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国强:建议给湖北低收入阶层发放补贴或消费券,可在疫情结束后明显拉动消费

原标题:田国强:建议给湖北低收入阶层发放补贴或消费券,可在疫情结束后明显拉动消费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

稿源 | 搜狐智库

编辑 | 胡萌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使得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受到冲击,其中,消费在春节期间几乎停摆,损失超过万亿。2月24日,国新办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将积极扩大国内有效需求,促进消费回补和潜力释放。

如何促进消费回补和潜力释放?有人建议通过发放消费券来促进消费?搜狐智库就此连线了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

田国强表示我国杭州等地方政府曾在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发放过消费券,且取得明显效果。当前消费券是一个可考虑的政策工具,但要对发放的对象、范围、审核程序、兑换流程等进行严格把关,避免出现类似月饼券的商家直接低价收购等现象。“一旦疫情得到有效管控,消费券可以起到比较明显的经济拉动作用。”

此外,田国强认为,针对一些财政较困难的地方政府,建议在实行定向减税降费的同时,也可以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群体给予一次性的收入补贴。比如,香港特区政府向18岁或以上的香港永久性居民每人发放1万港元,一方面鼓励及带动本地消费,另一方面缓解市民的经济压力。

“湖北这次为了防止疫情扩散,作出了很大牺牲,影响很大,建议中央和地方给予湖北特别是武汉低收入阶层收入补贴或消费券,相关财政支出由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同时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田国强指出。

搜狐智库:怎么看待当前的消费表现?有人建议为可以发放一定的消费券来促进消费,你怎么看?

田国强:当前消费受到的冲击是比较大的,特别是交通运输、餐饮、百货、旅游、电影等行业,本来是春节期间及之后的消费重头。有估计显示,1、2月的消费减少1万多亿,消费的下行也会拉低投资需求,这将对GDP增长造成较大冲击。

消费券在非常规时期是一个社会救济工具,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大萧条时期,就曾采用过以食品券的形式给低收入家庭资助,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中日本、2008年世界经济金融危机中我国台湾地区等也都曾发放过消费券。

国内许多地方政府在应对2008年经济危机中也曾发放消费券,如杭州在2009年曾连续2次发放消费券,使得杭州的社会零售总额增速明显反弹,且远高于全国水平。

当前,新型肺炎疫情对我国的经济社会发展造成了冲击,并且国际上的疫情发展态势也难言乐观,消费券是一个可考虑的政策工具。

搜狐智库:发放消费券需要注意什么?

田国强:消费券存在短期透支消费、偏重零售行业等问题,对于发放的对象、范围、审核程序、兑换流程等要严格把关,避免出现类似月饼券的商家直接低价收购等现象。

当前从全国来看,疫情防控还处于一个高压态势,不能轻言放松,所以即使现在发放消费券,可能也没办法真正拉动线下消费,而线上的消费供给能力还有所不足。所以,消费券的推出目前可能还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2009年,财政部曾经出台《关于规范地方政府消费券发放使用管理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界定:“地方政府消费券,是指由地方各级政府在本级预算(含当年预算收入和以前年度预算资金结余)中安排发放的用于兑换商品(或服务)的有价支付凭证。”

该意见还指出五种行为不得发放地方政府消费券:“本级政府预算中没有资金来源或支出安排;政府担保发放有价支付凭证或优惠凭证;以政府消费券抵顶或支付应发放职工工资或劳务报酬;发放未注明使用期限或用途的政府消费券;其他违规发放的消费券。”

搜狐智库:对于财政状况相对较困难的地方,一些必要的支出将从哪里获得资金?

田国强:对于一些财政较困难的地方政府,例如湖北今年的财政肯定会面临较大困难。建议一方面实行定向的减费降税,另一方面可以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特别困难群体给予一次性的收入补贴。

比如,香港特区政府昨日刚刚公布,向18岁或以上的香港永久性居民每人发放1万港元,一方面鼓励及带动本地消费,另一方面缓解市民的经济压力。

湖北这次为了防止疫情扩散,作出了很大牺牲,建议中央和地方给予湖北特别是武汉低收入阶层收入补贴或消费券,相关财政支出由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同时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

搜狐智库:如果发放消费券将对经济产生多大影响?未来消费表现的趋势可能是怎样的?

田国强:一旦疫情得到有效管控,相信消费券可以起到比较明显的经济拉动作用。2019年,我国消费的GDP占比已经达到57.8%,连续多年持续上升,但是与美国70%左右的占比还有较大提升空间,并且随着中国人均GDP突破10000美元,居民的购买力正逐渐增强。

同时,一个可预测的趋势是线上消费的规模会逐渐逼近线下消费,线上消费与线下消费愈益实现融合发展。

搜狐智库:您认为促进消费回补和潜力释放可以从哪些方面进行?或者说疫情过后如何激发消费活力/潜力?

田国强:消费回补和潜力释放首先取决于疫情防控进展,如果整体趋势向好就会快些。

当然,在现在的约束条件下,无论是供给方还是需求方也都在做出一些适应性的调整,很多消费都从线下转到了线上,使得生鲜配送、线上教育、线上医疗等“宅经济”商业模式涌现壮大,这一方面对供给方的线上服务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另一方面对交通不畅下的物流配送体系也形成了较大考验。

促进消费回补和潜力释放还是要从需求侧和供给侧着手,需求侧需要政府对居民所受到的利益损失进行一定的补偿,无论是税收减免还是定向补贴;对于供给侧的企业,同样也需要在税费减免、信贷支持、复工保障等方面给予支持,最终实现保障就业,促进企业生产、个人收入、家庭消费的良性循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