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抛1236亿美债,外媒:只有10%的美国人在医疗紧急情况是安全的

原标题:中国抛1236亿美债,外媒:只有10%的美国人在医疗紧急情况是安全的

截至2月27日,美国联邦债务总额高达23.39万亿美元。然而,三年前,当时的数据约20万亿美元。

自2017年年初以来,美国联邦债务总额轻松地实现了三级跳。增加至少3万亿美元。

与此同时,在过去的11年间,美国联邦债务总额增长了两倍多,约12.4万亿美元。然而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却从14.8万亿美元增长至21.5万亿美元,增幅仅为6.7万亿美元。也就是说,在过去的11年中,美国联邦每借1.85美元的债务才产生了1美元的GDP增长。

应该说,欠债上瘾已成为美国经济的一个代名词。在美国,至少70%的消费都是债务推动的。

与此同时,美国经济的各个领域也都充斥着形形色色的债务。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美国会发生诸如2008年那样次贷危机并引发金融危机的现象了。说到底,债务太高,埋下了风险的伏笔。

我们以美国的页岩油企业为例,事情的一个新变化和进展是,根据海恩斯和布恩律师事务所汇编的数据,2019年美国的页岩油气公司破产率上升了51%,达到65件 。而自2015年以来,根据上述部门记录,美国页岩油气破产案总数达到402件。而这与该领域负债累累息息相关。

数据显示,这些破产所涉及的债务在2019年比2018年增加了一倍,达到350亿美元。自2015年以来,这些破产申请中列出的债务总额达到2070亿美元。下图显示了自2015年以来这些破产涉及的累计债务总额。

另据卡利尼什能源顾问公司( Kallanish Energy Consultants )分析,到2023年,美国将有2400亿美元的长期与能源生产有关的债务到期,最终美国页岩油业或需要付出90亿桶页岩油的产能来还清全部的债务,这几乎相当于10年来的产能。

雪上加霜,并令美国能源企业更加意外的事是,近期冠状病毒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正在冲击包括美国原油产业在内的石油产业,CNN称,全球石油正深入熊市。其中,美国原油2月26日再跌2.3%,至每桶48.73美元。这是自2019年1月以来的最低价,较1月6日的近期高点每桶63.27美元下跌了23%。

高盛2月26日针对冠状病毒在美国等全球多地蔓延的情况预计称,2020年的石油需求预测削减一半,至每天仅60万桶。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疫情爆发是对石油需求的最大冲击。数据显示,追踪该行业的ETF能源精选行业SPDR基金在过去三天内损失了惊人的11%,到2020年迄今已损失近20%。分析认为,这对美国高度依赖债务的页岩油企业所在的能源领域而言,或将迎来重创。甚至国际原油需求的进一步减少,会加剧美国页岩企业的破产潮。

不仅如此,在美国农业领域,债务现象亦然。数据显示,2019年的美国农业债务或达到创纪录的4160亿美元。而事情的最新变化是,根据美国法院和美国农业部的最新数据,2019年全年,美国共有595个农场破产,比2018年增长了近20%,为8年来最高。也就是说,2018和2019两年,美国共有1093个农场破产。

而这背后则是美国农民在过去两年间不断失去全球大客户的同时,无力应对高额负债所引发的美国农场破产潮。

据堪萨斯城联储的数据,美国农业债务的还款期限达到了各种类别的历史新高。其中,饲养牲畜的平均期限为13个月,其他牲畜的期限为18个月以及其他运营支出,即主要用于农作物生产和护理的贷款喂养牲畜的平均成熟期为11.5个月,均创历史新高。

而在美国消费者层面,Zerohedge不久前报道,根据一项名为 “美国收入和财富差距的扩大和停滞工资 ” 的Awara财务研究报告显示,至少三分之二的美国人口生活水平急剧下降。

一项三年前的研究发现,美国40%的成年人难以为基本必需品如食品,医疗保健,住房和公用事业付费。几乎70%的美国人几乎没有积蓄。最低的55%的储蓄为零,而接下来的24%(前中产阶级的核心)仅存了1,000美元。相应的,底部70%的美国人没有任何实际财富(除了快速贬值的耐用品)。

而根据美联储近两年的报告,同样约40%的美国人几乎很难拿出400美元以支付意外费用。顺带一提,据Zerohdge稍早前还报道,在美国,只有前10%的人在医疗紧急情况下在财务上是安全的。

另据美国癌症协会的令人震惊的调查结果,2018年有1.371亿美国居民遭受了医疗财政困难。美国人在2018年不得不求助于总计880亿美元的借款,仅用以支付基本医疗费用。

这也进一步印证了,我们日前提及的,美国经济负债累累,或无力应对包括新冠病毒在内的许多突发风险。显然,在美国经济的多个领域及消费者中,债务似乎是一个永远无法回避的,挥之不去的难题。

数周前,“新债王”Jeff Gundlach警告,如果不是债务增长,美国的经济会是负增长。事情的另一面,长期阅读BWC中文网的读者朋友们知道,我们多次提及,美国联邦不断向全世界兜售美债而维系其经济运转的模式并不可持续。多年以来,美债相当于转嫁美国经济每年约万亿美元赤字的底牌。一旦全球主要买家不再青睐美债,美国经济的这张赤字底牌或也就会被揭开。

无独有偶,这样的景象正在发生。自2018年以来,至少25个美海外债权人不同程度地减持了美债。值得一提的是,自2018年6月至2019年12月,中国(内地)累计抛售了1236亿美元的美债。这一数量已远超韩国和加拿大分别持有的美债量。而这两者分别位列美债主要外国持有者名单的第14位和15位。目前,中国已由第一大美海外债主变成第二大美海外债主了。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更加意外和进展再次发生,作为美债另一个主要大买家的日本在2019年12月大幅度减持了59亿美国国债。这也是继日本在2019年11月减持美债后,再度大幅减持。不仅如此,日本在2019年9月时,抛售了289亿美元美债,彭博社称,这是日本有史以来最大的月度削减美国国债储备的行动。由此,日本也突然成为美债最大做空者,美债最大做空者或浮出水面。

美国媒体CNBC和俄媒RT等多家外媒和分析师近期也都曾分析报道,基于综合外汇储备的体量,一旦大买家更大幅度抛售美债,对美元和美债的冲击或将超出许多人的想象。华尔街商品大王、亿万富翁吉姆·罗杰斯认为,在庞大的债务问题重压下,美国面临着比2008年金融海啸还要严重的一场危机,而主动权掌握在大买家手中。(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