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的诺贝尔文学奖:用书写历史的方式,培养独立思考

原标题:方方的诺贝尔文学奖:用书写历史的方式,培养独立思考

方方的诺贝尔文学奖:用书写历史的方式,培养独立思考

文 | 雾满拦江

(01)

朋友圈又闹起来了。

还是因为方方。

方方的封城日记,朋友圈里展开热情撕皮。争执蔓延到一些私群,多年老友或是老同学开撕,撕到最后纷纷退群,连群都给撕没了。

作家方方

争执双方,可以分为哭派和怒派。

哭派人士感动的哭了,说:如果他是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一定要投方方一票。认为方方写的是历史,富真情实感具有传世价值那种。

怒派咬牙切齿,怪不能将方方挫骨扬灰。

怒派认为方方在造谣,她虽是武汉人,封城时蹲在家里,言必称“我听说”……你听说个毛呀?道听途说以讹传讹,说的全都是谎言!

双方的矛盾,尖锐到不可调和了。

都在斥责对方是杠精,并苦口婆心劝说对方学会独立思考。

吃瓜群众,和一些年龄不大的孩子,彻底看傻了眼。

到底哪方是杠精?

谁又在独立思考?

呃,这个问题很有意思,让我们来分析分析。

(02)

第一枚小问题:到底啥是独立思考?

好多人感觉自己蛮独立的,所言所说都是独立思考。

其实未必。

两个数学家,打起来了,头破血流那种。你急忙上前劝架,他们俩拉住你,一个拿出200页的纸,上面全都是你看不懂的公式。另一个拿出800页的纸,上面全是你看不懂的符号。两人请你评理,谁对谁错?

你评判不了。

因为你的数学水平,不是一般的差劲。

无从评判。

——但如果,你比他们俩的数学水平都高,你就具有了评判能力。

什么叫独立思考?

——就是你的认知,高于你所面对的问题。

当问题高于你的认知时,你是不独立的,你比问题更矬,立也立不起来。这种情况下你思考个毛啊?

郭德纲用更诙谐的表达方法:在火箭燃料这个问题上,无论是水洗煤派,还是无烟煤派,都是弱智派,都跟独立思考搭不上关系。

——围绕着方方封城日记的争论,哪派人士的观点,更贴合于历史的逻辑,哪派人士就有很大可能,接近于独立思考。

(03)

第二枚问题:历史是怎么写出来的?

你,就是你。党和人民交给你一枚光荣的任务,去写一本《刘邦》。

好嘞,你扛起笔,出门去找刘邦,忽然发现不对——刘邦同志已经死了2115年,你没法到他身边,翔实记录。

你只能郁闷回转书房,从书架上打开《史记》。

先看看司马迁大哥,是怎么写的。

打开书开始看,一边看一边点头。忽然间你看到这么一段:刘邦正要发火,忽然间陈平踩了他的脚一下,刘邦恍然大悟,立即改口……

看到这里你勃然大怒,把书嘶拉一声撕碎。

有没有搞错?

——司马迁出生时,刘邦已经死了50年。

——他根本不在历史现场,怎么可能知道那一天,陈平踩了刘邦的脚一下?

很快你就醒过神来了:那啥,原来司马迁大哥,也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

司马迁的《史记》,字字句句,都是听说来的。

这样写历史,真的好吗?

(04)

第三枚问题:为什么你看到的历史,好像都是真的?

你读到的历史,好像都是真的——那是因为作者,进行了艺术加工。

历史的记录者们,为什么要进行艺术加工呢?

也有一本没经过艺术加工的,希罗多德的《历史》。

此书,在海外学校,被列为必读书目——但推荐此书的老师校长,自己绝对不读。

为啥呢?

因为这本书,客户体验太差,没法儿读!

你打开这本书,头皮就有点发炸。假如你在路上看到一条狗,如果希罗多德来写,他是这么个写法:

张三说,那一天路上有条狗经过。但李四认为,那条狗只是走到路边,瞧了瞧路上的车,并没上路。王五的说法是,张三觊觎李四的老婆好久好久了,一直想找楂揍李四一顿,有着挑起狗事冲突的隐秘动机。赵六则认为,在这座城市里确实有许多狗,但尚无充足证据表明,那一天恰好有条狗经过了这条路线。马七的说法是:那天他恰好在路上,但不能确认以上诸人的说法。牛八则认为:马七的说法绝对是谎言,那天他根本就没在现场,而是和情人开房去了。害怕被老婆发现,而刻意制造假证据……你读到最后忍不住破口大骂: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希罗多德你个狗日的,路上到底有没有狗?你给我说清楚啊!

希罗多德会告诉你,历史就应该这么个写法——一件事情发生,现场诸人的感受是不同的,叙述起来也是相互矛盾。正确的史观,就是把诸多矛盾的叙述罗列出来,至于结论,那不是历史记述者的事儿。

希罗多德提倡的是学术。但走学术的路子,历史上任何一个小细节,日期,时间,天气,人物,语言,都有无数个版本,遵循学术路线的人,最终把自己搞成了考据学者,天天数黄弄黑,挥洒万言,论述的全都是鸡毛蒜皮。

所以,中国历史文本中,《史记》最好看。

因为《史记》更接近于文学作品,满满的艺术加工,阅读起来感觉超爽。

如果你要求司马迁走希罗多德路线,那完了,有关陈平踩刘邦脚那一段,司马迁就得这么写:有人认为,陈平踩了刘邦的脚一下,提醒刘邦改变了主意。但也有人认为,陈平并没有踩刘邦的脚,而是用手摸的。还有一种说法认为,陈平并没有摸刘邦的脚,而是摸了刘邦的屁股。与此相反的人士则认为,他们亲眼看到的,并不是陈平摸了刘邦的屁股,而是刘邦摸了陈平的屁股,然后把陈平抱了起来……你自己瞧瞧,这还叫历史吗?这他娘的成了《基友秘史》。你倒是读得津津有味了,可是历史事件,就湮没在这些乌七八糟的枝节里。

所以司马迁写史:重事件,虚枝节。

什么叫重事件,虚枝节?

——事件,就是刘邦经陈平提醒,改变了主意。

——枝节,就是陈平提醒刘邦的方法,他可能摸了刘邦的脚,也可能是刘邦摸了他的屁股。司马迁在诸多说法中选择一个合乎逻辑的。至于现场的细节到底是不是这样,这个根本不重要!

(05)

第四枚问题,方方的封城日记,到底是哪种写法?

答案是:方方的封城日记,是希罗多德乘以司马迁,再开根号的写法。

第一个,方方的大事件是没有问题的,武汉疫情这是万确千真的存在。

第二个,方方的细节,征集于她的朋友——这些细节是千变万化的,不存在真实性的问题,只要求合理性。就如司马迁写陈平踩刘邦的脚,这个细节很合理,这就够了。

第三个,方方的叙述,是主旋律的重要组成——我们从方方的封城日记中,看到的是武汉人民的血与泪的代价,看到的是中国人民的付出与牺牲。这是中国人为世界尽到的道义责任,为了守护这个世界,看看我们付出了多少!

(06)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围绕着方方,会有争执?

因为人类是天性争执的动物,任何一起事件,一定要以自己为主体解构,否则就不依你——假如你让争执的双方,各自写本封城日记出来,写到最后准保和方方的差不了多少,只是文笔水平有优劣之分。

讨论到这里,我们就明白了。争执的双方,谁对谁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看这个问题,如果你的认知,遵循了历史的逻辑表达,那么你的认知就高于这个问题,这种情况下你还要争,一定是脑子进水了。

认知高于这个问题的,是不会参与争论的。他只是用悲悯的眼神,瞧着这两伙人吵来吵去,为什么一定要吵呢?为什么呢?确保我们能够在这世上获得利益的基本法则,不是我们多么聪明,而是对手多么愚蠢。现在愚蠢的不是对手,而是我们自己,你说这该有多愁人?

(*本文图片均来自于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