身为倡导独立的女权主义者,盖绮对婚姻的崇尚曾经受到他人的质疑。

但正如她所说,单身与结婚不过是两种不同的人生状态,你可以选择做自由快乐的单身狗,也可以追求幸福充实的婚姻生活,只要能够享受自己的生活就好。

这番话,可以看作从女性自身角度,对“剩女”现象的完美回应。

同时,影片也借由三位女性的不同遭遇,引申出了对两性择偶差异、婚姻挤压现状、相亲市场乱象等社会问题的探讨。

比如邱律师去婚恋网站咨询时,直接被贬低为“年龄大、不够美、性格硬”,是在婚姻市场缺乏竞争力的“弱势群体”。

她作为律师,多年打拼出来的事业也被视为缺陷,因为“能力过强”而遭到传统家长的排斥。

在婚恋市场上,男性的事业成功会被看作加分项,女性却会因此而“身价贬值”,这种扭曲的评价标准不仅会给职场女性带来无形的压力,也让她们在自我认同与社会现实间,产生莫须有的怀疑与反思。

在邱律师看来,传统的婚姻观念对女性的苛刻和束缚,就像古代盛行裹小脚的陋习一般,或许有些人可以忍受和适应,但有些人就是会感到痛苦窒息。

所以最终,她为了在压力中找寻出口,选择远赴巴黎继续攻读硕士学位。

在这部纪录片拍摄结束后,邱律师已经顺利毕业,移居德国。

她在那里继续做着律师,并组建了自己的家庭。

无论是远走他乡的邱律师、仍在与原生家庭抗争的徐敏,还是对婚姻做出妥协的盖绮,每个人的遭遇与选择都无可厚非,又无一不反映着“中国剩女”群体的真实处境——

正因为对随波逐流心有不甘,她们才选择用自己的方式抵抗社会的不公;又因为对未来充满了不安与恐惧,她们不断在激流中尝试安全着陆。

就像片中所说的,“一边战斗,一边撤退”。

但其实,结婚与不婚,本身就不应是对立的关系,它们只是两条不同的道路,没有谁更高人一等,也不存在“被剩下的”这种说法。一个人的身份与价值,始终要从对自我的肯定与认同开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