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途拖欠薪水 绿驰卖身 威马扣奖金 中国新能源迎来至暗时刻

原标题:前途拖欠薪水 绿驰卖身 威马扣奖金 中国新能源迎来至暗时刻

试图通过“新能源汽车”这台引擎驱动新的经济增长点的中国,正在经历多家新能源汽车品牌面临“要么生、要么死”的选择。

前途汽车——拖欠薪水

据未来汽车日报等媒体报道,中国诸多的造车新势力之一——前途汽车在多次调整员工工资发放时间后,目前仍然没钱发放拖欠数月。

媒体报道称,3月20日晚,前途汽车员工收到公司补发的半个月工资;并且,这家企业欠发工资以来,已有约200名员工离开公司;在此之前,3月16日,前途汽车母公司长城华冠推出了最新离职结清协议,让员工自行决定去留。

按照协议,前途汽车给出员工三种选择。第一种是选择本周内主动离职,公司将在5月底前结清工资,无赔偿;第二种是在两天内协议离职,与公司签署赔偿协议,按国家规定的N+1标准提供赔偿金,在2020年8月31日之前结清工资;第三种是继续留在公司,公司将努力尽快解决工资问题。另外,受疫情影响,前途汽车复工时间多次推迟,从3月中旬再次改为5月6日。

从这段文字不难看出,前途汽车已经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资料显示,其母公司2015年登陆新三板,前后融资约21.2亿元,大部分投入前途汽车。目前长城华冠已经退出新三板,前途汽车必须寻找新的融资渠道才能继续活下去,接盘的人会是谁呢?从长城华冠的地域属性来看,北京市国资接盘的可能性最大。

资料显示,前途汽车目前员工约2000人左右。

绿驰汽车——河南国资接盘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3月6日,“上海绿驰”正式更名为“绿驰科技集团”,河南省国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入股。经此变更之后,绿驰汽车从之前的民营企业转变成了“国有企业”。

2019年夏绿驰在吐鲁番

尽管绿驰汽车在造车新势力当中并不十分出众,但对缺乏相应的汽车工业的河南省来说,投资一家造车新势力,其前景值得期待。

蔚来汽车——合肥国资接盘

2月25日,合肥市政府发布: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项目融资规模超过百亿元。这意味着合肥市国资将正式介入蔚来汽车的运营。在落户合肥之前,蔚来曾于2019年5月寻求北京亦庄国投(国资)100亿元的融资,但目前并未成功。

合肥国资接盘之前,蔚来汽车的现金流有多紧张呢?根据其3月18日发布的财报信息显示,蔚来可动用的现金仅为10亿。同一天,蔚来因为一笔110万的纠纷被上海嘉定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在合肥市国资接盘之前,蔚来四处“拆借”。2019年9月,蔚来发行2亿美元可转债,认购人是“自己人”:李斌和腾讯。李斌是创始人,腾讯是蔚来从始至终非常重要的金主爸爸。今年3月,蔚来汽车在其投资者关系网站宣布,蔚来已经与几个亚洲投资基金签订最终交易文件,获得2.35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同时期市场传出消息,蔚来或正在向吉利汽车“拆借”3亿美元。如此种种迹象表明,蔚来现金流已经十分紧张。

为什么说蔚来在四处“拆借”?可以看看亚洲投资基金这笔2.35亿美元的认购。根据协议,购买方有权自2020年9月5日起,以每股3.5美元的价格将本金的全部或部分转换为蔚来的A级普通股(或美国存托股),但蔚来美股发行价是6.25美元,其在今年1月股价也曾冲到5.6美元,可见借款条件之苛刻。作为投资人,除了被当做韭菜的股民,没有谁是白马骑士。

资料显示,目前蔚来汽车员工约7000人左右。

威马汽车—取消2019年年终奖 13薪延迟发放

媒体3月份报道称,威马汽车已经宣布取消2019年年终奖,13薪延迟到今年6月份发放,这意味着威马汽车也遇到了一定的资金问题。

据未来汽车日报今年3月的报道,威马汽车出行事业部原下属的技术部和产品部正进行大范围裁员,其中7人已离职,6人调岗,10人收到通知等待HR沟通具体离职事宜,而原出行事业部总经理刘立群也已于上月离职。

事后威马回应称,公司并未大面积裁员,“目前,威马员工总数接近3000人,最近3个月,员工离职率仅为1%左右,与此同时,也在正常开展人才招聘,春节前后有不少新员工入职,人员有出有进,属于正常健康流动”。

如此来看,在融资吃紧的大环境下,威马“员工人数3000人、两台车在售,2019年销量达16876辆(仅次于蔚来)”这样的样本值得整个行业研究。相比之下,蔚来2019年的销量仅为20565辆,但员工人数最高时高达1万余人。

从公开信息看,威马上一笔融资发生于2018年10月26日,百度、腾讯、红杉资本领投的30亿。目前威马还没有寻找国资接盘,整体花钱的效率颇高。

拜腾汽车——一汽、南京国资接盘

2018年9,拜腾汽车1元拿下一汽华利的新能源生产资质引发关注。但实际上,拜腾接盘的,还包括一汽华利8亿负债和5000多万员工工资。但直到2019年6月,拜腾仍然没有把这笔钱付出去,媒体报道拜腾依然拖欠一汽夏利3.1亿。迄今为止这笔钱恐怕依然没有付出去。

反观拜腾汽车,上一笔5亿美元的融资发生于2019年9月,算是非常得难能可贵。但同样,这笔投资“国资”的意味十分的浓烈,主要来自一汽集团(央企)、江苏省和南京市政府旗下产业基金。“国资接盘”同样是拜腾去不掉的时代印记。

资料显示,拜腾汽车目前有员工约1800人左右(2019年5月数据)。

博郡汽车--天津国资及南京国资

2019年11月,天津一汽以资产及负债作价5.05亿元入股天津博郡,随后就传出博郡汽车现金流紧张的消息。从目前各大新能源车企融资现状看,天津或南京国资进一步投资博郡汽车的可能性非常得大。

资料显示,博郡汽车目前约有员工1000人左右。

除了上述这些企业,2018版汽车行业投资管理规定出来之前,共18家企业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分别为:河南森源、江苏国新、康迪北汽新能源、长江汽车、前途汽车、奇瑞新能源、江苏敏安、万向集团、江铃新能源、重庆金康、国能新能源、云度新能源、知豆、速达、合众、陆地方舟及江淮大众,其中多数企业至今没有车型问世,被曝欠薪或关厂或更换投资人的企业也有不少,如长江汽车(欠薪停工)、知豆(欠薪停产)、云度(被传停工);其中江淮大众被曝进一步推进的可能性已经非常得低。

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3月19日发微博称:“上百个新造车企业中,坚持到今天,从不拖欠员工的工资,从不拖欠供应商的货款,这两个最基本最本分的能做到的估计已经不超过五个了”。

如此种种,表明中国新能源汽车已经到了至暗时刻。

行业一致的观点是,未来能活下来的造车新势力最多3-5家。而根据新能源汽车国家监测与管理中心2019年3月的数据,有共635家电动车企(含新能源客车)录入了当年的财政补贴申报平台。

要把635家削减为3-5家,竞争将会何其残酷?几乎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情况下,为何各个地方国资都要拼命接盘来保护这些企业呢?我想其原因无非是:创造新的就业,抓住为数不多的实业投资机会,同时对未来的税收做一些重要的期望。

譬如“合肥市发布”在公布蔚来汽车中国总部项目时说:蔚来中国预计2020年至2025年总营收4200亿元,总税收78亿元。一家企业能为地方贡献这么多税收,同时还能带来一个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这样的机会对地方政府来说,值得放手一搏。

事在人为。在这样的状况下,在这样激烈的竞争中,企业到底该怎样活下去,就看这个企业的人、管理、技术和自我发展进化的能力了。

活着就有机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