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食者中的弱者,靠聪慧狡黠占取一席之地,胡狼的故事

原标题:捕食者中的弱者,靠聪慧狡黠占取一席之地,胡狼的故事

大自然的法则,适者生存。

在东非的大草原上,生活着数不清的动物种群。它们或相安无事的平静生活、或你追我赶的捕猎逃生、或你死我亡的正面火拼,在整个生物链中各自扮演自己的角色。虽然对每一个个体而言,生存是充满挑战的,甚至是极度血腥的。但毫无疑问,任何一个种群对于大自然而言都是不可或缺的。这其中,就有黑背胡狼……

看似不起眼的黑背胡狼(图片源自Pixabay)

黑背胡狼肯达住在莫桑比克北部地下洞穴中,这只雄性的黑背胡狼身长一米,巨大的两只耳朵竖在头顶的两侧,尖尖的嘴巴像极了狐狸。在黑背胡狼纤细腰身的衬托下,又粗又长的尾巴显得似乎有点不太协调。尽管覆盖在黑色脊背下的黑背胡狼看似纤弱,但它们的体重却足有十公斤重。

肯达的家庭由它的夫人达丽,以及一个成年的女儿和两个幼年的儿子组成。胡狼是标准的一夫一妻制的领地类动物,它们对爱情非常忠贞。肯达一家的领地范围大约有十公里左右,领地内的生物足够养活它们一家五口。

太阳落下了西山,肯达夫妇出来狩猎了,大女儿则在家中的洞穴守护着两个未成年的弟弟。肯达夫妇形影不离地在领地内不断地搜索着食物。突然,达丽发出来“嗷嗷”的两声轻叫。肯达寻声望去,只见一只身长有九十厘米长,体重大约有三十公斤的跳羚,一瘸一拐地、蹒跚地走着,传递着“它的一条后腿受伤了”的讯息。一般而言,胡狼是很少捕捉比自己大的猎物的,但今晚它们遇到了一只受伤的跳羚,这是天大的兴事!

见到有机可乘,达丽迅速地冲到跳羚面前,围绕着它不停地转着圈、向着它呲着牙、吼叫着,不断地前冲骚扰。这时,肯达也赶到了。夫妇俩协同作战,配合默契,这是多年的捕猎实战养成的习惯——一个在不断地前冲挑逗,一个在背后下手。

肯达不停地在跳羚后方撕咬攻击,跳羚不得已地随着它拼命的转圈,跳羚的体力在迅速地消耗着。再加上本就受伤的后腿,它的活动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达丽在外围俯冲、退后,再俯冲、再退后……默契地配合着肯达,竭尽全力分散跳羚的注意力。肯达把准时机,向着跳羚受伤的伤口猛地咬上一口!强烈的刺痛感让跳羚浑身不停地颤抖,鲜红的血液染红了伤口附近的皮毛。撕心裂肺的疼痛使跳羚瞬间失去了控制平衡的能力,“咕咚”一声跌到在地。然而死亡的威胁“激励”着这只负伤的跳羚,它不甘就这样失去生命,不甘今日就被当做盘中餐!迅速地起身,继续挣扎着、踢刨着……

尽管黑背胡狼的领地划分的非常清楚,但是倘若一个家庭捕获到大的猎物,其它的胡狼家庭也会闻风而至。最终,在六只胡狼的共同努力下,这只跳羚筋疲力尽地倒下了。胡狼们兴致勃勃地分享着这份丰盛的晚宴。

好景不长,嘈杂的捕猎声响,惊醒了领地内休息的猎豹。身为猫科动物的猎豹身手矫健、个个都是捕猎能手,况且它的体重要比两个黑背胡狼还要大。饥肠辘辘的猎豹寻着气味逼近了“餐厅”,肯达的心中慌乱无比,一面争取时间撕咬着更多的鲜肉,一面在心底盘算着“就算我们六个一起杀上去,也不会是猎豹的对手!况且和猎豹火拼,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大梦初醒的猎豹(图片源自Pixabay)

猎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那来自腹部的低吼声也越来越沉闷。肯达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只得在几声浮于表面的“嗷嗷”抗议声中黯然褪去。肯达和达丽愤怒又无奈地看着食物被猎豹啃咬。二十几分钟后,没有吃饱的猎豹心有不甘的离开了。毕竟在炎热的夏季,食物在半个小时之后就不再新鲜了。在猎豹的食物列表中可没有“腐食”这一说,它可是只吃鲜肉的完美主义者。

远处观望的肯达(图片源自Unsplash)

随着猎豹的离去,徘徊在附近的肯达家庭及其它家庭立刻围了上来,继续啃食着所剩不多的残羹剩饭。达丽撕咬下一块跳羚肉,迅速地返回了洞穴,送给还未吃饭的女儿。

三个月后,肯达的女儿离开了生它育它的小窝,独自寻找自己的归宿去了。肯达夫妇安顿好两个儿子,借着月光巡视领地。又开始搜索着食物,包括蜘蛛、蝴蝶、沙鼠等小动物都是它们的盘中餐。在一处洼地,肯达用它那灵敏的鼻子发现了一股新鲜的熟悉的味道,“是野兔!”

对望一眼,达丽会意地向后方快速地离去。肯达抬起一只前腿,利用其它三只腿向前一瘸一拐地走着,装出一副受伤不轻的样子,慢慢地向野兔靠近。远处的野兔发现了胡狼,神经紧绷。但看了一会儿,发现这是一只受伤的跛狼,便毫不在意,继续着它的进食大业。肯达小心翼翼、摇摇晃晃向前走去,待它逐渐接近野兔,突然放下假装受伤的前腿,向前猛冲。惊愕的兔子被震惊在原地目瞪口呆,待它回过神来时,一切已经晚了。

“凶神恶煞”的肯达(图片源自Pixabay)

在险恶的生存环境中,倘若在致命时机逃跑时间被惊愕所占据,那么这天一早便是被捕食者此生看到的最后一个太阳……

肯达逼近兔子,用前爪频拍、嘴巴撕咬、后退猛蹬,一连串的攻击动作把兔子打的落花流水。受伤的兔子连滚带爬地慌忙逃窜,在不知不觉中又逃进了达丽的伏击圈,在达丽和肯达的左封右堵、时进时退、频繁攻击下,兔子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肯达夫妻带着两个儿子过着悠闲的生活,扑啦啦……扑啦啦……一阵阵翅膀煽动的声音传入肯达的耳中。肯达迅速冲出地洞查看情况,一大群秃鹫围在一起。“有秃鹫就会有食物!”肯达回头叫上达丽,一起向秃鹫群中冲了进去。

冲破外围的秃鹫圈,肯达看见一只黑背胡狼正在和一只秃鹫做着激烈的斗争,它们抢夺的似乎是一只狮子吃剩的半只羚羊。肯达勃然大怒,“竟然会有其它胡狼侵入我的领地分享食物!”它毫不犹豫地冲向这只莽撞的胡狼,达丽紧随其后。在夫妻俩撕咬、扑打、猛踢的合力频繁攻击下,这只胡狼狼狈不堪的逃窜了。这意味着肯达一家不仅捍卫了自己的领地,又赢得了一餐美味的食物!

然而,秃鹫群不停地的骚扰和攻击,扰得肯达夫妇心烦意乱。肯达不时地围着达丽和食物转圈跑,驱赶着恼人的秃鹫。但最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同秃鹫的吵闹声招来了胡狼的死对头——鬣狗。鬣狗是草原上非常凶猛的动物,有着最强大的下颚,它们敢和狮子争食。肯达夫妇再一次无奈地退去,只有达丽获得了一小点儿可怜的食物。

大自然就是这样残酷。每一种动物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则,都有自己的位置。虽然,黑背胡狼在捕食者中总是处于弱势位置。但是,聪慧的黑背胡狼会利用团队合作,会使用迷惑等技巧捕猎,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为自己争得了一席生存之地、繁衍生息……

作者:涵齐亿灵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