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行贿 业绩坐“过山车” 市盈率超200倍的长盈精密到底有多“好”?

原标题:IPO行贿 业绩坐“过山车” 市盈率超200倍的长盈精密到底有多“好”?

2019年下半年,A股有两大投资主线闪闪发光,一个是华为概念,一个是特斯拉概念,在券商研报强烈看好以及机构买买买的助推下,相关个股纷纷迎来近一年的持续上涨,其中备受机构推崇的长盈精密,从2019年最低7块钱,一路涨至今年2月份最高点27元,涨幅接近3倍。近一个月以来,广发证券,民生证券以及安信证券等机构频频发布研报,看好长盈精密未来的业绩增长。而公司发布的2019年业绩快报和2020年一季度业绩预增公告,更让不少投资者眼前一亮。“浓眉大眼”的长盈精密真的如看上去那般美丽吗?

多项财务指标处于同行业尾部 2019年计提存货跌价及商誉减值准备

根据长盈精密此前发布的2019年业绩快报,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收入86.55亿元,同比增长0.3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291.81万元,同比增长115.56%;前不久公司发布了2020年一季度业绩预增公告,预计一季度实现净利润7352.7万元——8650.24万元,同比增长70%——100%。不过,快速增长的业绩指标无法掩盖公司的过高估值,按照2019年业绩快报计算,目前公司动态市盈率高达223.85倍,每股收益0.092元。

此外,公司在业绩快报中表示,报告期内公司经营业绩变动的主要原因有:收购标的广东方振未完成业绩承诺, 广东方振自然人股东对公司有业绩补偿;对深圳纳芯威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年末对部分4G产品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及部分4G产品模夹治具费用化处理。而在2018年,公司也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共计24,658.18万元。

而如果按2019年三季度的财务指标看,和同行业内其他上市公司相比,长盈精密均处于尾部。根据同花顺的二级行业分类,包括长盈精密在内的电子制造上市公司共65家,其中每股收益方面,长盈精密排名第43位;

净资产收益率方面,长盈精密排名第47位;

销售毛利率方面,长盈精密排名第29位。

净利润方面,长盈精密排名第21位;营业总收入排名第13名;总资产排名第12。三项指标相对靠前,由此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长盈精密具有一定规模优势,但成长性相对薄弱。

孙小波案揭开陈年往事 长盈精密被曝行贿上市

而2019年年底,震惊金融圈的孙小波案则让长盈精密另一桩陈年往事公之于众。2009年8月至2012年8月,孙小波受聘担任中国证监会第一、二、三届创业板发审委会专职委员,韩建旻任期为2009年8月至2011年8月。

在此期间,孙小波、韩建旻利用职务便利,为多家拟上市企业IPO直接或通过引荐、联络发审委委员及相关人员为企业过会提供帮助,多次非法收受相关企业和保荐机构人员贿款,二人合计受贿金额约为1122万元。其中在2010年6月,长盈精密股东高国亮、董事长陈奇星同时出面,分别送予孙小波、韩建旻10万元、2万美元好处费,请托二人在发审会审核过程中给予帮助。

判决书显示,2010年6月,拟上市企业深圳长盈精密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为了IPO申请能通过发审委会议审核,由股东高国亮于公司上会前的一天,在北京金融街附近的一家茶馆送给孙小波人民币10万元,请托其在评审中予以关照。

同在2010年6月,长盈精密董事长陈奇星安排财务总监高国亮负责公司上市一事。高国亮通过一个朋友帮忙联系韩建旻后,将2万美元送给韩建旻并让其帮忙。

当月30日,长盈精密在创业板发审委2010年第44次工作会议中顺利过会,孙小波、韩建旻双双出现在发审委委员名单中。同年9月,长盈精密登陆深交所创业板。

图片源自:证监会官网

图片源自:证监会官网

天健会计师事务所为长盈精密IPO审计财务 招股书信披曾隐瞒关联交易

值得注意的是,为长盈精密IPO审计财务的机构为天健会计师事务所。作为业内极富争议的机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多次牵扯企业财务造假。

图片源自: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官网

2017年,重庆市审计局于公开发布《关于社会中介机构为依法属于审计机关监督对象的单位出具的相关报告核查情况及处理结果的公告》中披露,重庆部分会计师事务所涉嫌做假账。其中早在2013、2014年,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重庆分所受托对重庆轻纺控股(集团)公司下属重庆诗仙太白酒业(集团)有限公司实施2012年、2013年度财务报表审计,两年均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

在上述审计过程中,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重庆分所注册会计师及相关审计人员未保持应有的职业谨慎,执行审计程序不到位,未在审计报告中披露重庆诗仙太白酒业(集团)有限公司2012、2013年采取虚列收入、成本费用不入账等方式隐匿亏损共计58340.04万元的问题。

2019年9月,广东证监局发布了对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及相关责任人金顺兴、李振华出具警示函的决定。

广东证监局对天健会计所执业的罗顿发展股份有限公司(600209)2014年度年报审计项目进行了检查,发现天健会计所在执业中未保持应有的独立性、未恰当利用专家工作。

而长盈精密在招股书的信息披露中,还曾隐瞒一项关联交易。天眼查数据显示,出生于1959年的陈奇星先后任职于安徽省安庆毛纺厂、安庆经贸委、深圳市南山区粤海实业、新疆长盈投资、深圳市海鹏信电子等,目前任长盈精密董事长。

2018年7月,通信技术公司菲菱科思一纸IPO资料牵出了长盈精密上市时的信披瑕疵,后者招股书涉嫌隐瞒与菲菱科思的关联关系和关联交易,陈奇星、高国亮等人是其中重要的关联人物。当月18日,深交所就其中疑点逐条发函问询。

公开资料显示,菲菱科思于1999年4月由陈奇星等人创立,后者经过一系列股权变更陆续退出,主要股权经陈奇星妹夫舒持连接盘。2015年7月,舒持连又将股份全部转让给陈曦、高国亮、陈美玲、宣润兰、舒姗等8位自然人,其中多人均为陈奇星亲属,且为长盈精密关联人。2007年时,菲菱科思还位列长盈精密第五大客户。

此外,长盈精密时任高管丁俊才、公司发起人股东高国亮均在菲菱科思任职。菲菱科思的招股书还显示,其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均同长盈精密发生关联交易。

对于上述情况,长盈精密均未在招股说明书及部分定期报告中如实披露。对此长盈精密回复深交所问询中称未披露是因关联交易金额及占比较小,未达定期报告披露标准。但该信披隐瞒关联交易却是事实。

不过最终长盈精密还是于2010年9月2日成功登陆创业板,其发行价格为43元,发行市盈率70.49倍,发行股数2150万股,而上市第一天收盘价62.59元。如今十年时光已过,长盈精密是否真如券商研报所推崇般值得看好,只有等待时间的检验。

【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财经资讯,点击下载和讯财经APP,1500万理财高手都在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