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工的SKP,有人五分钟花掉10万,有人在这寻找自我

原标题:复工的SKP,有人五分钟花掉10万,有人在这寻找自我

在北京,有这么一句话,“只有实现了‘SKP自由’的人,才算实现了真正的财务自由。”

此话可不假,毕竟在北京购物圈,还同时流传着这么一句话,逛王府井的瞧不起逛西单大悦城的,逛三里屯太古里的瞧不起逛王府井,逛国贸的看不起逛三里屯太古里的,而逛SKP的瞧不起逛国贸的,可见SKP屹立在北京购物鄙视链的最顶层。

这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地方,即便疫情肆意,挥金如土的富人们少了,但他们也像牢笼里的猛兽,在伺机行动,寻找着消费的突破口。

满打满算,高小姐已经两个月没去过SKP,这放在去年,是绝不可能发生的。

四个月前,SKP店庆,高小姐更了一条IG,晒了自己堆满小客厅的血拼成果,调侃自己也是参与了10亿项目的人了。

四个月后,在斟酌了许久,高小姐终于还是全副武装,戴上口罩、手套、护目镜和帽子,在两个月来第一次踏出家门,开车前去SKP,去把自己在导购那预定的Kelly28接回家。

位于大望路商圈, SKP商场那股充满金钱的香水味还在,只是人少了很多,行人也匆匆。

受疫情影响,高小姐没有像往常一样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场,而是找了个露天的地方停下,走了五十米进SKP。

进门的测温仪、戴了口罩的门卫、稀少的客人都让高小姐放心不少。

进了商场,直奔店铺,打招呼、验包、又顺手挑了条丝巾和一个钱包,刷卡,5分钟后她便提着价值十万块钱的橙色购物袋出了门。

坐回自己的车,一踩油门离开了这里。

今年26岁的高小姐,早在四年前就已经实现了“SKP自由”。

生在北京,高家在京城很吃得开,13岁那年生日,高夫人给她买了第一只名牌包。

那年4月,北京“新光天地”正式开业,高夫人出手阔绰,成了第一批点包的大客户。

蹭着高夫人的光,高小姐也在各家导购那混了个脸熟,每回陪逛都能有所收获,和高夫人闹矛盾,十有八九也是因为高夫人说她年纪还小,东西不适合她。

直到高一被送去澳洲留学的3年里,高小姐说:“这是母女关系最和谐的3年,自己为了能去逛新光天地,每天都很听妈妈的话。”

从澳洲留学回来,高小姐转眼才22岁,当年的“新光天地”已经变成了如今的SKP,拿着父亲的副卡,她再次成为SKP的常客。

在她眼里,价格仅仅只是一串数字,她从没自己挣过钱,也没体验过缺钱的感觉,所有她想要的东西都能唾手可得。

每周,高小姐都至少会去一次SKP,可能是去提包,也可能只是去B1的BHG买一串488块钱的阳光玫瑰葡萄,或者是去一楼的TWG喝一壶茶。

在她看来,SKP哪都好,就是居然在东边,这让家住西山别墅区的她每回出门都觉得不方便,不堵车开车都要40分钟,遇上堵车那可就要命了,需要一个多小时。

但距离丝毫不影响高小姐对SKP的独宠,毕竟SKP导购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这没有的全北京都没有。”

在高小姐眼中,北京别的商城要不品牌不全、要不货不齐,要不游客太多。

在她的微信里,联络的最勤快的,不是自己的男朋友,而是SKP里各家的导购,每当店里来了紧俏货,导购就会热情地联络她,给她拍小视频,让家住西边的高小姐体验线上远程购物的愉快。

导购很懂高小姐的心,如果高小姐犹豫不决,只需要神神秘秘地加一句:“这只包全北京就这只。”十有八九就能成。

然而,SKP并不适合所有人。

这句话换种方式来说,应该就是SKP不适合没有钱的人。

这是有钱人的天堂,但同时也是引诱“亚当和夏娃”的禁忌之果。

北漂两年,Amy只去过3次SKP。

在呼家楼上班,家住通州,SKP所在的大望路站是Amy每天上下班都会路过的地铁站。

但凡想要逛SKP,Amy只需要在下班回家途中跳下地铁一号线就能到,可每回地铁停靠在这时,她也只会把自己的头抬起来,看着上车的年轻姑娘手头提着的精致购物袋,在被发现自己盯着别人看之前又会低下头,缩回自己的保护壳里。

Amy永远忘不了自己第一次去SKP的情景,她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爱丽丝一样,误打误撞闯入了那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

那会她还不是Amy,大学毕业后她投递简历,凭借优秀的学历,她进了一家在呼家楼的外企,来到北京北漂。

第一次去SKP,也就是入职那天,老板在SKP六楼定了羲和小馆,带团队去聚餐吃烤鸭。

她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看着SKP里稀奇的一切,为路过橱窗里项链下小小的烫金价签上的一串零乍舌。

那串项链,就是她10年工资。

那天晚上,躺在自己狭窄的床上,盯着有点脱落墙皮的天花板,听着窗外马路轰隆隆的声响,她怎么也睡不着,舌尖上回味着酥脆烤鸭的甜面酱,鼻尖缭绕着SKP里甜而不腻的香水味,一闭眼就能看到橱窗里金光闪闪的珠宝首饰。

第二天一早,她默默将自己的名片从自己的中文名改成了Amy。

之后的一年半,Amy再也没踏进SKP一步,即便有时和同事约在华贸B1的餐厅吃饭,她也没越过心中那条界限一步。

转正后,她在公司团队里混得如鱼得水,面对难搞的客户也能够八面玲珑。

努力工作一年,她拿到了自己第一笔项目奖金,一万多块钱,即便这笔钱在很多高小姐们眼中,就是逛一次街的车水杯薪,却是她来北京后第一笔可以自由消费的大额可支配收入。

她决定给自己买一只包,好好犒劳自己。

在做了一个多星期功课后,她将目光锁定在一只新款的Monogram帆布包,不容易过时,比较实用又兼具设计感,一万多出头就能拿下,还被各种明星网红背过。

然而,这款网红包在官网早已卖脱销,致电客服后也只给了需要去专柜问货的答复,思来想去,她才决定去SKP看看。

银行卡里的积蓄给了她走进SKP的勇气。

一年多过去,SKP还是那个奇幻的“仙境”,人来人往,攘攘熙熙,空气里还是那股高不可攀的香水味,味道和北京其他任何一个商城都不一样。

在门口徘徊了好一阵,Amy终于还是踏进店铺内,门口年轻的店员仿佛能一眼把她看穿,并不热情,疏离而矜持地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

她拿起手机向店员展示了一下自己存下来的照片,对方扫一眼便告知她:“没有货了。”

在她准备开口时,又补充道:“以后应该也不会有,要看看别的款式吗?”

略带尴尬地摇了摇头,她也没有了进去看看别的包的想法,那个店员短短两句话便将她酝酿已久的购物猛兽关了回去。

卡里多出的一万多块钱,并不足以让她能够在SKP昂首挺胸地逛街。

回去之后转眼间就到了新年,随后疫情爆发,买那个包的念头也逐渐被打消,只是偶尔看着手机里之前保存的照片还会冒出来。

复工后的第二个星期,晚上7点,下班回家的地铁不如往日拥挤,一个车厢里只有零零散散的十几个人,大家隔着老远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

Amy对面的姑娘随意地拎着一只包,不是她想买那款,但这次她盯着看了很久。

地铁到大望路停了下来,车厢里响起了广播那个温柔的声音,在车门关上前,Amy鬼使神差地站起来,冲下了站台。

来到SKP门口,眼前一片黑灯瞎火,往日的繁华仿佛海市蜃楼,恍惚间如同隔世。

失落地离开,Amy希望有朝一日她也能在SKP“购物自由”,但离她适合SKP,或者还需要很久。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