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巴达国王阿格西劳斯,为何要征战波斯?

原标题:斯巴达国王阿格西劳斯,为何要征战波斯?

公元前395年春,阿格西劳斯到达以弗所,以那里为军事基地,准备向波斯控制下的萨尔狄斯发动进攻。有关此次阿格西劳斯征战小亚细亚的起因,色诺芬、普鲁塔克等古代学者都曾有过记载。

一、普鲁塔克所认为的原因

普鲁塔克为阿格西劳斯所著的传记中记载此次战争的原因是:“阿格西劳斯刚刚登上王位开始从事政务工作,小亚细亚传来消息说是波斯国王正整顿和扩张水师,准备用强大的武力将斯巴达的海上霸权给夺走。于是莱山德利用这个机会离开斯巴达去援助小亚细亚,但莱山德再一次由于推行强硬的政策和暴虐的行为遭到驱逐,因此他说服阿格西劳斯来指挥这次远征行动,他们准备采取先发制人的策略,将战争扩展到波斯。因此阿格西劳斯亲自参加公民大会,提出他要出征的事宜,他要求30位斯巴达人来担任将领和2000个新的公民,另外还要有一支出自盟军的有6000人的强壮的队伍,他要运用这些资源横跨到亚洲,尽力地去维护斯巴达的和平。”

此段记载的原因主要可以归结为三点,第一,波斯欲摧毁斯巴达的海上舰队,斯巴达方面进行抵抗和反击;第二,莱山德的个人失误使阿格西劳斯主动担任此次征战的总指挥,此次远征更多是莱山德个人的意图;第三,为了维护斯巴达的荣誉和骄傲,进行此次远征行动。

二、色诺芬所认为的原因

色诺芬的《阿格西劳斯传》中对此次出征之前的记载是:“斯巴达人不能不佩服他们的国王要报复波斯入侵希腊,为以前波斯人对自己的土地的伤害而进行反侵略的渴望;斯巴达人喜欢掌握优先权,即应该主动出击而不是等待敌人的攻击,他们的意图是在波斯进行战争而不是希腊;他们认为之所以要改变战斗的舞台,战斗的地点要在亚洲而不是希腊,因为这将是一场荣誉之战。所以元老院应允了他的军队,阿格西劳斯带领着他的军队起航。”

这些内容大概可以总结为三点,一是为了响应民众内心的渴望,对波斯人曾经的侵略行为进行报复;二是为了将战火引发在波斯统治的地区,牵制和打击波斯人,利用战争来扰乱他们,使其无法在插手干预希腊城邦的事务;三是为了维护斯巴达乃至整个希腊的荣誉,恢复曾经的尊严和地位。

三、现代西方学者对此次战争的原因分析

除古代学者的记载之外,现代西方学者也针对此次战争的原因进行了一些分析。卡特里奇认为阿格西劳斯此次的远征实际上是这一时期斯巴达帝国扩张的需要,至于斯巴达对外宣称的征战理由“解放希腊”实际上是对以前雅典人所做的政治宣传的一种模仿,雅典人之前也是用这个理由来维持和发展自己的帝国地位,斯巴达此次也是如此,用冠冕堂皇的宣传来掩盖帝国扩张的真实面目,但是这种模仿宣传从一开始就被希腊众人所看穿,并没有达到其预期的作用。

还有学者认为阿格西劳斯出征小亚细亚的直接目的是希望在波斯国王仍旧控制的地区和海边的希腊城邦之间建立一个由反叛的波斯总督和部落所构成的缓冲地带。但之后有学者提出“建立缓冲地带”这个策略是在阿格西劳斯取得萨尔狄斯战役的胜利之后,在战争无进展的状况下才选择应用的。

对于此次阿格西劳斯在公元前395年对小亚细亚的远征原因,首先值得肯定的是,在一开始这是斯巴达为维护帝国海上权益做出的反击战争,公元前397年,小亚细亚总督法尔那巴佐斯向波斯国王提出集中力量直接摧毁斯巴达海上舰队的建议,用切断小亚细亚和希腊大陆联系的方法来逼迫斯巴达从小亚细亚撤军,波斯国王采纳了这个计策,开始整顿和扩张水师。这个消息被一个叙拉古船商带到了斯巴达,他还探听到波斯的战船有三百多艘,之后雅典海军统帅科农担任波斯舰队的总指挥,这让斯巴达全国上下一片哗然。因此阿格西劳斯提出率军出征时,斯巴达人答应了他所有的要求。

其次,公元前4世纪90年代,正是斯巴达帝国最具扩张性的时期,远征小亚细亚是斯巴达帝国维护霸权的一种策略,从阿格西劳斯的征战战术中我们可以看出端倪,根据色诺芬《希腊史》中的一些记载,在阿格西劳斯获的了萨尔狄斯战役的胜利后,没有再和敌军进行正面作战,而是允许手下的士兵随意袭击一路上的村庄,给敌人造成困扰。

这表明阿格西劳斯此时的目的并不是要征讨波斯,而是要在波斯的领土上制造麻烦,同时还要保存自己的军队实力。阿格西劳斯的行径说明此次远征只是做给希腊人或者是希腊大陆本土人看的一种姿态,斯巴达人运用这种姿态来达到维护其霸权的目的。为荣誉而战、为报复波斯人而战这样的高喊,只是这场远征所披的一件华服,而维护斯巴达帝国的统治和发展才是此次远征的真正原因。

在公元前396年的时候,阿格西劳斯被斯巴达人授予他在亚洲的最高指挥权,他是自列奥提西达斯二世之后唯一一个将战火带到远东的斯巴达指挥官。

四、在萨尔狄斯战役开始之前,色诺芬、普鲁塔克等古代学者还记载了两件与阿格西劳斯这次远征息息相关的事件

第一件是在阿格西劳斯踏上征途之前,想要去阿乌利斯献祭。

普鲁塔克记载称,阿格西劳斯在梦中得到启示,认为自己要效仿阿伽门农,阿伽门农曾在跨海远征特洛伊之前去阿乌利斯祭祀,阿格西劳斯因此前往阿乌利斯并准备好一头装饰花环的母鹿,吩咐他的占卜官举行仪式。

但这次祭祀的结果并不令人满意,根据色诺芬的记载,波奥提亚同盟官在知晓了阿格西劳斯此行的目的之后,便派出了一支骑兵,将阿格西劳斯己经祭献的牺牲肢体夺走并抛在地上,阿格西劳斯无法继续举行祝祷,只能在心情极度愤怒的情况之下起航远征。有现代学者提出,此次波奥提亚同盟官的阻挠也是影响之后阿格西劳斯执著对底比斯不断进行战争的因素之一。

第二件事情则是有关阿格西劳斯和莱山德之间的权力斗争。

在阿格西劳斯到达以弗所之后,发现莱山德在这里势力十分庞大,几乎做到哪里都有大批民众紧随左右,向莱山德诉愿的人也络绎不绝,而他们对待阿格西劳斯的态度只是随意敷衍,这种情况使得阿格西劳斯仿佛只是一个普通人,而莱山德倒更像是一位国王。对于这一现象的原因,普鲁塔克的解释是,阿格西劳斯昔円优质的品德和友善的行为让人们记忆深刻,而莱山德简单粗暴的行径也让人记忆犹新,因此人们选择所有的事务都去找莱山德寻求指示,忽略了阿格西劳斯的意见。

在一开始,阿格西劳斯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里,但后来他被莱山德愈发放肆的行为给激怒了。首先开始不满的是跟随阿格西劳斯一同到来的三十位斯巴达将领,他们不满莱山德的态度并向阿格西劳斯进言,这时候阿格西劳斯也开始担心莱山德会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导致战争的指挥失灵。因此阿格西劳斯开始采取一些措施来维护自己的地位和权力,首先他对莱山德的一切言论和决策都持反对的态度,当莱山德引领民众向他请愿时,他故意表现的置若罔闻;

其次,当有人受到推荐的时候,不论这个人是谁,只要和莱山德有关或者是得到莱山德支持的,他都一律拒绝;

继而,所有莱山德抒击的司法案件,最后都以胜诉告终,所有得到莱山德美言的案件,当事人都会得到惩罚。很快,莱山德就意识到了这些事情绝对不会是巧合那么简单,并知道了是国王在和他处处作对,莱山德公开告诫民众不要再跟随他,以后无论有什么事务都要先去请求国王。然而,莱山德这样的行为让阿格西劳斯更难以接受,阿格西劳斯认为莱山德的这种行为明显是带有煽动性和欺骗性的。

至此两人昔日的情感已然破裂,莱山德找到了阿格西劳斯,在一番针锋相对的谈话后,莱山德自愿被派往赫勒斯滂地区。根据记载,莱山德在这之后对阿格西劳斯的愤怒并没有平息,反而意图策划更大的阴谋,想要颠覆斯巴达的王权制度,但是还没有等到这场阴谋产生结果,他就在皮奥夏战争中被敌人杀死。在经历了献祭和收权的事件之后,此次战争也面临着一触即发的状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