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封了,家长呼吁停课未获批准,妈妈从国内搜罗的口罩不能寄了

原标题:澳洲封了,家长呼吁停课未获批准,妈妈从国内搜罗的口罩不能寄了

编者按:“战疫口述实录"陆续推出。南方都市报面向全网征集抗击新冠肺炎新闻线索,我们期待跟疫情相关的您,提供采访线索。文字、视频、图片均可,南都随时倾听,为您执笔记录。

联系方式:靳格(微信号:Gege-0022)、 刘兰兰(微信号:lanlan269394284)

之102

口述人:范范(定居澳洲珀斯,幼教工作者)

口述时间:3月24日

“中心下周继续开放,但每一个人得测体温才能进入,员工、孩子、家长无一例外,体温不正常者必须立刻离园。”

上周五下班前,我工作所在的Child Care Center(儿童保育中心)出台了这项不温不火,在华人看来“慢了一大拍”的针对新冠状肺炎疫情的最新举措。

虽然同事们私下不断猜测的“Friday might be the last day(周五可能最后一天上班)”,但最终没施行。

而量体温显然不能缓解因为面粉厕纸洗手液遭抢购,以及西澳州每日确诊病例以双位数增加所带来的焦虑。

3月24日中午西澳州正式封州,有教师组织呼吁停课,避免孩子感染。

大街上很空旷,店铺都关闭了。

员工被约谈,做好无薪停工准备

“很多家长已经被通知在家办公,估计下周孩子会继续减少。哎,那时估计我们就得被放假了。”同事Carolie对可能被无薪放假忧心忡忡:“我的账单怎么办?房租、水电费、厕纸都是钱呀?”

上周一因为日趋严重的新冠肺炎疫情,园长已经一对一与我们员工谈话了。通知即使此前签订了合约,但也得做好无薪停工的准备,并要求在知情书上签字确认。

“不好意思,我儿子在学校有流鼻涕症状,学校打电话来让立马接回家,班上的事情只好拜托你们了。”我们正讨论着刚签完的知情书,大班的Kristina就急急地跑上来收拾个人物品,往儿子的学校赶。

Kristina5岁大的儿子今年刚上幼儿园。第二第三天,Kristina继续缺勤,大家纷纷打听她的状况,因为在维州已经有一名Child Care Center工作者被确诊了。

电话联系得知目前Kristina和儿子有点咳嗽和感冒症状,没有发烧。随着西澳疫情开始在社区传播,他们被医生建议留在家里观察,过两天再复诊。单亲妈妈的她,不得不留在家里照顾孩子,回不来上班。

生病电话问诊,平时免费现在收费

Kristina的感冒小虚惊后,同事Winy也报告说好像得感冒了。她一早起床感觉鼻子有点塞,嗓子也哑了,然后整个人就惊慌了:“怎么办?难道我中招了!”

Winy赶紧打电话预约GP(全科医生),结果被告知诊所现在不接受面对面诊疗,改为电话诊疗了。而平时免费的看诊,也因为采用电话问诊需收取40澳元的费用。

一些常规专科门诊,为了降低医护人员感染风险也纷纷转为电话看诊。此前于3月10日开放的西澳首批三间发热门诊,两天内已经有1500多人前往就诊,有640多人不需要做检测。

航班两次取消,回国得坐天价航班

这些天我除了下班后加紧补货囤货,还得为家婆的去留问题头疼。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持续的澳洲旅行禁令以及周五晚起全面升级的“封国”措施(3月20日澳洲政府宣布非澳洲公民及永久居民禁止入澳),让原本计划3月20日回中国的家婆,两度被取消了机票。第一次取消在2月初,第二次则是两天前。

如果坚持回中国,只能乘坐至少上万元的天价中转航班。

原本每天一班的珀斯——广州直航航班已被取消近两个月;如果选择留下,除了需要重新办签交费外,还得面对疫情在澳洲社区传播的风险。

家婆没有澳洲医疗卡,血糖有点高,一直吃药控制。这次来澳只带了三个月的药量,现在快吃光了。

随着澳洲“封国”禁令出台,澳洲航空公司已经取消了所有国际航班,也导致了2万人短期失业。

钢琴师收入锐减五六万澳元

失业潮也开始在其他行业蔓延。我大女儿的钢琴师老师Roco也因为各种活动、庆典被取消而损失近五六万澳元的收入。

“全年的活动都被取消了”,一心想着今年换台新车的他除了抱怨,只能面对现实,“我另一个朋友损失近十万元,但没办法。”

由于钢琴师收入主要源于舞台演奏、演出,随着“室内场所必须将人群限制在每四平方米一人的范围,并且最多只能容纳100人”的“social distancing ”社交距离指引出台,以及此前的“禁止户外活动超过500人”禁令的实施,Roco和他的团队几乎失去了全年所有的演出工作。

虽然,政府此前宣布将实施一系列重振经济的措施帮助因疫情失业待岗的人们和中小企业,但大家似乎并不十分乐观。

全国中小学生统考也取消了

即便总理坚决说不关闭学校,随着疫情的暴发,实际到校的学生人数正急剧减少,妈妈群里讨论该不该让孩子上学的话题更是达到高潮。

我在读5年级的大女儿,班上有32人,是五六年级的混班,大多数同学是6年级毕业生。即便面临着毕业压力,出勤学生也在持续减少,周三27人,周五23人。

各种活动取消信息这两天也接二连三发来,学校合唱团取消、澳新军团日纪念典礼取消,每周二的学校集会取消,跑步、游泳课取消,6年级毕业露营取消,甚至原定5月举行的Nanplan全国中小学生统考也取消了。

这项全国统考每年一次,主要测试三年级、五年级、七年级和九年级学生的读写及算数能力,有点像国内的会考。

我大女儿刚好要参加5年级的考试,考试被取消小姑娘有点小高兴,但太多活动被同时取消,又让她高兴不起来。

作为老母亲的我,更担心明年申请中学学校时,缺了5年级的Nanplan成绩,用啥来展现她该阶段的学业水平呢?

教师组织呼吁“不上学”

随着Nanplan考试的取消,家长们猜测离关闭学校已经近在咫尺了。

不少中学已经在跟学生确认,家中是否具备电脑等设备上网课。一些私校开始了远程教育,全澳的大学从下周一也基本转上网课。

华人圈里最红火的补习班,也宣布停课改为网上讲题。有教师组织更是发起Shut The Schools Now活动。在3月23日这天,呼吁所有澳大利亚所有老师不上学,也呼吁所有学龄孩子的家长不让孩子上学,推动关闭学校,以避免让老师和孩子成为抗疫的牺牲品。

“要不要给你寄些口罩?”“要口罩就说一声”“两百只口罩已经寄出了”。持续收到这些来自国内亲友的问候,我被深深暖倒。

关于囤货,我家算是后知后觉。由于珀斯相对远离东岸,气候也相对炎热些,之前的确诊病例几乎都为输入型,所以我对疫情控制一直挺乐观的,继续保持周末采购的习惯。

上周一上班,我们中心的厨师一进门就抱怨,“nothing in the shop,all gone,so crazy (商店里啥都没有,货架全空了,太疯狂了)。”为此她不得不修改整周的菜谱,我这才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妙。

下班去超市发现不少肉档都空了,意大利面也空了,厕纸依然没货,真淡定不起来了。

目前口罩、洗手液、厕纸甚至一些肉类,在珀斯市面上依然有不同程度的紧缺,澳洲超市巨头Coles此前表示,过去三周已经售出相当于“三个圣诞节”的出货量。而澳洲三家主要超市Coles、Woolworths和Aldi已经对厕纸和大米等商品实行限购。

另外,Woolworth和Colse已暂停在线网购,仅针对老年人、残疾人等弱势群体有限地开放网购送货。

一些地方,甚至出现本地人误会华人抢空超市的新闻。虽然气氛挺紧张,但似乎一夜之间微信上涌现了各种互助群,分享从哪里可能买到商品,实在缺纸如何自救?华人遇到歧视怎么应对?如果遇到打砸抢怎么报警?海外华人纷纷守望相助。

超市购物排长龙。

昨晚,澳洲总理讲话再次重申学校暂不关闭,但家长可以按自己的意愿选择是否把孩子留在家里。同时,全国关闭餐馆,酒吧,赌场、教堂等非必要的消费场所,餐馆只准外卖不能堂食。总理讲话后不久,西澳洲宣布"封州”,周边境从下周二下午起关闭,所以回州人员需强制自我隔离14天。

3月23日周一,虽然中心继续开门,但为了应对继续扩大的疫情,尽可能降低中心人员以及孩子的感染风险,除了测体温,还要求所有家长不能入内,只能在中心门外等待员工把孩子接进去或送出来。

员工休息区里,也贴上了最新告示,要求不要把手机放在公用长桌上,理由是手机经常被手拿着玩,很容易把手部的细菌留在上面,手机再接触桌面细菌也留在了桌上,增加交叉感染风险。因此每个员工在碰过用过桌子和椅子后,都得抹干净后,再用消毒喷雾喷一下消毒。

高峰时间的火车站,乘客不多。

“大班今天22个孩子,才来了10人。”

“托班平日10个孩子,今天5人出勤。10点多时10个月大的John因为哭得厉害吐了,园长直接打电话让家长接回去了。现在我们班只有4个孩子。”

周一幼儿班(4-5岁)的同事Annie和托儿班(6-18个月)的同事Jane午休时,讨论今天各班的出勤人数。

虽然孩子的数量在减少,但并没令大家感觉轻松。“we don't know what will happen(没人知道接下来我们将会面临什么?)?”Jane说。

前天半夜,突然收到来自广州老妈的语音留言,说她决定再去给我找200个口罩寄过来,其实她当天一早就已经寄出了200个。昨天下午,她着急地联系我说,找到口罩但寄不出去了,快递不收件了,澳洲关闭边境了。

继封国后,3月24日中午西澳州正式封州。(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整理:南都记者 靳格

图片均由范范提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