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真的将像流感一样与人类长期共存吗?听专家怎么说

原标题:新冠肺炎真的将像流感一样与人类长期共存吗?听专家怎么说

高正良:武汉大学病毒学系学士,中国疾控中心病毒学研究所硕士,美国麻省大学博士,同济大学转化医学高等研究院/医学院博士生导师,干细胞生物学家, 同济大学丽丰再生医学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细胞生物学学会科普委员会副主任,细胞治疗研究与应用分会科普及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

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有效吗?新冠肺炎将有可能像流感一样与人类长期共存吗?来听听专家怎么说!

对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有何评价?

临床实践中,应该怎样做好中西医的结合?

迄今不论是西医(现代医学)还是中医(传统医学),我们都没有效治疗方式,更多在依赖支持疗法,医生的经验、因地制宜地处理,因此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硬要回答的话,或许在早期,医生可以根据经验尝试发挥中草药调理、营养支持、增加免疫力, 甚至潜在的安慰剂效应。病人情绪紧张,恐慌会导致体力消耗、睡眠不足等问题,加重心肺负担和症状,所以营养调理和心理安慰效应会对病人的疾病进程有相当的影响,我们不少研究者都建议加强病人营养和免疫力的调理,同时强大的心理支持和坚定个人信念,对于患者恢复,甚至生存有关键性影响;早期还应该配合抗病毒药物治疗。后期,支持疗法、抗病毒治疗和防止炎症因子风暴及器官损伤与衰竭更加重要,不论中西药都需要特别慎重,需要严格监测监控,因地制宜地处理。

对于本次疫情防控中出现的无症状感染者,如何诊断?

这给“应收尽收”带来哪些挑战?

大家对无症状感染者的关注主要是难于追踪,如果又具有感染性,会造成疫情扩大化,给疫情防控带来巨大挑战。目前估计有大约1%左右的无症状感染者,一定意义上是合理的,对于感染性疾病,个体不同,病毒感染后引起反应可能不同,从无症状到有症状,到严重直至死亡。

但是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研究确定究竟有多少是无症状,还是症状不明显,或者不同人对轻微症状的承受能力、敏感性和感知、注意程度不同;还有超长潜伏期需要确定感染时期,都是很小比例。我们需要考虑到小几率事件发生的可能性,目前只是有存在可能性,需要更加严谨的研究、排查、确定和统计

如果确实有无症状携带者和超长潜伏期,那么是否产毒排毒、有传染性? 只要产毒排毒,我们就可以通过移动通信等大数据追踪确定可疑接触者,PCR检测多次排查,还可以结合血清学检测。如果不产毒排毒,那PCR检测排查就可能比较有挑战性,不过还是有可能结合血检和血清学检测确认;不过,如果不产毒、排毒,就没有感染性,也就无需担心传染。技术上最好的方式还是隔离,如果隔离做的足够好,或许不需要排查,大力加强媒体宣传,大众教育和防疫知识科普、心理引导,做好医疗咨询、分诊、导诊和后勤支援应急准备,守株待兔式的等待和追查到所有发病者和无症状带毒者。整个疫情,隔离是压倒一切、最高效的防控手段。

病毒溯源过程中应该注意和防范什么?

0号病人的重要性源于病毒溯源的需求,0号病人(不一定只能是一个人,可以是多个)可以提供病毒最早来源的线索,有助于解析新冠病毒起源、中间宿主和原初宿主,理解和阻止潜在的继续和未来感染。但是由于对疫情了解监控滞后等,我们并不知道谁是或者我们是否有0号病人数据,也不能再确定华南海鲜市场是最早发源地,给病毒溯源带来巨大挑战。溯源过程中需要注意加强防范、科学严谨,既要保障科学溯源,为疫情防控提供指导,又要防止误导和触发新的不测。

种种原因,这个观点从1月份以来日渐变得更加流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有和接受这种思路。这很大程度是基于两点认识:

1. 死亡率一度在0.2%以下,考虑到当时还有不少人未发现和确诊,所以不少专家(人)认为死亡率甚至可能会在0.1%以下,逼近流感;

2. 新冠病毒感染性看来很强,无症状感染者、超长潜伏期及“治愈”出院后发生反复的情况给疫情防控带来巨大挑战和压力;封城和隔离导致巨大经济压力和损失….

这种情况下国际国内都开始出现大号流感的说法,可以理解,也是个动态认识的过程,全局的、平衡的、痛苦的抉择,不得已的现实。作为武汉大学病毒学系和国家疾控中心病毒学研究所的曾经一员,我属于非常保守的那部分人,我个人从一开始就不是很接受这种思路:

1. 死亡率或许没有那么低,大家早期从湖北以外数据推测是有误导的,迁出人员代表性的偏差(比如年轻化)、死亡滞后等原因造成低死亡率假象;现在湖北以外,国内国际死亡率都在逼近1%,这个死亡率决定新冠病毒不是流感;

2. 更让人忧虑的是重症和危重症比例,在湖北以外大多数省份达到5-10%以上。目前状况下我们希望可以维持1%以下的死亡率,但如果失控,像流感一样流行,将会有多少人感染,多少成为重症和危重,会不会带来巨大医疗压力,造成医疗挤兑、恐慌、更高死亡率?即便死亡率不增加,医疗资源消耗和占用经济上能承受吗?持续的病毒流行、防疫状态,会不会引起更多社会和健康问题,长期对经济造成比现在更大的打击和损失?这些问题现在存在巨大疑问,潜在风险巨大,需要极度重视,非常难以抉择。

总之,疫情就是战争,战争就必然有牺牲和损失,很大意义上比战争更加残酷: 我们不知道敌人在哪,但敌人却与我们一体化。尽管国际国内都有专家在担心是否可防可控,尽管我们错失多次重要机会,导致疫情的进展,但是我们后期的弥补措施和决策果断、有效,才有目前国内情况的相当稳定。只要不要再在细节上出漏洞,那么国内是有可能斩草除根、消灭新冠病毒的。我们必须明白并极度重视:重大疫情防控100步走了99步也等于没走,所以疫情越到扫尾阶段越艰难,魔鬼都在细节,非常考验我们的管理协调能力、专业能力、执行力,媒体宣传、教育能力,公众素质和自律,像这次监狱的爆发,一步不慎,就是新的一波。反过来,除了湖北和部分严重地区,我们有些措施过于一刀切,缺乏专业和平衡,当然这种疫情对于管理协同和专业能力也的确是巨大挑战….目前鼓励复工等都是正确的,不可能长时间全国关闭;经济不运转,我们的防疫能力也没有了,但是复工需要做到细致处,有序进行,防止反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