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委为了救团长,被打断了胳膊,后来两人都成为开国中将

原标题:政委为了救团长,被打断了胳膊,后来两人都成为开国中将

很多人说,战友情是最感人的友情,尤其是经历过生死考验的革命战友,更让人由衷敬佩。

比如开国中将成钧和余秋里,就有一段让人敬佩的生死经历。

1936年3月,红2军团第6师第18团团长成钧,和政委余秋里,率领部队到达了乌蒙山地区,与国民党军展开了大回旋战。

乌蒙山横跨云南和贵州两个省份,海拔2300米,地势险要,山高谷深,在一片薄雾细雨中,一不留神,就会掉下悬崖绝壁,摔个粉身碎骨。

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成钧率领部队不眠不休地与敌军拼杀。作为团长,他总是冲在前面,就连背部中枪,也只是做了简单的处理,再次返回战场。

最关键的一战即将打响:在乌蒙山的咽喉要道上,贵州军阀王家烈派了一整个榴弹炮营驻守,我军久攻不下。

能否越过这个关口,关乎整个红2军团的存亡!“华山一条路,只能打掉这些炮楼子!”成钧通过高倍望远镜观察完敌情,斩钉截铁地说。

贺老总点了点头,对成钧说:“由你开道,今天夜里,你就去把这几个乌龟壳给我敲开!”

成钧看了看阴沉的天空,分析说:“老天爷要下雨了,正好可以用这个天气条件,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当天夜晚,敌军缩在营中休息,外面狂风呼号,他们丝毫没有察觉到我军的逼近。

成钧带领两个营的兵力,迂回到石阡城东的4座大炮楼下,一声令下,战士们勇猛地破门而入,在电闪雷鸣之中,端掉了敌人的老窝。

成钧顺利攻下乌蒙山要道,占据了有利位置,让我军的形势由被动转为了主动。

此时,国民党的援军万耀煌也赶来了,发现据点已被我军拿下,万耀煌慌了神,一时不知道该攻还是该退。

成钧与贺老总一商量,准备给敌军布下一个“口袋阵”。贺老总佯装拔营赶路,一股脑地往乌蒙山里面钻,万耀煌见此情形,决定尾随。

谁知,贺老总将他带进了我军的包围圈,成钧早已带领队伍埋伏在出口处,将这个“口袋”牢牢扎死,让敌军插翅也难逃。

万耀煌察觉到自己中了计,命令部下疯狂开火,企图杀出一条血路。敌军的火力非常猛,给我军造成了极大的威胁,我军如果控制不住,恐怕有被“反吃掉”的危险。

成钧毫无惧色,他从隐蔽处走了出来,站在一道高坡上,声嘶力竭地指挥作战,由于过于投入,他并没有察觉危险的逼近!

当时,敌军的一个狙击手,正在暗处瞄准着成钧的头部。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团政委余秋里大喊一声:“危险!”挥舞着双臂挡在了成钧的身前。

子弹呼啸而过,击穿了余秋里的左臂,鲜血四溅。在剧烈的疼痛下,余秋里倒在了成钧脚下。

看到余秋里为救自己,自己受了重伤,成钧怒从中来,指挥大家集中火力猛打猛攻,最终将万耀煌纵队的两个团杀得片甲不留。

战斗结束后,成钧火速将余秋里送到部队卫生部抢救,虽然保住了他的性命,但由于伤口感染,余秋里的左臂被截肢,成了独臂将军。

直到建国后,每次回忆起此事,成钧都是泪水涟涟,说:“是余秋里的一条胳膊,救了我的一条命啊!”

但是,余秋里每次听到这句话,都会淡淡地说:“如果当时的情况反过来,他也会救我的。”

这就是伟大的战友情!

1955年授衔时,成钧和余秋里都被授予中将军衔,一个担任解放军防空军副司令,一个担任解放军总财务部部长。

1988年,成钧病逝,而余秋里比他多活了11年,于1999年病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