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乱象丛生 合规化成“隔靴搔痒”?

原标题:网约车乱象丛生 合规化成“隔靴搔痒”?

作者 | 普曼小姐

出处 | AC汽车

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

随着年后疫情逐步减缓,各地区网约车市场逐渐复工。此前,自1月21日起,“新冠存在人传人情况”被确认,网约车市场DAU悬崖式下跌。自2月10日起,大部分省份允许企业复工,网约车市场DAU呈现小幅上升。在此分叉路口,部分网约车司机选择复工,部分网约车司机选择“黯然退场”。

01 网约车租赁公司频出“退租不退押”

疫情期间,据相关统计显示,全国范围内,有超3000万名网约车司机正面临订单需求骤减、收入缩水,仍要定期支付租金的囧境。

据了解,一些城市客运出租汽车行业协会倡议,疫情特殊期间建议驾驶员承包费(台班费)减半。不过仍有较多司机反馈,复工后汽车租赁公司不仅没有减免司机的租金,并要求3月支付2个月的租金。

2月22日,因网约车租赁合同纠纷问题,江苏苏州90后网约车司机许师傅跳楼身亡。据了解,该名“预备”网约车司机于2019年10月与某汽车租赁公司签署租赁合同并交纳10000元押金,准备入行网约车。该汽车租赁公司承诺为其在一周内安排平台跑单,直至年后2月1日,仍未兑现。

在此期间内,不仅分文未赚,而且仍需向汽车租赁公司交纳租金。2月21日,许师傅前往如约公司,想要退租、退押金。

由于和他签合同的业务员没有到岗,该公司经理回应称,“业务员承诺开通网约车平台账号是自主行为,不作数,公司只认盖了公章的合同。”

随即该经理又称,“业务员也没有骗人,他已经帮许师傅将资料递交上去了,只是没有如期开通而已。业务员也从来没说过,如果哪一天延期开通或开通不了,承租人可以不履行合同。”

3月13日,河南郑州上百名网约车司机在某汽车租赁公司排长队要求退车。其中一名网约车司机称,“每月租金3800元,公司减免了2月的租金,但是3月也很难跑出流水,每天几十元的流水,基本生活都成问题。”

目前,存在不少网约车司机退车后收不到押金而惊呼遇到了“骗子公司”。杭州网约车司机李师傅(化名)称,“豆豆租车就是坑,合同写着押金三千,实收五千。要求退车,被告知多收的那部分不退(两千元),并且要把每天的流水提现给他们代管。只要不给流水,就收车。在他们那租了二十天左右,已经被威胁收车十几次了。”

02 疫情期,租赁营运的网约车雪上加霜

相比已退租的网约车司机而言,仍有不少在职的网约车司机纠结着继续坚持。

上海地区的一名专职网约车司机吕峰(化名)表示,“现在网约车全职不好做,越来越多人转兼职,赚点零花钱得了。”

据吕峰描述,目前在上海地区,疫情还未完全消除的情况下,平均每小时可以赚40元左右。“每天全职不休息跑一天,流水有个400-500元算是运气和口碑值都很不错了。”

另外,他也晒出了自己的跑单地图。该图片显示该范围地区无订单,而周边的空闲车辆却有56辆。由于娱乐聚集性活动和场所处于关闭状态,昔日的接单高峰已难再现。

“现在疫情还没结束,出行的人毕竟还是少。上海梅赛德斯那边以前一年那么多场演唱会之类的活动,现在不开了呀。机场的订单也少得可怜,都知道现在国外还不如国内安全。”

北京地区的一名租车的网约车司机王顺(化名)向AC汽车透露北京地区网约车司机的生存现状。首先,王顺算了一笔账,以解释网约车现在的困境。

“每天出车必须保证15个小时,不然肯定不挣钱。每天租车的租金150元,平台拿200元,油费150元,不算上违章罚款,每天500元是基本费用。一周一天限号不出车,一个月是四天限行,但是各种费用还是照付!”

此外,王顺更是爆出了网约车生态链的内幕。他所入驻的出行平台收取占司机收入三成的服务费。与该出行平台合作的网约车租赁公司属于二手车中介公司,租赁给司机的车辆来源于其他渠道。因此,租赁费用会比较高。

“起亚K2这样的紧凑车型,在其他公司租只要3500元,但是在他们那边租需要4500元,平白多出了1000元。”王顺表示不满。

据悉,一般网约车租赁公司都会负责租车司机的办证、资质审核以及分配入驻网约车平台。网约车平台往往决定了网约车司机的接单量。因此,很多租车的网约车司机往往陷入被动,唯一能选择的就是接单或离场。

“如果是自己的车,一个月拼命跑单可以赚8千左右。如果像我一样租车跑网约车,真的是白跑!一天坐在车里超过15个小时,一个月在北京纯收入不超过5000元,生活花销都不够。等待我的不是钱,而是各种病。”

王顺大吐苦水之后,表示他与周围的租车网约车司机接下来都打算退车。最后,他认为接下来和网约车平台合作的网约车租赁公司,也会被淘汰一批。

03 网约车淘汰赛开启,剩下的是赢家?

总体来看,疫情期间的订单锐减导致司机收入比往常更难以覆盖营运成本。对此,行业部分企业出台针对司机群体的车辆延租方案。据悉,滴滴出行表示正在与国内3000多家租赁公司沟通,为驾驶员提供车辆租金顺延的帮扶方案。无独有偶,东风出行已宣布自1月24日至疫情结束,免除东风出行平台上武汉等三座城市驾驶员车辆租金。

不过,不少汽车租赁公司在此次疫情冲击下,面临资金盘活无力问题:在疫情期间司机面临收入锐减而纷纷退租,致使中小型汽车租赁公司在大量车辆资产闲置无法带来营收的情况下,仍需按月给授信缴纳所有车辆的贷款。

据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协会调研数据显示,2月4日-2月17日的两周时间内,已有约85%的受访汽车租赁公司出现司机退租或欠贷情况。其中79%的汽车租赁公司表示,期望国家相关部门金融纾困政策给予银行贷款展期2月及停运期间车辆保险返还或顺延。

日前,曹操出行总经理董凯楠接受媒体采访,“由于大量租赁公司可能会倒闭,很多司机将会面临失业。不过,经过这次疫情,用户的需求会向健康、安全去转移,这对于B2C的平台是机会。”

现阶段,随着疫情缓解,各地运政开始严打非法营运。3月16日,贵阳市已查处297辆非法营运车辆;2月10日,合肥按上限10万元处罚市运管处查扣2台涉嫌非法客运车辆;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查处无证黑车全部顶格处罚……

此前,嘀嗒出行被约谈;万顺叫车也因在北京违规从事网约车业务,被运政部门开出30万元的重罚,同时客管处加强网约车合规化的要求和呼吁……

即使如此,在“网约车合规新闻”下仍有网友调侃:“完全合规的双证司机派单少得可怜,还不如单证司机,单证司机又不如无证司机。”并声称仍存在双证不全、无证等不合规却上线营运的现象,“合规化”仍是“口号”。

曹操出行董凯楠也表示,网约车市场有三个阶段,2023年前网约车市场会处于新政落地,行业逐渐合规的阶段。以现阶段看来,“走合规流程”的网约车真的就好过了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