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拟出台最严禁食令 吃燕窝禁狗肉是嫌贫爱富吗

原标题:深圳拟出台最严禁食令 吃燕窝禁狗肉是嫌贫爱富吗

文 | 杜虎

深圳立法机构近日推出一个草案讨论稿,亦即《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在现实背景下即刻引发关注。该草案列举了可食用的野生动物白名单,猪、牛、羊、驴、兔、鸡、鸭等在列,而蛇、狗、蛙、龟等则禁止在深圳范围内食用。违反规定的食客,最少罚款两千元,并纳入征信系统。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禁食野生动物的呼声迎来一次最佳立法窗口期。在全国层面上,立法行动业已跃跃欲试,希望通过把住“病从口入”这道关,来为公共卫生多一道防护措施。深圳利用其特区的立法权,走得更远,也在情理之中。深圳的立法“急行军”,也可以为其他地方出台相关规定提供示范。

广州市市场监管部门执法人员检查农贸市场档口

具体到这个草案讨论稿,它的最大特点不再是原则规定,而是以白名单的方式给出可以食用的野生动物的名录。这是一个四两拨千斤的动作,野生动物无论野生还是饲养,种类有数千种之多,白名单的做法避免了无穷列举,让法规具有可操作性——因为有了白名单,黑名单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具体到这个白名单和黑名单,社会议论最多,也出现了反对意见。比如认为禁止市民吃甲鱼,却又不禁止燕窝,有嫌贫爱富的嫌疑;还有的黑名单,表现出社会对食用狗猫的对立意见,想吃的人反对,爱护宠物的人则拥护。当然,对于广东菜谱中的蛇系列,争议的似乎不多,看起来都是赞成禁食。

怎么看待这些争议?首先,深圳的立法无法也无意于解决所有关于野生动物、宠物保护、狗肉爱好者与反对者之间种种矛盾,草案只在深圳有法律效果。其次,如果其他地方制定类似条例,必定会根据当地实际出发,不可能照抄深圳作业。其次,在立法与实际执行差距上,仍有待观察。

深圳立法者在解释草案时提及,被自动纳入禁食黑名单的野生动物,在深圳无论是饲养还是餐饮行业占比都很小。那如果一个地方某种野生动物养殖成行成市,成了产业,或许立法的重点也会不一样。所以,针对深圳的批评最后依然要从地方立法的实际去看,深圳的白名单做法只是参照。

至于说深圳开列野生动物的白名单与黑名单,有嫌贫爱富之嫌,也属于夸大其词与过度阐释。口食之欲,并非天然正当的,能够按照形势和需要作出改变,野生动物在菜单上能进能出,也能体现人之为人的能动性。那种百无禁忌的食客思维,最好也是收敛一下,以便重新审视餐桌上的动物。

燕鲍参翅被认为是高档食材,是饮食上的奢侈品,它们不在深圳禁食之列,更多的原因恐怕要溯源到为禁食野生动物立法的初衷。燕鲍参翅固然有野生之名,其功效或许与鸡蛋类似,但不传染病毒,而蛇、龟、果子狸、土拨鼠、竹鼠等则是病毒的常见宿主。

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相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明双

当然,这对地方也是提醒,禁或放,不是以贫富为标准,而应以病毒宿主为指南。那些没有安全隐患的动物,未必要纳入黑名单。

深圳的立法有它的特点,在对待宠物等方面也有自己考虑。不排除其他地方将深圳黑名单中的野生动物放在白名单里,比如那些以狗肉作为人工节日的地方,或者饲养某种野生动物成了农村支柱副业的地方。真正的焦点不是白名单的具体名录,而是可食用野生动物在各个环节的安全性与合法性。

禁食野生动物成为应急的立法选项,也成了很好的一种政治正确。接下里的问题是执法状况,过去那种买卖野生动物交易资格、冒领冒用贩卖许可证、在市场暗处大肆买卖超范围野生动物等等问题,能否在新的执法吁求下被清除,这才是立法的目标。野生动物有高价低廉之别,寄宿其上的病毒杀手,不会嫌贫爱富。

总之,深圳立法禁食野生动物,创造出白名单,都为了挤压可食用野生动物的种类,从消费端来消除野生动物的致病风险,呼应了当前的社会认知。可无论多么严厉的法规,最终仍要执法质量来检验,而这块的教训更是惨重。只有从立法到执法,形成良好运行的闭环,无论贫富,才会得到无差别保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