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粥店的“主义”与“生意”

原标题:一家粥店的“主义”与“生意”

现代社会,离开生意是无法运转的,可以说,我们无往而不在生意之中。

你看,最近因为疫情很多生意都没法做了,这导致了社会发展某种程度上的停滞。

不违背法律、道德和人性的生意,都是美好的——这种生意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那就是,它一定既利己又利他的。

想必你注意到了,最近沈阳有个粥店——开店嘛,就是生意,就是为了挣钱——因为在店门前挂了一个条幅而闻名世界。

对,就是那个“杨妈妈粥店”,所挂条幅的内容是,“热烈祝贺美国疫情,小日本疫帆风顺长长久久”。

疫帆风顺,这词儿造的好像挺有“才华”,却也透露出恶毒、欠缺人性的一面。虽然这个条幅只挂了半个小时,但日本的媒体都注意到了。可以说,杨妈妈粥店只用一个条幅就做到了名扬天下。

目前,那个粥店的店长被警方行政拘留,被公司解雇。

这事儿本来没啥好评论了,一则因为在某种仇恨教育之下,条幅中所表达的“情绪”由来已久,有一定的“群众基础”,算不得新鲜事儿;一则因为搞不清楚制作这个条幅的人到底是蠢还是坏,若蠢值得同情,若坏才值得批评。

今天看了经营这家粥店的餐饮公司的声明,我发现那个肇事的店长,大约既不是蠢,也并不是坏,而是相当聪明,他知道如何把“主义”做成“生意”。

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判断,是因为我注意到餐饮公司的声明有这样的表述,“我公司旗下杨妈妈粥店太原街店店长惠某某为招揽顾客,在未经公司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在店门外悬挂……”

鉴于美日跟中国关系发展过程中存在波折,曾几何时,诅咒美国日本会被认为是爱国,或者说,就是爱国主义的具体表达。这种爱国主义的狭隘性暂且不说,你知道,一种主义或情绪具有了一定的群众基础,是可以被用来挖掘出商机的。

“为招揽顾客”几个字清晰地说明,店长做这个条幅的最终目的是生意。他未必真的是爱国,未必真的幸灾乐祸,未必是真的仇恨美日。否则,为啥一定要把条幅挂到粥店门口而不是其他地方呢?因为他挂在店门口可以为粥店“吸引流量”啊——他自以为能够将那些具有狭隘爱国主义的人转变成自己的顾客。

拿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刺激生意,这种现象并不鲜见。只是这种手法不是一般人能玩得了的。一个粥店的店长玩这种手法,高估了自己的操控能力,翻车也在情理之中。

粥店翻车后,很多人骂这家粥店是爱国贼,给14亿中国人丢脸之类的。我是不以为然的。

首先,一个人或一个机构宣扬对别国的仇恨,与其是否真的爱国,并无必然联系。所以我不觉得那家粥店店长是爱国贼,最多是鸡贼。

其次,给14亿中国人丢脸,这话说得太大了。要知道,不少网民是支持这个条幅的内容的。也就是说,条幅上表达的仇恨是有一定群众基础的,否则怎么招揽生意?14亿人里面是有一部分不觉得丢脸的,反而觉得那个条幅是“为国争光”。

我一向认为,作为一国国民,爱国是每个人都应该具备的一种朴素情感。这种情感是天然的,就像对家乡的情感一样,可是若将这种情感敲锣打鼓做成标语大喊大叫出来,就值得怀疑,是不是别有目的。

进一步延展,不仅体现在爱国主义或民族主义上,你若细心观察就可以发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把某种情感变成口号,然后做成生意,这种现象其实挺普遍的。不信,你到大街上看,很容易发现口号和标语。那些制作这些口号和标语的人真的相信这些口号和标语所表达的情感吗?未必。但是他为啥这么喊呢,因为喊出来、挂出来有收益啊。

那家粥店的声明说“为了招揽生意”,直接就宣布了店长并不是真的为了表达所谓爱国情绪。几乎可以断定,那位店长对美国和日本也没什么直接的家仇国恨,他不过是想招揽一些受过“仇恨教育”并认同那种价值观的人来店里喝粥。

虽然“挂靠”的主义,但店长想的就是生意。

一个店长整天想着生意,这是值得表扬的。关键是,怎么他相信“热烈祝贺美国疫情”就能够带来生意呢?看看网上一些人言论就知道了——相当一部分人被仇恨教育占据了大脑,觉得某些国家就是我们的敌人,让他们得出一个结论,他们变得更糟糕,我们才能变得更好。

可是,即便从生意角度看,这些国家都是中国的重要生意伙伴。对方变得很糟糕,我们也不会受益啊。另外,即便某些国家有一部分人对我们不友好,那也不是我们祝贺他们国家陷入疫情的理由。因为疫扩大意味着很多普通人面临生命威胁,稍微有点人性,就不会“祝贺”一个国家的陷入瘟疫。

那么,某些人的人性怎么丧失了呢?是因为他们中了某种生意的毒——那种贩卖仇恨的生意。只要有人继续做这种生意,就会不断有人中毒,但这种不利他的生意,最终也不会利己,会像那家粥店一样,把生意弄得不好做。

小到一个粥店,大到一个族群,做生意的道理是相通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