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先生为何说“汉字不灭,中国必亡”?如今才明白他的良苦用心

原标题:鲁迅先生为何说“汉字不灭,中国必亡”?如今才明白他的良苦用心

鲁迅先生说过很多值得深思的话,比如“从来如此,便对吗”还有那段关于世界上有没有路的议论,一直被很多人所深思。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鲁迅先生在他临终之前,还是有一句现在看起来很荒诞的话,鲁迅先生说“汉字不灭,中国必亡”。

汉字一直是我们的优秀文化遗产,到现在为止,有些地方依旧在推行繁体字,有些地方推行简体字,一直都没有废除汉字的想法,那为何鲁迅会说出这样激烈的言论呢?

这还得从当时知识界的背景说起。

鲁迅先生的原话究竟是什么?

为了冷静客观,避免断章取义,我们不妨来看看鲁迅先生的原话。

在1936年,也就是鲁迅去世之前,写了一篇文章,叫《病中答救亡情报访员》,他也就是在那篇文章中,说了这一句“汉字不灭,中国必亡”,也许是怕很多人不理解他的真实想法,对他产生误解,他又接着补了几句说明,他说“因为汉字的艰深,使全中国大多数人民永远和前进的文化隔离。”

鲁迅先生把汉字的发展和中华民族的存亡结合在了一起。但是如果你以为他这个只是老糊涂的话,我们如果继续看一看鲁迅先生之前的文稿,我们就能发现,这样子的说法并不是先生的心血来潮。

在《中国语文的新生》中,先生就说了“中国识字的只占全人口的十分之二”,接着先生便说如此小的汉字适用范围,他就觉得中国现在几乎根本没有文字。然后在他《关于新文字——答问》这篇文章里,他又批判了中国统治阶级一向利用方块字愚民的本质,他写道“汉字是中国劳苦大众身上的一个结核,倘不首先除去它,结果只有自己死。”

也许我们如今看到会很诧异,因为在我们看来,汉字和中华文化根本就是密不可分的存在,但是我们不知道的是,这其实并非是鲁迅先生的一家之言,在那些民国大师里,这并不是一个很难接受的话题。

关于废除汉字的大讨论

鲁迅先生并不是第一个如此说的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鲁迅的好朋友,也是名士章太炎的弟子钱玄同。

钱玄同非常支持新文化运动,也是痛恨那些腐儒的朽烂文化,为了从源头上消灭儒学的影响,他很早就提出了一个激进的想法,那就是废除汉字,彻底断了儒教生存的根基,他说“欲废孔学,不得不先废汉文”,渴望用简单易学,能更好的和那些发达国家接轨交流的所谓世界语,作为我们的新文字。在新文字的基础上,在传播自由民主那些新的思想,把儒教从我们的历史中渐渐抹去,丧失于我们民族的传统记忆里。

这样的观点,是不是很想“欲亡其国,先亡其史”?尽管那一辈的初心是好的,想把新的东西和旧的东西完全割裂开来,但是听着还是让人害怕。我想象不出一个没有孔子的曲阜,就好像没有耶稣的耶路撒冷一样。

钱玄同其实是把一切落后的原因都推向孔子,认定了他是“孔老二”,从而呼吁起了文字改革,并且在抗战爆发之前,他也一直努力的研究如何改革繁琐的汉字结构,并且决定把汉字注音作为自己的研究重心,希望达到日本语言文字的那种地步。

要不是抗战的爆发,我们还真的不清楚,我们的汉字是不是还是现在的样子。

钱玄同的观点得到了很多知名人士的响应,包括著名的文化大师,新思想的传播者陈独秀的大力支持。早在1917年的时候,陈独秀就在自己创办的刊物《新青年》上发表了自己写的《旧思想与国体问题》一文,他借由袁世凯复辟称帝这件丑事,一阵见血的指出,这样的皇帝梦之所以能够得到实现,就是因为国民很大程度上还是具有着封建时代的旧思想。

他为此呼吁人们,要彻底洗刷人民那些腐朽的封建思想。然后陈独秀进一步提出了针对这种情况的解决办法,他又一次呼吁道“中国文字为腐毒思想之巢窟,废之诚不足惜。”

但是我们是不是可以简单地认为鲁迅先生这一言论其实就是简单的跟风呢?

我想肯定不是这样,一种社会共识的形成,肯定跟当时人们的思想境遇不无关系,也和那时候时代的主题息息相关,我们继续探讨下去。

“新文化运动”的全盘否定

整个民国最重要的的思想文化运动,没有之一,就是新文化运动。新文化运动前期是启蒙,民主和科学,后期则为我们带来了马克思主义。

后期说的太多,我们今天主要说前期。

历史教科书上总是说我们新文化运动之余还要加上“全盘否定”“全盘肯定”这种负面评价,这让我们当代人很不理解,因为很不辩证。

但是我们不妨设想一下,自己就在那个时代,自己面对中国民族最危险的时刻,民众愚昧,军阀混战,大大小小的官僚中饱私囊,时代已经进步,但是人们依旧还是旧式思维,害怕流血牺牲,也看不到世界上的变化。

他们是浸润在“奴才思维”之中的近代人。他们看的见皇帝,看得见孔老夫子,就是看不见自己。

你会不会,很辩证的告诉他们正确的看待?

我想大概是不会的,不然他们根本辨别不出,什么是好的。所以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全部抛弃掉,然后在之后再一点点的捡回来。

所以我们丢掉了很多,不仅仅是传统儒教男女之防,还有很多我们现在看来相当优秀的文化传统,所以随着孔子的再次被发现,我们也正在逐渐拾回。

但是那时候我们不会,因为民主自由这些启蒙思想,是新的,旧的不去,新的世界又怎么会到来。全盘否定不是他们错了,而是时代不允许。

出现废除汉字,自然也是这种思维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识字”有多了不起?

我们常常在影视作品中看到官府通告出来了,就会有识字的人读给那些观众听,这是为什么?据官方统计,民国时期的识字率,只有百分之四,更别说之前的朝代了。普通百姓不识字,也不认识字,而知识分子却认识字,并且把自己和普罗大众割裂开来。

什么是阶级?阶级就是我会的你不会,然后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们很难想象,我们那些朝堂之上的官僚,奏牍公文文采华美,很多的人连李白的诗歌都不认识。一个世界,两种境遇。即使知识分子落魄了,他们也能用诗文给自己赢得一个不遇明主的才子形象,而更多的不识字的人,就这样被淹没了。

孔乙己为什么要做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

孔乙己为什么要炫耀自己知道“回”字有四种写法?

孔乙己为什么总是一副自恋的样子,还傲娇的说“读书人的事,能叫偷吗?”

这些答案,现在就出来了,因为孔乙己识字,他觉得自己和那些短衣帮是不一样的,所以他总是做那个“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

所以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在旧中国,掌握汉字是一种权力象征。汉字代表的是知识,是处理朝廷公文的能力,知识分子做梦都希望通过汉字成为统治阶级,哪怕是不能成为特权阶级的,都会因为识几个字,收到不一样的待遇,孔乙己不也曾找到一份抄书的工作的吗?

所以,废除汉字,肯定也有一部分打破特权的考虑,但是仍不免因噎废食。

反观我们的文字改革轨迹,就显得合理许多。先是采用当时民众使用的白话文,然后是简化汉字,将难学的繁体字简化成我们现在使用的简体字,后来为了进一步简化,又暂行了一段时间的二简字,后来又因为破坏了汉字的美感和文化传统,只能废除。

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对待我们的传统,放到现在,依然值得我们深思。

文/枕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